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鬼魅水府 9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鬼魅水府 9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啾!”

        一声锐响,无邪鞭瞬间勾住了鬼道士的长剑,接着往后一拉,直接将鬼道士拽到了眼前。

        “不知死活!老子今天就替天行道,杀了你这修习邪术的鬼道士!”

        一掌拍出,刘浪朝着鬼道士空洞的心窝拍了下去。

        正在此时,又是一声疾响,空气中像是被什么狠狠刺了一下般,朝着自己的后脑勺飞了过来。

        刘浪暗骂一句:“我艹,这个鬼秀才就是偷袭的本事!”

        可不躲避根本不行,刘浪只得将脑袋往旁边一闪。

        没想到,那根鱼骨掠过刘浪的后脑勺之后,噗的一声扎在了鬼道士的眉心,深陷三寸有余。

        鬼道士目瞪口呆,似乎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瞪着眼睛,目光难以置信的略过刘浪,直盯着刘浪的身后,嘴角抽搐了两下,颤声叫道:“陆、陆秀才,你、你竟然害我……”

        身影越来越淡,周围的鬼手也呜呜嗷嗷鬼叫着,快速朝着那些八卦盘退去。

        过不多时,鬼道士彻底的魂飞魄散,而那些鬼手也完全退到了八卦盘中。

        一声狞笑响起:“收!”

        所有的八卦图案竟然急速收缩,刮起了阵阵旋风,快速的凝结到一起,朝着刘浪的身后飞去。

        刘浪面露古怪,回头一看,却见鬼秀才正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而他的手中,却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八卦盘。

        那八卦盘表面笼罩着阵阵阴风,好大一会儿才慢慢平息了下来。

        刘浪瞳孔微缩,没想到鬼秀才竟然会出手杀了鬼道士,愈发有些琢磨不透,冷冷的盯着鬼秀才:“你在干什么?”

        鬼秀才陆惊风把玩着自己手中的八卦盘。嘴角得意的上扬,狞声笑道:“哈哈,哈哈。这个不知死活的道士,当年就想抓我。可到头来怎么样?不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哼,如果不是觊觎他手里的这个八卦盘,我会容许他在我眼皮子底下苟且了这么些年?”

        鬼秀才右手搂着慕娇娥,左手抓着八卦盘,突然一扬右手,一掌打在了慕娇娥的背上。

        慕娇娥身体腾飞而起,朝着刘浪飘了过来。

        刘浪一愣,不明所以。但还是伸手,一把接住了慕娇娥。

        慕娇娥轻轻一声呻吟,身体一软,倒在了刘浪的怀里。

        刘浪大惊,立刻将手往外一推,警惕的盯着慕娇娥跟鬼秀才,冷声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鬼秀才从腰间抽出折扇,反手将八卦盘送入怀中,轻轻摇动折扇,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浪。“小辈,你不是想要慕娇娥的魂魄吗?我给你就是了。”

        “什么?”

        刘浪心中暗惊:最阴险的莫过于读书人,这鬼秀才诡计多端。虽然一直没有出手,但定然也不好对付。

        刚才不但放出狠话,而且根本也不可能会放出慕娇娥,此时怎么可能会突然转变的这么快?

        有诈,肯定有诈!

        刘浪此时早就过了轻信别人的年纪了,看到陆惊风竟然妥协,不禁警惕更盛。

        鬼秀才陆惊风脸上堆笑,缓步朝着刘浪走了两步。

        刘浪将手中无邪鞭朝前一指,喝斥道:“你究竟要干什么!”

        陆惊风哈哈大笑一声:“刘兄弟。我当然是想跟你合作啊。”

        “合作?”

        “哈哈,当然喽。这炼鬼道长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今天就算我不杀死他,也会死在你的手里。倒不如让我来做个人情,送给你好了。”

        鬼秀才毫不掩饰,此番倒是直言不讳。

        刘浪搞不明白鬼秀才陆惊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依旧面沉如水,不动声色道:“明人不做暗事,虽然你是只鬼,可想要在老子面前耍什么鬼心思也要掂量掂量。”

        略一沉吟,刘浪又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子没兴趣跟你玩那么多弯弯绕!”

        “哈哈,哈哈,好,我陆惊风就喜欢刘兄弟的爽快!”

        鬼秀才陆惊风将折扇一打,轻轻扇动,举止却是优雅无比,根本不理会刘浪的怒气,自顾自道出了自己的意图:“刘兄弟,我今天不但要杀了炼鬼道长,送你一个人情,还解了慕娇娥身上的封印,同样送还于你。”

        “然后呢?”

        刘浪不相信鬼秀才陆惊风有如此好意,会轻易送自己人情,冷冷的问了一句。

        陆惊风微微一笑,“刘兄弟,不瞒你说,我在这个水府经营了近五百年,也算是一方霸主,可却极少跃出水面害人,要抓也是抓那些送上门来的淹死鬼,你知道这是为何吗?”

        刘浪不语,只是冷眼盯着陆惊风。

        陆惊风晃了晃脑袋,不以为意道:“呵呵,其实,这一方面是由于该死的炼鬼道长通过一棵梧桐树布置了一个法阵,让我不愿耗费鬼力去挣脱,另一方面,在我这水府的后花园,却有一个玄妙的地方,我不想惹是生非,让外人发现。”

        “你究竟要说什么,别在这里吞吞吐吐。”

        陆惊风朝着刘浪一弯腰,然后侧身,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满脸恳切道:“刘兄弟,如果信得过我陆某人,可否跟我去后院一观?”

        刘浪冷笑一声:“我信不过你!”

        陆惊风神情一滞,显然没料到刘浪会如此不给面子,正想再出言劝说两句。

        刘浪将手一摆,瞟了慕娇娥一眼,“可我也不怕你,尽管前面带路,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还有多少鬼花招想玩!”

        陆惊风闻言又是一怔,轻轻拍手叫道:“好,我果然没有看错,刘兄弟不但身负异术,而且胆识过人。相信只要刘兄弟肯助我一臂之力,这玄妙之法定是唾手可得!”

        陆惊风大喜,恭恭敬敬朝着刘浪施了一礼,当前引路,直接进入了房间中的一个后门。

        后门通往后院。

        刘浪一进后院,抬头一看,不觉暗暗惊叹:这个鬼秀才倒也真会享受,把这里弄得有模有样。如果真在这里住个百把十年,的确也不厌烦。

        后院假山亭廊,小桥流水,风景别致怡人,虽然不过百余平米大小,但却布置的井井有条,着实有些夺人眼球。

        这个地方,颇有古代园林的风范,看来,这个鬼秀才生前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