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五十章 暖暖的信
  • 第一千五十章 暖暖的信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化生骨取自马家老祖的僵尸胳膊,比钢铁还要坚硬,火烧不化。骨刀之利无坚不摧。

        如果真能将二者炼为一体的话,自然是一件极为强悍的兵器。

        自从花生为了救刘浪被毁掉修为之后,这化生骨一直由刘浪保管着,此时见花生要走,刘浪不觉心头一动。

        虽然刘浪跟花生是师徒的名分,但却没有教花生些什么。

        花生一眼见刘浪要将骨刀给自己,不禁一愣,眼珠微微有些泛红,但却连连摆手:“师父,这骨刀太宝贵了,我、我不能要。”

        刘浪不知道骨刀究竟有多宝贵,却是满不在乎道:“花生,我们师徒一场,这东西再宝贵,又能抵得上我们这份情谊吗?”

        花生张了张嘴,心中感动不已,连声音都尖细了很多:“师父,骨刀本为阴邪之物,在被人利用的时候往往也会反噬使用的人。可如果真能将骨刀炼化的话,恐怕就算是现在的我,跟胡三太奶都有一战呢。”

        “啊?这么厉害?”

        刘浪闻言,不禁吃了一惊。

        胡三太奶那可是升仙的存在,而花生连人形都还没有修成,这中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由此,骨刀的威力更是可想而知。

        可是,对于炼器这种东西,刘浪却是一无所通,略一迟疑,不禁问道:“花生,世间真有炼器之法?”

        花生轻轻了头:“师父,我们妖类最擅长的是自己本身的优势,所有的法术也不过是本身的延伸,可我听爷爷的爷爷过,他曾经见过真正的炼器大师,似乎跟炼丹差不多呢。”

        看来,世间之玄妙,远非自己所能想象的。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拿了一块布将化生骨跟骨刀包了起来,放在花生的面前,郑重的盯着花生,一脸严肃道:“花生,就算世间真有炼器跟炼丹这种东西,但我也不懂,这东西你收下,让你爷爷的爷爷看看,如果真能炼化,也算是弥补了师父的愧疚。”

        “师父……”

        ∷▽∷▽∷▽∷▽,m.⊥.co⊥m

        “花生,不要了,这是命令!”

        花生伸出两只爪,抓住包裹,重重了头,不再推辞:“师父,我将消息送到之后,很快就回来。”

        “快去吧,我也得去办该办的事了。”

        刘浪挥了挥手,转过身,心中却是极为不舍。

        花生不再什么,看着刘浪的背影,四脚着地,以老鼠的姿势重重磕了三个头,抱着包裹,刺溜一下钻进了地底下,消失不见了。

        “煞妖幻镜?”

        回过头,看着花生已消失不见,再看看床上安安静静的黑,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

        本来还对去龙虎山有所纠结,可如今世间形势似乎并不乐观,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混乱。

        该做的必须当即去做,就算饶九妹真是虚情假意,那也要当面问个清楚,给她一个交代。

        想及此处,刘浪忽然豁然开朗。

        爱恨全凭本心,想那么多有什么用?

        一招手,将曹星中的魂魄放了出来。

        曹星中的魂魄被鬼王诀所伤,心神俱灭,早已没了自己的意识。

        刘浪用傀儡术稍微一炼化,便将曹星中的魂魄炼制成了傀儡。

        “你,在家里好好守着黑,知道吗?”

        刘浪看着虚浮在半空中的曹星中的身影,严厉的喝道。

        曹星中木讷的了头:“是,主人。”

        曹星中的魂魄经过骨刀的炼化,隐隐有儿实质化,而且刘浪清晰的感觉到,它收拾一般的恶鬼厉鬼根本不成问题。

        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有曹星中的魂魄在,至少算是多了一重保障。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拿出手机,给何尚打了一个电话。

        何尚一接起刘浪的电话,似乎还有些激动:“姐夫,好久没见了呢。”

        自从何诗雅死后,何尚却已习惯了叫刘浪姐夫了,这一口算是不好改了。

        刘浪微微一笑,对何尚这一声叫却莫名有种暖意:“何尚,你在哪儿呢?”

        “哦,我在灵异ktv这边啊,现在我们这里可忙了,每天4时都爆满。”

        刘浪恍然,这才记起自己好像只去过灵异ktv一两次,起来自己这个老板做得倒也不合格呢。

        想了想,刘浪道:“好,你在那里等我,我过去看看。”

        刘浪心血来潮,正好想去灵异ktv看看,顺便叫上何尚,去一趟图韦影业。

        自从上次感觉到信息的重要性后,刘浪就一直想着让何尚认识一下欧阳图韦,重新把原黑巫教的文华堂做起来。

        如今鬼魅之物层出不穷,甚至就连地底下那些未知的妖物都有可能重现于世,如果不早做准备,恐怕到时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挂了电话之后,刘浪又看了看黑,然后换了身清爽一儿的衣服,锁好门,大踏步走出了巷子口。

        可是,刚刚出巷子口,一辆警车突然停在了刘浪的面前,正好拦住刘浪的去路。

        刘浪抬头一看,连忙咧嘴笑道:“冯队,你、你怎么来了?”

        冯一周脸色有些不好看,上前抓住刘浪的胳膊,拉到一边低声问道:“刘浪,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刘浪一愣:“有事?”

        冯一周掏出一根烟,自顾自的上,眉头已拧成了一股绳,沉声道:“一是谢谢你救了我的儿子,这二来,想跟你讨论一下最近的案情……”

        “哦……”

        刘浪略一沉吟,道:“冯队,那这样吧,我们一起去灵异ktv那里,我正好要过去。”

        冯一周了头,将刚吸了两口的烟掐灭:“好,上车。”

        冯一周跟刘浪都坐在后排座上,司机是位年轻的刑警,见二人上车后问道:“冯队,去哪儿?”

        “浪吧灵异ktv。”

        汽车出发,冯一周将手伸进口袋里,张了张嘴,却是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刘浪,暖暖给你留了封信,让我转交给你。”

        “吴警官?”

        刘浪一愣,看着冯一周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不禁满脸的疑惑,连忙接过来。

        信封只是普通的灰纸,外面写着三个字:给刘浪。

        “这吴警官怎么突然给我写信了?”

        刘浪满肚子的好奇,可是,等他拆开信,看到信中的内容之后,整个人的心绪却是再也无法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