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各不相让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各不相让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火药味立刻窜了起来,眼见真要打起来了。

        九让眉头一皱,双手合十,朗声诵道:“阿弥陀佛!”

        万义良跟西装男人看了九让一眼,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却是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正在此时,办公室外突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组长,刘浪来了。”

        “刘浪?”

        万义良一怔,不禁满脸的狐疑,看了九让一眼:“他怎么来了?”

        九让微微一笑,不动声色道:“万掌门,当初泥人王要拉拢你,可你不还是找到我九让和尚这里了吗?呵呵,至于那个刘浪嘛,本来就是我诡案组的人啊……”

        说着,也不管万义良的目光,而是朝着门口喊道:“天暮,他来的正好,你让他进来,我们一起商议一下。”

        天暮在门外道:“是,组长。”

        过不多时,刘浪风尘仆仆的走进了办公室,一看到办公室里的剑拔弩张的架式,不禁也愣了愣神,目光最终落在了万义良身上,笑道:“哟,这不是万掌门吗?还是真是巧呢,竟然在这里碰到了。”

        万义良自从离开茅山之后,就直接来到了诡案组。

        他深知自己一人去狐墓的胜算并不大,虽然已将后山的那具游尸炼成了傀儡,可总感觉不踏实。

        为保万一,万义良悄悄将游尸藏了起来,做为一步制胜的棋子来用。

        这一次来到诡案组,万义良自然也是想了很多最终才决定下来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刘浪。

        万义良深知刘浪跟朱涯的关系,如果被朱涯知道自己背地里做这些东西,恐怕真会有些难堪。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万义良只是冲着刘浪拱了拱手,扭过头,却是没再说一句话。

        刘浪也不在乎。笑呵呵的从到桌前,朝着九让点了点头。恭敬的叫了一声:“组长。”

        九让也微微颌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刘浪看了看其余二人,问道:“组长,我们这是都要去狐墓吗?呵呵,不知道这两位是……”

        九让指着西装男人介绍道:“哦,这位是黑熊帮帮主归不途。”然后又指着那个独臂之人道:“这位是蛇纹谷的谷主殷无伤。”

        刘浪冲着俩人点了点头。

        归不途看了刘浪一眼,却是冷哼一声,根本没有理会刘浪的意思。眼神中尽是轻蔑。

        殷无伤上下将刘浪打量了一番,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淡淡道:“九让和尚,你们诡案组如今势弱吗?怎么会招了这个么一个学生仔?”

        那口气,完全没将刘浪放在眼里。

        刘浪也不生气,微微一笑,冲着殷无伤抱了抱拳,毫不客气的问道:“这位殷大爷,您这么大年纪了还打打杀杀,也不怕扭了自己的老腰吗?”

        殷无伤的确有点老了。连身板都有些伛偻,而且还断了一条胳膊,那模样像是被风一吹就会倒。

        殷无伤闻听刘浪这话。顿时气极,猛然间一拍桌子,疾声吼道:“哼,好个小子,在这里逞什么口舌之利!”

        边说着,殷无伤单臂一挥,瞬息招着刘浪抓了过来。

        刘浪站在九让的旁边,在殷无伤的对面,中间还隔着一米多宽的桌子。

        别说殷无伤只有一只胳膊了。就算是健全之人,恐怕想要抓到刘浪也得费点儿劲。

        可是。诡异的是,殷无伤这一抓竟然带起了呼呼的风声。那利爪好似蟒蛇吐信一般,眨眼间逼到了刘浪的眼前。

        归不途抱着膀子,脸上挂着冷笑,完全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万义良却是心下一紧,暗暗惊恐:这个老头子果然越来越厉害了。妈的,蛇纹邪功竟然练到了如此出神入画的地步了。

        九让半眯着眼睛,似乎对这一切浑然不觉,不但没有出手制止的意思,反而也想看个热闹。

        眼见利爪近到眼前,刘浪心中一惊,却是面不改色,扬手轻轻一搏,一股磅礴之力喷涌而出,不偏不宜的正好击在了殷无伤的手臂之上。

        殷无伤面色一变,利爪方向一转,正好错过了刘浪的脑袋。

        “好小子!”

        殷无伤低喝一声,再次将手往回一撤,身形一抖,整个人浑身立刻发出一股寒意,好似毒蛇在攻击猎物一般。

        刘浪见此,毫无惧色,暗暗催动鬼王诀,暗骂一句:老小子,如果你再敢动手,休怪老子欺负你老残废!

        “阿弥陀佛……”

        九让始终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冲着殷无伤微微施礼,不紧不慢的说道:“殷谷主,这次我诡案组请你出山,可不是来试探我诡案组组员实力的。”

        殷无伤似乎极为忌惮九让,闻言恨恨的咬了咬牙,使劲瞪了刘浪一眼,身形再次一抖,又恢复了之前那副老弱的模样。

        气势陡变,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截然相反。

        刘浪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功法,不禁期许的看着九让,心中对诡案组能找到这样的人却是好奇不已。

        九让连看都没看刘浪,却是口诵佛号,缓声道:“几位,我们这次来是并肩作战的,彼此之间应该相互合作,就算之前有过不痛快,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哼,九让,如果不是当初那个约定,老子凭什么跟你们一起?早就自己去那东北,将狐妖一族尽数杀了,进了那狐墓!”

        归不途毫不忌讳的高声喝道。

        殷无伤冷哼一声,挖了刘浪一眼,却并未多说话,只吐出了两个字:“未必!”

        归不途一听,顿时瞪着眼睛,好似铜铃一般盯着殷无伤,粗声呵斥道:“好你条淫蛇,哼,少在这里给我装腔作势,别以为你能欺负得了小辈,我就怕了你!”

        归不途将袖子一撸,又要上前干架。

        刘浪见此,却是心中冷笑。

        这哪里算得上是一个团队啊,两言不和就打打杀杀,真不知九让和尚是怎么想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刚才殷无伤的招数的确诡异,似乎不在道术跟巫术的范畴,一招一式尽得蛇的扑食精华呢。

        蛇纹谷?

        嘿嘿,听起来倒是奇怪的紧,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种地方吗?

        刘浪暗自想着,却是不再吭声。

        刘浪已经做了决定,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能展现自己真正的实力。

        虽然刚才殷无伤气势非常,可刘浪有信心,根本不用动用一重山就能将他打趴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