•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云雨楼标记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云雨楼标记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围观的人一听刘浪说那五个混混被鬼附身了,纷纷惊恐的又退了两步。

        “啊?鬼附身,这、这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鬼啊?”

        “这是什么鬼,怎么会这么厉害?”

        “快走快走,这个路口经常出车祸,别再被鬼也把我们附身了。”

        路口本来就是事故多发地段,每年出车祸的也不在少数。

        经人这么一提醒,很多人都失了看热闹的心情,悄悄的溜走了。

        而此时,在一处隐蔽的墙角,九让正冷冷的看着刘浪,眼中阴毒无比:“哼,刘浪,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将你杀死,以解我心头之恨!”

        九让拿着手中的惊魂棍,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地面,转身进了巷子,身影很快消失不见了。

        那个美女听到刘浪的话后,却是一脸得意的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刘浪胸膛:“嗯,大师,那我等你,一会儿咱找个地方好好看看病。”

        浑身骚_气尽散。

        不到十分钟,警笛声由远及近。

        很快,冯一周带着一队人来到现场,一眼就看到了刘浪。

        冯一周看到刘浪,先是一愣,快步走到刘浪面前,满眼激动道:“你回来了?”

        刘浪没想到冯一周会亲自来现场,也点了点头:“冯队,你怎么自己来啊?”

        冯一周已苍老了很多,这才几天不见,头发又白了一半,叹了一口气,苦涩的笑了笑:“哎,刘浪,现在古怪的事情越来越多。我们刑警大队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加上又少了小牛跟暖暖两名干将……”

        说着,冯一周又突然压低了声音,无奈的说道:“上次你给我儿子的符纸。只好了一天,可现在。哎……”

        刘浪一愣,这才记起在去狐墓之前冯一周跟自己说的事情,连忙问道:“怎么,冯新又出问题了?”

        冯一周点了点头:“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俩人边说着,其余的刑警已将那五个小混混拷了起来,直接架到了警车上。

        冯一周看着那些人一动不动,不禁问道:“怎么,这些人被你定住了?”

        冯一周知道刘浪的本事。对那些混混的举动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刘浪点头道:“嗯,我怕这些小混混伤人,就定住了。回头你带回去先锁起来,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他们的眼睛,如果变正常了把符纸揭下来就好了。”

        冯一周答应着,吩咐了手下的刑警,驱散了围观的人,将刘浪拉到一边,忧心忡忡的问道:“刘浪。你看冯新的事……”

        刘浪也皱了皱眉头,略一沉吟道:“那这样吧,我刚回来。先回去安置一下,晚上去看看吧。”

        冯一周闻言,立刻大喜,连忙点头道:“好好好,晚上我在家等你,回头我把地址给你啊,真是太谢谢了。”

        说着,冯一周激动的握住刘浪的手,脸上的愁容也稍微舒缓了一点儿。

        送走冯一周之后。刘浪冲着那个美女招了招手:“美女,走。给你看病去。”

        那个美女屁颠屁颠的走上前,两只手使劲托了托胸前。妩媚的一笑:“大师,如果你能帮我治好病,我今天先免费一次,好不好?”

        “咳咳,先看病先看病。”

        刘浪脸皮一跳,心说:我了个去,你还真是直接啊?哼,想用自己一堆肉换我给你看病,我看病可贵着呢,你还真是会算帐。

        心里这么想着,可嘴上却是嘿嘿一笑:“好啊,不过,得看你是什么病呢。”

        “额,如果是那种病呢?”

        美女又往上一贴,恨不得钻进刘浪的身体里。

        刘浪鼻子微微一抽,竟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臭气味。

        “咦,奇怪,怎么会这样?”

        刘浪眉头一皱。

        如今虽然鬼气被封,可刘浪血脉异常,那种对鬼魅天生的敏锐性却依旧存在。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不是被鬼魅缠住,就是有什么脏东西。

        似乎还有些不确信自己的想法,刘浪冲着美女一笑:“这位美女,你真是*楼的?”

        “咯咯,当然喽,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说着,美女突然诡异的一笑,低声道:“大师,你不知道吗?我们*楼的人都在身上有特殊的标记,一会儿给你看看嘛。”

        说着,美女暗示般拍了拍自己的屁股,“那个标记,肯定会让你神魂颠倒的哦。”

        刘浪咧嘴一笑,装作没看见般,冲着游尸招了招手,转身就往回走。

        游尸抗着小黑,也不吭声,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

        美女见游尸块头这么大,不禁也有些好奇的紧紧跟在刘浪身后,八卦般问个不停:“大师,后面那个大哥长得好高哦,嘿嘿,他是你的朋友啊?”

        “他是我的打手。”刘浪连眼皮都没抬,漫不经心的说道。

        美女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满脸惊奇道:“打手?哇塞,大师,那也就是保镖喽?那大师你肯定很有钱吧?竟然还能请到这么高大的打手。”

        刘浪冷笑一声,不觉脚步也加快了几分,“呵呵,不用花钱。”

        “不花钱?还有这种好事?”

        这次刘浪没有回答,一转弯闪进了花圈店的巷子里。

        美女也紧跟而上,还不依不饶的问道:“大师,能不能给我弄个不花钱的打手啊?哎哟,我也好想要,天天晚上等在床上,咯咯,不花钱,还能伺候我,而且,那东西肯定很大吧?”

        刘浪对这个女人如此肆无忌惮的说话有些无语,心里冷笑一声,扭头瞟了美女一眼,“如果我跟你说,他本来是个死人呢?”

        美女一怔,旋即咯咯一笑,“大师,您可真会开玩笑。”

        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似乎也有些忌惮。

        女人不自觉的又紧走两步,跟上刘浪,稍微离得游尸远了一些。

        很快,刘浪来到花圈店门口,拿出钥匙,不觉有种恍惚。

        如果这次真死在了狐墓,这里是不是真会变成无主之物啊?

        哎,虽然说是花圈店,可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开过张了。

        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韩美丽,刘浪不禁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眼镜怎么样了,这个痴货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