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鬼魅水府 7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鬼魅水府 7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一踏进这个水府之中,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受限,就连动作也迟缓了很多,不觉心下一沉,暗暗惊道:古怪。

        可是,刘浪依旧面不改色,调动鬼气,运转周身,立刻感觉轻松了很多。

        微微一笑,刘浪若无其事的大踏步朝着八仙桌走去,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鬼秀才的对面,朗声笑道:“陆相公?哈哈,果真好生雅致啊!”

        鬼秀才陆惊风见刘浪根本不受自己的阵法影响,不觉微微一怔,手拂折扇,漫不经心的问道:“小子,你叫刘浪?不知仙府何处,修得哪家法门?”

        “哈哈,生是自由人,修得自在身,天下无定处,*我最真!”

        刘浪信口胡绉,唬得陆惊风又是一怔。

        陆惊风本来还有些轻慢,可不自觉又坐直了腰身,面寒如冰道:“好个*我最真,哼,今番你既然来我水府,如果乖乖束手就擒倒也就罢了,可如果依旧执迷不悟,我不在乎在这水府里再加一只亡魂!”

        陆惊风边说着,一把抓住身边的现代服饰美女,直硬拽到自己的腿上。

        美女脸白如纸,面若桃花,生得倒极为俊俏,可眼眸中却尽是怯意,惊恐的看了陆惊风一眼,又一脸期待的盯着刘浪,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刘浪此时不知道陆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更不敢大意,抱着膀子冷冷的一笑:“怎么,想在我面前玩个春宫不成?”

        陆惊风哈哈大笑,伸手捏着美女的脸蛋,狞声道:“小子。你果真是为娇娥来的?”

        这个女子果然是慕娇娥!

        刘浪毫不掩饰,眉头一挑:“哼哼,如果你束手就擒。放了慕娇娥,并发誓永远守在这个水府之中再不害人。我刘浪倒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陆惊风闻言一怔,旋即哈哈大笑,使劲在慕娇娥白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狂声叫道:“小子,你倒还真是张狂的紧啊?哈哈,你可知道,我当初为何溺死在这里吗?哼,我等了五百年。想让我放她走?你还真是会开玩笑!哈哈,况且如今封印此处的那棵梧桐已经不在,想要再困住我,简直是痴人说梦!”

        刘浪愣了愣神,不觉一脸的恍然。

        那棵梧桐果然还是有问题,这么多年来陆惊风没有为非作歹,看来还是跟那棵梧桐树有关系。

        只是,刘浪却越发有些好奇,瞟了陆惊风一眼,笑道:“哦?陆相公。你等了慕娇娥五百年?呵呵,她不过才二十几岁,这又从何说起?”

        陆惊风似乎已经胜券在握。漫长的岁月已让他有了极大的耐心,反而并不急于动手,而是将一只手伸到了慕娇娥的大腿上,不停的摸索起来,而目光却直视着刘浪,满足的脸上一声长长的叹息:“哎,小子,我陆某人有的是时间,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讲给你听听也无妨。”

        “洗耳恭听!”

        刘浪拱了拱手,却是毫不惧怕。

        陆惊风道:“五百年前。慕家生有两女,大女为娇娃。小女为娇娥。我本是一个穷酸秀才,可与娇娥在这条河边无意间相遇,倒也初生爱恋,自此两人不能自拔。”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偷偷幽会,可没想到,有一次却被娇娥的姐姐娇娃发现,非要揭穿。嘿嘿,我开始时倒也非常惧怕,可后来却发现娇娃的眼神不太对劲,略一挑逗,竟然让她情不自禁。”

        陆惊风边说着,脸上浮现出淫_邪的笑意。

        刘浪听闻此时,心里恨得牙关紧咬,暗暗咒骂:还真是好白菜让驴给拱了,这个陆惊风长得倒还可以,可修了哪辈子福,竟然能同时被如此美艳的姐妹青睐?

        轻轻一声叹息,刘浪也脑补了很多少儿不宜的画面。

        陆惊风似乎也慢慢陷入了往事之中,目光开始游离,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狠辣,双手不停在慕娇娥的身上游走,力气也越来越大,揉捏得慕娇娥喘息声声,羞红着脸,却又不敢太过放肆。

        陆惊风继续说道:“我没想到,娇娃心性竟然如此淫_荡,在尝过第一次男女之事后反而欲罢不能,不但对我百般依从,竟然还处处针对娇娥,一心想要独占于我。”

        边说着,陆惊风自嘲般笑了笑:“让我更没想到的是,慕娇娃后来竟然告诉了自己的家里人,非要嫁给我不可。”

        听到这时,刘浪咕咚咽了一口唾沫,暗骂一句:妈的,上杆子的买卖,你倒是不吃亏!

        陆惊风继续道:“哎,只可惜,我对慕娇娃委屈求全,只想跟娇娥在一起,我的心中也仅仅只有娇娥啊。”

        说着,陆惊风深深看了慕娇娥一眼,眼神中竟然泛起了一丝难得的柔情。

        可是,慕娇娥看到陆惊风盯着自己,突然闪过一丝慌乱,连忙将头扭到一边,却是不敢与他对视。

        陆惊风毫不在乎,两手肆意蹂躏,继续说道:“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知道,如果真跟慕娇娃成亲的话,恐怕我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跟娇娥在一起了,所以,我便强行将娇娥拖到这条河里,想与她同归于尽……”

        说着说着,陆惊风眼中却闪出了两朵泪花,似乎情至已深。

        刘浪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惊异:如此恶毒的水鬼,竟然还会哭?

        正在此时,陆惊风突然话锋一转,抽出一只手啪的打在了慕娇娥的脸上,恶狠狠道:“哼,可惜,老天却偏偏捉弄于我,我被淹死了,而她竟然被人救起,岂有此理!”

        陆惊风边说着,已气得浑身发颤,瞪着慕娇娥道:“我不服,凭什么我死了她却不死!从那时起,我就藏在这片河水之中,后来不但将慕娇娃拉下了水,还将一些想要伤害我的人都拉了下来,成了我的傀儡!可是,我苦苦等了五百年,竟然一直没有见到她出现过,直到三年之前,哈哈、哈哈……”

        陆惊风跟疯了一般癫狂的笑了起来,指着慕娇娥,却是喜怒无常。

        刘浪张着嘴,被陆惊风的情绪所感染,拳头紧了又松,一时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陆惊风因爱生恨变成水鬼倒也情有可原,可生前的所做所为却让人不齿。

        虽然那时候也讲究三妻四妾,但如果真爱一个人,怎么会舍得让自己深爱的人伤心呢?

        刘浪自顾自想着,眉头微微皱起,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对,那岸边栽的那棵梧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偏偏最近这段时间慕娇娃才去向顾一凡求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