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狐墓 25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狐墓 25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双方对垒,胜负并不决定在数量,更是在质量。

        既然已经挑明,刘浪一心要保护狐妖家族,而九让一心要屠杀狐妖家族,那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

        只是,对于九让身边的小矮人阿多布,刘浪依旧还心存疑虑。

        见九让并没有急于进攻的意思,刘浪也学着九让的样子云淡风清道:“老秃驴,你将一切都算计在了心里,那我问你,你可将我算在了其中?”

        九让微微一笑道:“当然,对你的能力我还是很相信的,只是可惜,你没有站在的我这边,那这次只好连同你也一起超度喽。”

        “超度?哈哈,老秃驴,你凭你手上所遭的杀孽,恐怕佛祖都不收你了吧?”

        九让一摆手:“非也非也,我的手上从来没有沾染半滴鲜血,而沾满鲜血的却是你、他、还有它们……”

        九让一一指着刘浪和那些铜尸,脸上却是没有半分羞愧之色。

        刘浪顿时愕然。

        见过脸皮厚的,还从来没有见过厚到这种程度的。

        就算九让真的从来没有出手杀戮,但他却让别人去杀戮,而且眼睁睁看着,跟杀人又有什么区别?

        不,还是有区别的。

        九让老秃驴能言善辩,他肯定会说别人在杀,他在超度,反而是一种造化。

        乃乃的!

        刘浪心中不停的思量,又暗骂了两句,却是不再计较这些,而是一指九让身边的小矮人,冷声问道:“你叫阿多布,这些铜尸跟铜尸兽都是你炼出来的?”

        阿多布长得个头不高,而且很丑,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但嘴巴跟鼻子很大,甚至连牙齿相对于普通人都尖利很多。

        阿多布说话声音非常尖锐刺耳,一开口都能传出去老远:“嘎嘎,不是我炼制的,难道还是你炼制的不成?”

        “哦?那你为何跟这个老秃驴合作?”

        “哈哈,哈哈,九让和尚是我的朋友,我为何不能跟他合作?”

        阿多布似乎并不想多说,抬头看了看九让,y声笑道:“老和尚,这个人废话很多,干脆点杀了不行吗?”

        九让微微一笑:“阿弥陀佛,佛祖自来有好生之德,死不瞑目超度起来也有些麻烦。既然他想要死个明白,我们为何不成全他呢?”

        在九让的眼中,刘浪已然成了死人。

        刘浪可不相信自己会如此轻易的死掉,既然对方轻视自己,那正好套出对方的y谋。

        刘浪想及此处,冲着九让一抱拳,朗声一笑:“好啊,还望不吝赐教!”

        “哈哈,哈哈,刘浪,临死了你都还如此淡定。哎,如果你不是如此执迷不悟,也许我真的会好好栽培于你呢。”

        九让眉头一挑,低头看了阿多布一眼,缓声道:“好啊,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怕你会跑掉!今天我九让和尚就做一次大善人,给你讲讲这前因后果。”

        “刘浪,我们诡案组成立也有些时候了,虽然势力不小,可一直是暗中的组织,而且必须受制于国家的控制,你可知道?”

        刘浪点头,没有答话,心中却是骂了一句:废话!

        只有国家的支持,诡案组才会肥得流油,你跟我说这些有个p用?

        九让似乎看透了刘浪心中所想,也并不在意,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正因如此,我身为诡案组的组长,也知道很多人不知道的东西。隐匿在这个世俗之外,却有着许多我们不为人知的东西。”

        边说着,九让指着阿多布问道:“刘浪,我且问你,你知道阿多布活了多少年了吗?”

        刘浪摇头:“我怎么知道?”

        “哈哈,三百七十一年。”

        刘浪闻言,顿时瞳孔收缩,眼睛瞪得老大。

        看阿多布的样子,顶多也就三四十岁,竟然活了这么久?

        九让对刘浪的反应似乎非常满意,又道:“说起来,我跟阿多布的相识也实属偶然,不过,自从我知道了阿多布的存在后,我才明白,我的目光不能仅仅只局限于诡案组了。”

        对于跟阿多布的相识,九让似乎并没有多说的兴趣,而是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反问道:“凭你的聪明,我说了这么多,你应该知道我想表达的什么吧?”

        刘浪冷哼一声:“你也想活三百七十岁!”

        “哈哈,哈哈,我果然没看错你!”

        九让大笑不止,语气根本不像是生死对手,却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不无感慨道:“我九让如今已五十七岁了,就算再活又能活多长时间?可是,当我知道了阿多布他们破荒族的存在之后,我知道,我的寿命肯定不仅仅是百年而已,千年万年都不止。”

        九让边说着,忽然双目一凛,指着刘浪身后的狐墓道:“而这里,也不过只是我的起点!”

        刘浪闻言,眉头一皱,不由得问道:“老秃驴,你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能活得更长?完全不顾其它人的死活?”

        “哈哈,哈哈,不不不,刘浪,你错了,不仅仅是活得更长,而是权力更大……”

        说着,九让又低头看了阿多布一眼:“当然,我跟阿多布是朋友,我还会帮他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阿多布抬起头来,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极其野蛮甚至y_邪的笑容:“哈哈,九让和尚,你今天话还真多啊?我都等不急了呢。”

        “咕噜!”

        阿多布又叫了一声,那些铜尸跟铜尸兽呜呜叫着,再次朝着刘浪聚拢了过来。

        刘浪见九让不想再多说了,立刻警惕的起来,看着数十只铜尸跟铜尸兽,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好,我不管你们究竟有什么勾结,今天想要杀死我,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刘浪将手中的无邪鞭一挥。

        “啪!”

        一声锐响。

        “阿良,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嗷嗷,嗷嗷,大哥哥,看我的吧!杀坏人我最在行了!”

        一人一尸这种时候竟然显得如此兴奋。

        面对数十只铜尸跟铜尸兽,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畏惧。

        九让不禁面露古怪,心中隐隐感觉有哪些地方不太对劲:奇怪,都这种时候了,这个刘浪竟然还如此镇定?难道真的不怕死?而且,他哪里弄来了一具游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