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狐墓 4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狐墓 4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的目的很简单,一招绝杀,绝不废话。

        可是,殷无伤根本没将刘浪看在眼时,见跑过来的是刘浪,却是哈哈一声狞笑,耻笑道:“好个无畏的后辈啊,竟然敢来偷袭你殷蛇爷爷,哈哈,我看你是送死!”

        殷无伤不退反进,直接跃下大树,反而朝着刘浪跑了过去。

        刘浪心中发出一声冷笑,也是回应道:“哈哈,殷谷主,事先商议好的路线你不走,反而在此伏击万掌门,看来你早就存着异心了啊!”

        说话间,二人已快速靠近,只离得四五步远,却又同时停下脚步,直直的盯着对方。

        殷无伤单臂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蛇骨鞭,而刘浪手中所持正是无邪鞭。

        殷无伤嘴角挂着冷笑,看了一眼刘浪手中的无邪鞭,讥讽道:“小子,在诡案组里我就看你不顺眼了,没想到你今天倒自己送上门来。呵呵,还真是省我再费周折了呢。”

        刘浪盯着殷无伤,却是毫无惧色:“怎么,你们跟诡案组的约定不算术了吗?”

        殷无伤一愣,似乎没想到刘浪会说出这种话来,几秒之后,哈哈大笑道:“好个幼稚的后辈!我们蛇纹谷当初为何屈服于诡案组,你以为我们真是感恩于诡案组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吗?哈哈,真是可笑,可笑至极啊!哼,若不是当初我们元气大伤,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会隐居在蛇纹谷这么多年?”

        刘浪轻轻点了点头:“哦……看来,就算这次没有九让组长的邀请,你们还是要出来喽。”

        “哈哈,小子,你倒是聪明的紧。不但是我们蛇纹谷。就连很多隐秘的门派都在蠢蠢欲动,等着吧!哈哈,这个世界将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弱者终究会被杀戮,这个世界依旧还会是强者的天下!”

        殷无伤说着。话锋一转,冷冷的盯着刘浪,跟看一个死人般说道:“不过,你没有机会看到了,哼,今天,我就先送你去地狱。”说着,又瞟了万义良一眼:“一个个来……”

        手中蛇骨鞭一抖。殷无伤倒是不再废话,朝着刘浪击杀过来。

        刘浪同样冷笑一声,喝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用不着手下留情了!”

        “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手下留情!”

        殷无伤整日被蛇毒滋养,体魄也变得异常强健,被游尸用树枝扎伤的伤口竟然在几分钟之内恢复了。

        殷无伤手中蛇骨鞭呼呼生风,朝着刘浪的脑袋就砸了过来。

        刘浪不躲不闪,猛然间将无邪鞭往上一扔。嗖的一声跟蛇骨鞭撞在了一起。

        下一刻,刘浪左脚往前轻轻一迈,身体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旋转。口中轻喝一声:“一重山!”

        殷无伤刚想收回蛇骨鞭,可没想到刘浪速度如此之快,瞳孔瞬间收缩。

        “砰!”

        一声重击。

        刘浪一掌拍到了殷无伤的胸口。

        殷无伤的身体并没有飞起,而是立在原地,响起了咔嚓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

        一招。

        仅仅只是一招。

        殷无伤根本不相信这个事实,目瞪口呆的盯着刘浪,“你、你究竟……”

        刘浪将无邪鞭往回一抽,一把捏住了蛇骨鞭。

        殷无伤的身体开始瘫软,慢慢歪倒在地上。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而嘴角也慢慢渗出了鲜血。

        眼睁睁看着刘浪将蛇骨鞭拿在手里。殷无伤本来绝望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阴险的笑意,似乎在用尽的最后一丝力气说道:“蛇骨鞭上喂了剧毒。你、你也活不成了……”

        说着,整个身体像是一瘫烂泥一般倒在了地上,微微抽搐着,只剩下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浪,尽是不甘之色。

        刘浪冷笑一声,根本不在意殷无伤所说的话。

        其实对付殷无伤根本用不着一重山,可为了一招夺命,用一重山却是最为有效快捷的方法。

        看着殷无伤渐渐失去了生机,刘浪满意的点了点头,上前踢了殷无伤两脚,讥讽道:“哼,有本事狂才行,你这点儿蛇毒,老子还真不在乎。”

        刘浪连游尸血都不怕,而且体内魂魄异于常人,几乎是百毒不侵,哪里会惧怕什么蛇毒啊?

        殷无伤看着刘浪把玩着蛇骨鞭,竟然根本不怕上面的剧毒,两只眼睛瞪得巨大,终于极为不甘的失去了生气。

        刘浪见这蛇骨鞭比自己的无邪鞭差远了,可毕竟也算是一件厉害的兵器,随手别在了腰间,回身朝着万义良走去。

        刚才连三分钟都不到,刘浪根本没有留意万义良,可此时一看,却吓得脚跟发软。

        我的老天啊,这、这也太残忍了吧?

        饶是刘浪见多识广,甚至看惯了死人,可此时,还是有些意欲作呕。

        就这一会儿工夫,那些毒蛇竟然将万义良的皮肉生生吞掉,这还不算,那些毒蛇似乎嗜血成性,竟然缠绕着万义良,不断啃噬着万义良的骨头。

        万义良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皮肉不剩半分,骨头露在外面,在毒蛇的不停啃噬之下已变得透黑,早就没了原来本来的颜色。

        让人奇怪的是,那只游尸却并没有再上前阻拦毒蛇,而是同样盘膝坐在地上,两只手掐成奇怪的手诀,不停的上下翻飞,像是在修炼什么。

        刘浪略一犹豫,还是大踏步上前,想将那些毒蛇赶走。

        可是,刚刚靠近那些毒蛇,毒蛇却像是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纷纷退避远去。

        刘浪不禁又惊又喜,皱了皱眉头,目光停留在了自己腰间别的那条蛇骨鞭上。

        “难道是这个玩意?”

        刘浪伸手拿下蛇骨鞭,朝前一挥。

        果然,但凡在刘浪一丈之内的毒蛇,立刻咝咝叫着,一头钻进了地下的杂草之中,不见了踪影。

        微微摇了摇头,刘浪不禁又是一阵叹息。

        “哎,看来殷无伤就是通过这条蛇骨鞭来控制毒蛇的,可惜啊,如果早就拿到这条蛇骨鞭,万义良也不会如此惨死了。

        心中一阵唏嘘,但刘浪却并没有多少怜惜。

        毕竟万义良贪念先起,也怪不得其它人。

        只是朱涯重情重义,知道自己的师父以这种方式死在了东北老林里,恐怕又得悲痛好大一阵子吧?

        兀自这么想着,刘浪扭头看向游尸。

        可是,这一看,刘浪眼皮却突然急跳了两下,立刻后退了两步,惊声暗道:“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