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狐墓 23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狐墓 23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游尸的拳头夹裹着一阵疾风猛扑向铜甲尸,可是,在离铜甲尸只有寸许的时候,那只巨大的拳头猛然间往上一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朝着铜甲尸的脑袋击去。『可*乐*言*情*首*发()』

        “噗!”

        一声闷响。

        “咔!”

        接着,就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下一刻,铜甲尸的脑袋一歪,直直的耷拉到一边,身体还呈扎马的姿势,跟雕塑一般一动不动了。

        游尸上前一步,大手一抓,抓住铜甲尸的脑袋,往上一提,把整个铜甲尸提了起来,然后跟扔铅球一般,嗖的一下扔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

        铜甲尸的身体直接撞到了一棵大树上,将那棵大树撞的咔嚓咔嚓乱响。

        游尸似乎极为满意,拍了拍手,讨好般跑到刘浪面前,笑嘻嘻道:“大哥哥,好了!”

        刘浪目瞪口呆,张着嘴,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竟然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雪梅红颜。

        老半天之后,刘浪才木讷的伸出大拇指,由衷的赞叹道:“好样的!”

        他娘的,智取,绝对是智取啊。

        游尸搔了搔脑袋,竟然有点儿不好意思道:“大哥哥,嘿嘿,那铜甲尸没脑子,不死才怪呢。”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颇为复杂的看了游尸一眼,咧嘴一笑:“我、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兰花更是瞪大着眼睛,古怪的看了看游尸,这才跑到四尾白狐面前,惊声叫道:“四哥,你、你没事吧?”

        那只四尾白狐惊魂未定,看到兰花后。终于幻化成人形,赫然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美男子。

        四尾白狐惊喜的看着兰花,脸色苍白。显得非常虚弱,一把抓住兰花的手。激动的问道:“兰花,他、他们是谁?怎么这么厉害?”

        兰花一脸的骄傲,指着刘浪道:“他是刘浪哥哥,对了,他跟清织姐姐还是大学同学呢。”

        “大、大学同学?”

        四尾白狐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嫉妒。

        可是,那丝嫉妒一闪即没,四尾白狐一脸恍然。连忙上前,双手合拢,朝着刘浪施了一礼,“多谢救命之恩。”

        刘浪摆了摆手,催促道:“快点带我去见清织。”

        四尾白狐一怔,看了兰花一眼,见兰花冲着自己点了点头,立刻道:“好,我担心清织族长也快撑不住了。”

        四尾白狐正说着,忽然看到了兰花怀中抱着的老杨头。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说,回身朝着密林深处窜去。

        这次狐墓一行。不仅仅是对整个狐妖家族,甚至对这片广袤密林之中的所有生命都是一种摧残。

        人类的来势比想象中还要猛烈,而欧阳清织布下的层层阻拦,竟然被人类不费吹灰之力就破掉了。

        人类的有备而来,让欧阳清织这个新任狐妖一族的族长心生胆怯。

        狐墓之外,整整十余里的范围,所有活的的猛兽与狐妖全部聚拢了过来,而人类那边,除了一个光头和尚和身边的一个矮小之人外。竟然全部是傀儡。

        不,这些不仅仅是傀儡。准确的说,应该是铜尸。

        十余具铜甲尸。数十只铜尸兽,个个跟那头铜尸白狼一样,双眼放着红光,狰狞凶猛。

        这场战争之中,稍微弱小一点儿的野兽根本不堪一击,可是,却都毫不畏死的冲上前。

        咆哮,陨落,鲜血洒尽,染红了周围的大地树木。

        刘浪赶到的时候,九让率领的铜尸部队已将包围圈缩小到了一公里的范围。

        欧阳清织近乎绝望,身上沾满了鲜血,纵然是修成了六尾,可在这些铜尸密集的围困之下,却依旧力不从心。

        整个过程中,九让根本没有出手,只是不时跟身边的矮人低声交谈,似乎根本没将这场战斗放在心里;冷情王爷的煞妃。

        或者说,九让已经胜券在握。

        九让脸上一直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看到刘浪赶来,竟然并没有多少吃惊,而是微微点点头,朗声笑道:“阿弥陀佛,刘浪,我交给你的任务都完成了吗?”

        看着地上一片狼籍的尸体,看着站在山脚下狐墓洞口的欧阳清织,刘浪眼圈不觉一红,哪里还管你组长不组长的,指着九让高声喝道:“秃驴,这、这一切全是你的阴谋?”

        九让不气不恼,脸上带笑,单手成佛,似乎并不明白刘浪的意思,缓声问道:“刘浪,你何出此言?我们来狐墓不就是想找到里面的宝贝吗?什么叫阴谋?只要能达到目的,所有人不都应该被利用吗?”

        刘浪一怔,突然感觉有些词穷。

        是啊,九让说的似乎有道理。

        这次来东北密林的目的,就是要进到狐墓之中,对阻挡进入狐墓的所有力量,只有两个字,铲除。

        刘浪忽然心下一颤。

        一直以来,刘浪都低估了九让,或者说,根本没有把九让想到如此狠毒。

        无论是黑熊帮还是蛇纹谷,或者秃鹰涧,在九让眼中都不过是小角色,而真正可以与他平起平坐的,似乎只有这些铜尸。

        很显然,那个站在九让身边的矮小之人,正是控制这些铜尸跟铜尸兽的关键。

        九让见刘浪不说话,却耐心道:“呵呵,看来,你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其余的人已不足为惧了,获得进入狐墓资格的,似乎只有我们诡案组,还有……”

        九让低下头,看了身边的矮小之人一眼,淡淡的说道:“还有我们真正的盟友,破荒族阿多布。”

        “吼!”

        一声兽吼。

        一头猛虎直接被一只铜尸狼咬破了喉咙,在地上翻滚了两下,最终命归九天。

        刘浪呲着眼,怒视着九让,大声喝道:“住手,都给我住手!”

        没有人住手。

        那些铜尸似乎仅仅是为了表演,反而杀得更加疯狂,一步步逼近站在狐墓洞口处的欧阳清织。

        欧阳清织身上已沾满鲜血,脸上满是惊恐,甚至动作都迟缓了很多,已是强弩之末。

        刘浪从来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跟她见面,不觉心下一疼,再也无法忍耐,将手中的无邪鞭一举,大声喝道:“住手,你们谁敢动清织,全部给我死!”

        像是一只疯狂的野兽一般,刘浪直接冲进铜尸群中。

        九让并未阻止,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叹气道:“哎,我的顾虑果然还是对的,太过妇人之仁,终究成不了大事啊。”

        站在九让身边的小矮人盯着刘浪的背影,嘴角轻轻一动,声音竟然尖细无比:“他还算我们的朋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