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鬼魅水府 10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鬼魅水府 10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啧啧称奇,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这是鬼魅的水府,倒真有心要仔细观赏一番。

        可此时显然不是欣赏的时候,大敌当前,不得不时时保持着警惕。

        鬼秀才陆惊风似乎真没要害刘浪的意思,边走边给刘浪解释道:“刘兄弟,这里可是我根据当时慕家的格局改造的,小是小了点儿,但却也是麻雀虽小,五脏皆全呢。”

        一人一鬼走到了一座小桥之上。

        鬼秀才陆惊风指着桥下说道:“刘兄弟,你看,我陆某人带你来,就是要你看看这些东西。”

        刘浪狐疑,但还是顺着陆惊风手指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在小桥下面游动着不下四五条蓝鱼,那些鱼张着尖牙,两只眼睛放着红光,身上披着的鳞甲好似兽皮一般,甚至身下还生着两只前爪。

        刘浪的第一反应是变异品种,低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陆惊风呵呵一笑,似乎为了打消刘浪的疑虑,连忙解释道:“刘兄弟,你放心好了,我亲眼看到了你的本事,而且,你身上的秘密很多,我根本对付不了你。呵呵,不瞒你说,我这个小小的水府,根本困不住你。”

        陆惊风说的极为坦诚,不禁让刘浪吃了一惊,沉声道:“哼,你倒有些自知之明。”

        刘浪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并没有放松警惕,只是猜想之前将童瑶召唤出来之后,可能被陆惊风看到了。

        陆惊风此时完全换了一副嘴脸,为了让刘浪更加信任自己,又继续说道:“刘兄弟,那个慕娇娥转了七世,早已不是以前我认识的那个慕娇娥了。我一直囚禁着她的魂魄,不断的折磨,只是我心有不甘而已,不过现在,跟她比起来……呵呵!”

        陆惊风轻笑一声,话题一转,指着水里那些蓝色怪鱼说道:“刘兄弟,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刘浪皱了皱眉头,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但依旧没有放松警惕,轻轻摇了摇头道:“从未见过。”

        “呵呵,不但你从来没有见过,就连我也从来没有见过。”

        陆惊风丝毫不好奇,继续道:“刘兄弟,我陆某人虽然在这水府中修炼了几百年,可毕竟也只是些鬼魅的末段法术,真要下到地下深处,恐怕少不了要依仗兄弟你呢。”

        刘浪闻言,不禁眯起了眼睛,直言不讳道:“陆秀才,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不要在这里说一半留一半。”

        “呵呵,呵呵,是我陆某人失礼了。”

        陆惊风双手合拢,轻握折扇,朝着刘浪作了一揖,“刘兄弟,你听说过五行之灵吗?”

        刘浪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掩饰心中的惊奇,急声问道:“五行之灵?”

        陆惊风指着水中的蓝色怪鱼道:“这些东西本来不属于这里,可前段时间却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而正是这些东西出来之后,河面上的封印也在急速溃散,而那棵梧桐树更是很快干枯。”

        “还有这等怪事?”

        “呵呵,是啊,刘兄弟,开始时我也感到很惊奇,所以特意下水查探了一番,你猜怎么着?我竟然找到了连接地下河的一处存在。”

        “然后呢?”

        “那条地下河绵延不知多深,我只下到几百米便再也不敢往下走。可是,在大约三百米的地方,我竟然感受到了一丝水灵的气息,刘兄弟啊,你可知道,水灵,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呢。”

        陆惊风有些激动,双目熠熠放光,伸手想要去抓刘浪,可突然意识到自己跟刘浪并不亲近,而目前来说还算是敌人,只得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刘兄弟,水灵啊,只要能够炼化,那就可以摆脱炼狱之苦,甚至可以修成大道呢。”

        陆惊风五百年前虽然是个穷酸秀才,可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

        只是当时他不读四书五经,却偏偏爱读那些怪异的杂谈,甚至经常跟道士和尚切磋,最终学得一身唬骗女孩的本事。

        正因如此,陆惊风死后发现鬼魅之事真的存在,硬生生从那些杂书中找到了修炼的法门,建立了这么一个水府,一直藏匿活到了现在。

        这五行之灵也是当时他活着的时候,无意中在一处道观中看到的。

        可是,陆惊风毕竟不得正途,虽然厉害,但终究不是刘浪的对手,尤其是看着刘浪竟然能操控五只阴伏鬼,还有一个力量恐怖的小女童,更是不敢再拿自己的性命来赌博,而是在关键时刻脑袋一转,立刻将枪口对准了鬼道士,站到了刘浪一边。

        跟这么强的人做敌人,不是英明之举。

        活了这么久,甚至在两个女人之间玩弄的陆惊风,自然知道这其中的旨要。

        陆惊风似乎为了彻底打消刘浪的疑虑,恨不得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全盘托出,笑嘻嘻的说道:“刘兄弟,五行之灵,我陆某人不贪图太多。因为我当初是溺亡而死,浑身的鬼术也全是水性,所以,只要能抓到水灵,不求能全部炼化,只要能给我一丝一毫……”

        陆惊风的意思已非常明显了,刘浪哪里还听不出来。

        不过,短暂的惊奇之后,刘浪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当初在卧牛村碰到了木精,那木精也是五行之灵所泄露的气息所成。

        如今又在这里听到了水灵,看来五行之灵真的在不断泄露,已经在四处蔓延开来了。

        刘浪心头一动,脸色也缓和了很多,微微一笑,问道:“哦?那照你这么说,不知这五行之灵的说法你是从何处看到啊?”

        陆惊风无心隐瞒,更怕刘浪再起疑心,毫不避讳的呵呵一笑道:“刘兄弟,我知自己为人放荡,可对于道术佛法也有一定的研究,那日闲来无事曾去过一趟龙虎山,与那龙虎山掌门相谈甚欢,被允许进了藏书阁,无意中看到了这五行之灵。”

        刘浪闻言,心道果然。

        都说无巧不成书,看来,陆惊风看到的定然也是自己跟饶九妹在藏书阁看到的那本书。

        只是,自己看时那本书已破损了不少,而陆惊风当初看的,定然还是完整的。

        想到这里,刘浪心中不禁也起了一丝期待,眼神中闪过一丝热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指着水里的那些蓝色怪鱼,沉声问道:“鬼秀才,那这些东西,正是由于那水灵的气息所致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