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六十三章 初入阴冥 7
  • 第一千六十三章 初入阴冥 7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平日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得扯断金绳,这里挣开玉锁,钱塘江上信潮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一朵璀璨的阴火在刘浪不远处炸开,将一具*瞬间湮灭。

        阴火不同于凡火,没有半丝炎热的气息,反而透着丝丝阴冷。

        刘浪脑海中忽然想起了鲁智深坐化时的禅语,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烈的撞击了一下般。

        “今日方知我是我……”

        刘浪嘴角抽动,像是突然顿悟了一般,眼中的怜悯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如水般平静。

        也许,这一切真的只是因果吧?

        既然如今自己没有能力去管这么些人,那就做自己该做之事,救能救之人。

        一团阴火剑雨般朝着刘浪直射而来,刘浪心头一凌,眼皮一挑,飞速的往旁边一闪。

        “砰!”

        阴火走空,将刘浪刚刚待的地方炸开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小洞。

        “妈的,这些阴火只要是*似乎都要烧尽啊!”

        刘浪刚刚站稳脚跟,还没来得及抬头去看,猛然间又感觉危机四伏,立刻抬头一望,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团阴火再次扑来,挟裹的气势比刚才足足大了一倍。

        “可恶!”

        看着那些阴火灼体之痛,刘浪自然不能死于此间。

        刘浪眼眼见两团阴火夹裹而止,在千钧一发间飞速的弹跳而起,窜于十步之外。

        “刘浪,快走,这里的阴火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刚刚站稳,刘浪忽然听到提耳道人传来一阵急呼。偏头一看,却见提耳道人背着一个布袋,正一脸焦急的招着自己挥手。

        还没来得及回答。刘浪突然见提耳道人脸色一变,大叫一声:“小心!”

        再次抬起头来。天空中竟然又坠下了四团阴火,分布四方,朝着刘浪的头顶砸了下来。

        刘浪心惊胆寒,不觉浑身汗毛直立,暗骂一声:“我艹,难道这阴火也会算术?为什么每次都是几何式增长?”

        心中的念头刚刚闪过,阴火已迅疾而止。

        刘浪哪里还敢怠慢,立刻脚下发力。快速的腾挪而起,脚尖飞旋,犹如一个陀螺般急转而起,眨眼之间奔出去十余步远。

        再次险险的躲避了过去,却是不敢再做停留,刘浪快步跑到提耳道人的身边,大声喊道:“道长,请你帮我,我找的人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提耳道人似乎也非常着急。大声询问道:“这怎么可能?这道阴阳缝隙难道能将活人直接吞没?”

        刚刚有这种想法,提耳道人随即又摇了摇头,连声否认道:“不可能不可能。如果真有这么大威力的话,整辆火车也不可能在这里,肯定会被同时吞没的。”

        刘浪接连躲过了几轮阴火之后,那些阴火也愈发密集了起来,竟然真跟指数般从天而降。

        饶是刘浪修为非常,如此下去恐怕非得击中不可。

        提耳道人连连催促,眉头也高高蹙起,不由得大声喊道:“不能等了,再等下去就真死在这里了。”

        “轰!”

        一声巨响。提耳道人飞快的躲闪了一道阴火,额头上也滚下汗来。再也没有了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破口大骂道:“他娘的。这阴火竟然如此厉害,我都隐匿了自己的行踪竟然还没发现了!”

        提耳道人再也不敢多待,上前一把抓住刘浪,提起他就要往回跑。

        刘浪根本没找到吴暖暖的影子,哪里肯就此做罢,用力想要打掉提耳道人,可是,提耳道人那只手却如铁钳一般死死的掐住了刘浪的胳膊,纹丝不动。

        刘浪心下一惊,知道提耳道人修为非常,语气中带着一丝求饶般大声喊道:“道长,我来这里是救人的,如果就这么回去,我不甘心!”

        “不甘心也得回去,总比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强!”

        提耳道人一只手抓住刘浪的胳膊,另一只手抓住背上的布袋,脚下左突右冲,呈古怪的步伐急速往回跑。

        刘浪哪里肯罢休,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喊道:“放开,道长,我求你了,放开我!”

        “不行,据我推算,这些阴火开始时是按一定的阵法轰下来的,可随着数量的变多,阵法会越来越复杂,就算我能勉强应付,最终肯定还会死在阴火之下,我们多待一秒种就会多一分危险。”

        “可是,道长……”

        刘浪此时心情也纠结无比。

        这次冒险进入阴冥之地本来就是要救吴暖暖的,可如今连人影都没看到。

        但照此情况下去,恐怕真会死于非命,更别提救吴暖暖了。

        退一万步说,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如果真跟吴暖暖阴阳两隔……

        刘浪连想都不敢想,大声喝道:“道长,有什么办法躲避这些阴火,快告诉我!”

        “如果你能冲出方圆七十里,十分之一的希望可以躲开阴火,但是,那里有更多的鬼差在等着你,同样是九死一生。我们没有选择,必须要回去!”

        任凭刘浪如何挣扎,提耳道人就是不松手,眼见离那只巨大的公鸡越来越近,只见提耳道人猛然间嘴中念念有词,低声喝道:“天地无极,律令九方,阴阳之途,借我开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赦!”

        念完之后,提耳道人大声喊道:“天暮,快!”

        那只巨大的公鸡忽然喔喔叫了起来,不停的围着小旗打转,而绳子却变得越来越淡,隐隐有种要消失的迹象。

        刘浪脸色苍白,心中愈发绝望,痛声喊道:“吴警官,我刘浪愧对于你,愧对于你啊……”

        “轰轰轰!”

        数道阴火好似天女散花一般在刘浪二人的周围炸开,沙土溅起,瞬间扑向二人的前后左右。

        可是,就在此时,那沙土的下面突然露出了一个脑袋,一把抓住二人的脚,用力往下一拉。

        提耳道人跟刘浪都没有反应,只觉身体猛然间下陷,而俩人几乎只是在呼吸间就被沙土填充。

        “不好!”

        二人心下一沉,可只顾往回逃,哪里看脚下沙土中竟然还有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