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十二章 墓洞开始变化
  • 第一千三十二章 墓洞开始变化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让鬼鬼去茅山,并不是一时兴起。

        自从黎升龙将所有事情都跟自己坦白之后,刘浪也隐隐感觉泥人王的心中正酝酿着一个大计谋。

        而茅山掌门万义良也是这计谋中的一环。

        如今既然朱涯回到了茅山,到时去狐墓之时,说不得朱涯也会前去。

        可是,刘浪并不清楚万义良心中的真实想法。

        所以,刘浪需要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朱涯,让朱涯早做准备,以免到时措手不及。

        二来,鬼鬼被破忆术困扰的这段时间,竟然将朱涯认成了自己,甚至似乎也暗生了情愫。

        且不管二人最终是否能真的走在一起,但刘浪却有心要成全彼此。

        最为重要的是,刘浪除了鬼鬼之外,竟然没有完全相信的人了。

        刘浪将泥人王跟万义良要去狐墓的事情告诉了鬼鬼。

        鬼鬼听完之后,却是震惊无比,看向刘浪的眼神都变了:“教主,狐墓真有东西?”

        有没有东西刘浪自己都不清楚。

        但刘浪却不能坐视不理,因为那里是欧阳清织生存的地方。

        微微一笑,刘浪轻轻拍了拍鬼鬼的肩膀:“鬼鬼姐,你去说就是了。”

        鬼鬼点头应下,不知为何,却是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那眼神中,竟然有着些许感激之情。

        刘浪自然没有注意。

        鬼鬼走后,刘浪将花生叫到面前,语重心长道:“花生,你替我去一趟石窟村。”

        花生一愣,挪动着自己肥胖的身体问道:“师父,赵二胆还没回来?”

        刘浪点头,神色有些凝重:“是啊,如今我分身乏术,正好你回来了,需要你帮我跑一趟。”

        花生连连点头,尖细着声音道:“师父,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快去快回。”

        说着,突然又嘿嘿一笑,好似常人奸诈的模样:“师父,我真的要有师娘了吗?”

        “快去!”

        刘浪一声喝斥,使劲拍了花生的小脑袋一下。

        花生吱吱大叫两声,刺溜一下钻进了地里,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这一会儿工夫,喧嚣的花圈店再次恢复了安静。

        低头看着爬在一个花圈上的小黑,刘浪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得先去趟龙虎山了,不管饶九妹是否是真情还是假意,恐怕有泥人王在,她都不安全呐……”

        小黑无精打彩的抬了抬小脑袋看了刘浪一眼,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刘浪不禁也有些奇怪了,蹲下拍了拍小黑的脑袋:“你这小家伙,怎么这么能睡啊?”

        …………

        碎石山下某处。

        赵二胆跟千叶艰难的攀爬在骸骨山上,也不知爬了多久,却依旧看不见顶端。

        “千叶大哥,我们这样爬不是办法啊?”

        赵二胆气喘嘘嘘,已然快绝望了。

        千叶两只手死死的抓着骸骨,不敢有丝毫的停歇,甚至连指缝间都开始冒出血来,低头看了看在自己下面的赵二胆,也面露绝望之色:“二胆兄弟,我、我们已经撑了这么久了,绝不能放弃啊。”

        “可、可是,你看那点光亮,根本没有接近的迹象啊。”

        骸骨堆高不见顶,而那细微的光亮像是一盏指路明灯般牵引着二人的希望。

        如果没有那一点儿光亮,也许二人早就绝望,任凭血水漂流而去了。

        使劲咬了咬牙,赵二胆体内气息流转,莫名想起了烧火童子徐甲。

        徐甲曾在赵二胆的体内待过,而正因如此,赵二胆的身体也沾了一丝仙气。

        仙气虽然虚无飘渺,甚至没有明显的用处。

        可是,在精疲力竭的绝望时刻,却开始一点点发挥作用。

        赵二胆不比千叶,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在碰到刘浪之前只能算是普通人中的佼佼者。

        虽然身手不凡,但真正遇到严酷的环境,却依旧不堪一击。

        可如今在地底下足足支撑了一个多星期,赵二胆虽然几次想要放弃,但身上的力气却莫名其妙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赵二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儿,只是看到头顶上那道光亮,愈发感觉遥不可及。

        “千叶大哥,你说我们不会真的在地狱里了吧?”

        地府惨象虽然无人见过,但除此之外,人间哪儿有这种诡异恐怖的地方?

        千叶心中郁结,纵然缩骨之术再高超,却完全施展不出来。

        突然,正当二人一筹莫展之时,脚下的骸骨堆却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响。

        二人面色大变,异口同声的喊道:“不好!”

        话音刚落,骸骨堆却是突然塌陷。

        块块骸骨好似天女散花般散落而下,赵二胆跟千叶混杂在其中,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直直的往下坠去。

        白爬了……

        二人脑海中同时涌出了这个念头,这种感觉就像是跟人约炮,眼见前戏作足了准备开战了,却突然被告之大姨妈来了。

        失望、绝望、愤恨、羞辱,各种复杂的感情纠结在一起,却是无可奈何。

        这根本不是生与死的考验,而是一点点将希望碾灭,碾得粉碎!

        与此同时,石窟村马家先祖的墓洞之中。

        马有才脸上泪雨滂沱,鼻涕与泪水混杂在一起,却是泣不成声。

        在他面前,那具当初装着马家老祖的巨大黑棺透着阴森森的鬼气。

        马有才一次次磕头,一次次忏悔,哭诉声此起彼伏:“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如今我已变得一无所有,只希望能让小帅再次活过来,就算用我自己的命来交换也在所不惜啊。”

        马有德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黑棺之中,表面的皮肉正在一点点溃烂。

        因为墓洞之中空气阴冷,对尸体具有天然的防腐作用,按理说,马有德的尸体就算放上十几年也不会腐烂。

        可是,马有德的尸体不但在一点点腐烂,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腐烂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仅仅几分钟之后,马有德那犹如枯树皮的老脸上,竟然露出了森森白骨。

        马有才对这一切都浑然不知,他心中只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这座墓洞里,可能就是

        圣母当初修炼的地方,我定然能找到救活儿子的方法。

        可是,马有才却已忘记,马小帅早已尸骨无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