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双修龙虎诀 上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双修龙虎诀 上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当夜,张灯结彩,欢声笑语,杯来酒往,无人不尽兴。

        似乎在一瞬间,所有的不快都随风而去了。

        刘浪更是将自己灌的酩酊大醉,一手揽着饶万春,一手揽着饶九妹,张开喷着酒气的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大舅哥,老子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你以后要是再动不动就跟老子动刀却枪的,小心老子先废了你!”

        饶万春已经脸颊通红,想要骂两句,但又不好驳了饶九妹的面子,只好醉醺醺的含糊道:“你要是敢对九妹三心二意,我就算是把命搭上,也跟你没完!”

        “没完?哈哈,好个没完,就凭这个没完,我敬你一杯,大舅哥!”

        “扑通!”

        还没等把酒杯端平,刘浪身体一歪,直接跌倒在地,不醒人事了。

        饶万春鄙夷的看了歪倒在地上刘浪一眼,哈哈大笑道:“好个狂妄的小子,就这点儿酒力,还敢在我饶万春面前撒野?”说着,抬脚踹向刘浪,似乎想要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可是,饶万春的脚刚碰到刘浪,却诡异的往旁边一滑,自己也扑通一声跌倒在地,重重摔了一跤。

        “好的,你是属泥鳅的啊,身体怎么这么滑!”

        饶万春破口大骂。

        饶九妹见此,灵动的双眸闪烁了两下,连忙冲着不远处的屠龙虎招手道:“师弟,赶紧将我哥送回屋去。”

        屠龙虎连忙上前,扶起饶万春道:“师兄,走吧。”

        “走,去哪儿里?老子还没喝够呢!喝,继续喝!”

        饶万春一把夺过一瓶酒。大拇指一用力,直接将酒盖给撬开了,仰头就要往嘴里灌。

        屠龙虎见此。连忙夺了过来,急急的喊道:“师兄。别喝了,你醉了。”

        “醉?哈哈,我怎么可能醉了?我明明叫千杯不醉!”边说着,饶万春眼中竟然闪出了两朵泪花,像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往事,喃喃低语道:“醉?父亲死的不明不白,如今凶手依旧还逍遥法外不得而知,而我却在这里喝喜酒。呵呵,我醉,凭什么醉?”

        一把夺回那瓶白酒,仰头灌了下去。

        屠龙虎见此,想要制止,却终于还是没有动手,低声劝道:“师兄,先回去吧。”

        饶九妹怔了怔,强忍住上前的劝饶万春的冲动,将不醒人事的刘浪拉了起来。把他的一只胳膊搭到自己肩膀上,连拖带拽的朝着山顶走去。

        “师姐……”屠龙虎见此,轻声唤了一句。

        饶九妹没有回头。声音也幽幽的飘了过来,“既然我已经娶了刘浪,自然要做该做的事!”

        说着,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直奔之前饶无贪修炼的石洞中而去。

        泥人王坐在主座,脸颊已经泛红,显然也醉了七分。

        黎升龙坐在旁边,只顾喝酒,却是一声不吭。不知在想什么心事。

        饶九妹扶着刘浪走了一半,最后索性将他背在了背上。脚下健步如飞,直接窜进了石洞之中。

        这处石洞因为之前是饶无贪闭关修炼的地方。所以跟一间大号的房子也差不多,石室里面该有的东西都有,还有一道石门。

        可是,在饶无贪出事之后,这里经常有人进去,倒也不再是隐蔽的地方。

        尽管如此,这处石洞里面还有一间石室,石室被设置了阵法,外面一道石门,如果一旦有人进去,只能从里面打开石门,外面是绝对开启不了的。

        最重要的是,那道阵法可以完全与外面隔绝,不被人偷窥偷听。

        饶九妹一直背着刘浪进了那间石室,然后将刘浪扔到了石床上,关上石门,开始给刘浪脱衣服。

        刘浪一个激灵从石床上跳了起来,大叫一声:“你要干嘛?”

        饶九妹抿着嘴,“既然我要娶你,你说要干嘛?”

        “什么?我们这不只是做给别人看的吗?”

        饶九妹惨淡的一笑:“呵呵,演戏当然要演全。”

        说着,饶九妹竟然也解开了自己道袍的扣子,露出了里面贴身的小衣。霎时间,玲珑的身材,傲人的胸脯好似脱兔一般展现在刘浪的面前。

        刘浪还是第一次看到饶九妹穿的这么少,顿时感觉喉头干涩,似乎刚刚被鬼气化掉的酒精再次涌了出来。

        刘浪只感觉自己双目晦涩,已完全不够使的盯着饶九妹。

        饶九妹并没有喝多少酒,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泥人王,观察着刘浪。此时将道袍缓缓扔到了地上,两只纤纤细手触摸到自己贴身小衣的扣子上,作势欲解。

        咕咚!

        刘浪终于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唾沫,声音突兀的回荡在这间狭小的石室之中,显得极不协调。

        正当刘浪以为将要一饱眼福的时候,突然见饶九妹双目一瞪,身体好似一支离弦的箭一般猛然间窜出,一柄带着寒光的宝剑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手里。

        饶九妹娇喝一声,暴怒道:“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睛给挖出来!”

        咝……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那把宝剑已生生架在了脖子上。

        刘浪苦笑不得的看着饶九妹,声音都跟着变了:“饶大美女,饶小护士,你、你让我看的,这、这又是搞得哪儿一出啊?”

        “哼!哪一出?我就是想试试你究竟可不可靠,你、你太让我失望了!”饶九妹大眼瞪得滚圆,恨不得将刘浪给吃了。

        刘浪这个委屈啊,斜眼看着杀气逼人的宝剑,哭丧着脸道:“我、我没对你动手啊?”

        饶九妹闻言,突然脸上通红,似乎也在瞬间意识到了自己只穿了一层贴身小衣,连忙抽回宝剑,将道袍一挑,再次披回了身上。

        几个呼吸之间,刚刚脱下的道袍已原封不动的穿了回去。

        刘浪心有余悸的从石床上爬了下来,对这个心性不定的饶大美女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你、你究竟想干啥?”

        “试探!”饶九妹语气冰冷。

        “试探啥?”

        “哼,人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刻往往都是本能的反应。你、你刚才虽然表现的很下流,可、可心术还算……”

        饶九妹正想解释,忽然又将脸一拉,正色道:“我没必要跟你解释。”说着,伸出手道:“拿来吧。”

        “什么?”

        “玉佩!”

        “玉佩?”

        “对!”

        “你、你不是给我了吗?”

        “我要收回来!”

        “为什么?”

        “快点!”

        刘浪哆哆嗦嗦将玉佩从怀里掏了出来,递到饶九妹的手里,却是一头的雾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