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十一章 花生回来了
  • 第一千三十一章 花生回来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像是痴呆了一般,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却是久久不语。

        鬼鬼吓蒙了,用力摇晃着刘浪,像是要将刘浪的魂叫回来一般大声喊道:“教主,你、你别吓我啊?你、你快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办?”

        鬼鬼真是吓哭了,饶是经历过太多,可刘浪要真是出什么问题,那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黑巫教恐怕又得支离破碎。

        刘浪呼的一下坐了起来,直直的盯着鬼鬼。

        鬼鬼顿时收住声,同样盯着刘浪,却是一脸的不知所措。

        “鬼鬼姐,我们再去看看。”

        “啊?教、教主,你、你被打成这样……”

        “不碍事!”

        刘浪挤出一丝微笑,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鬼鬼朝着刘浪的胸口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这从刚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那仿佛烙在胸口的掌印竟然消失不见,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取而代之的是男人块垒的胸肌。

        鬼鬼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别过头去,不觉砰砰心跳,脸颊绯红。

        刘浪虽然心中胆战,也知绝不是颜白奴的对手,可对颜白奴的身份却好似百虫挠心般奇痒难忍。

        恐怕自己此时就算是要爬,也定要爬去问个究竟。

        也不管鬼鬼的娇羞模样,刘浪下床找了件上衣,再次披上,径直往外走去。

        鬼鬼见此,连忙上前拦住:“教主,您真要去?”

        刘浪回头看了鬼鬼一眼,挤出一丝微笑道:“对方一眼就看出了你的画皮之术,看来我们的伎俩早就被他识破了,此番前去,我只想问下缘由。”

        “可、可是……”

        “放心好了,鬼鬼姐,你赶紧回去吧,就不用你管了。”

        不待鬼鬼说完,刘浪快步出了花圈店。

        鬼鬼不禁怔怔的发着呆,想起刘浪那散发着男人味道的胸肌,脑海中莫名闪过一袭道袍,面若冷霜的男子:不知他,还好吗?

        鬼鬼这一愣神间,却是使劲摇了摇头,哪里放心得下,连忙追着刘浪而去。

        刚刚跑到花圈店门口,却见刘浪没有走远,竟然站在门口低声说着话。

        鬼鬼好奇,走近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尖叫一声:“啊……老鼠!”

        刘浪怀里正抱着一只硕大的老鼠。

        老鼠足有一只肥猫般大小,甚至贼溜溜的转着小眼睛,正不停的在刘浪怀里蹭来蹭去,似乎极为亲昵。

        鬼鬼虽然见识不少,但毕竟也是女人,尤其害怕老鼠,对这种超大的老鼠完全没有免疫力。

        条件反射的转过头,一把抄起门后的扫帚,朝着大老鼠就打了下去,嘴里大声喊着:“教主,快、快让开,打死这只老鼠。”

        刘浪正惊喜于老鼠精花生回来,没想到鬼鬼竟然反应这么大,眼见扫帚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吓得连忙往旁边一闪,险险的躲过去之后,也大声喊道:“鬼鬼姐,别、别打!”

        鬼鬼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几乎是炸开了锅,根本没听进去刘浪的话,甩起扫帚犹如舞起狼牙棍一般,边打边大声喊道:“教主,快扔掉,让我打死这只臭老鼠……”

        “鬼……”

        没等刘浪喊出来,花生顿时一脸的不悦,一个急跃弹跳而起,朝着鬼鬼直逼而近,突然口出人言:“你个美婆娘,怎么见了我就打?”

        鬼鬼顿时僵住,好似雕塑一般,直直的盯着花生,眼见花生轻飘飘的落在扫帚上,却是忍不住再次尖叫一声,扔掉扫帚跑回了花圈店。

        刘浪没想到鬼鬼会反应如此激烈,半响之后再反应了过来,抬头一看天色,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只能晚上再去了。”

        天空已经放亮,日出东方普照大地,那好再来客栈定然也变幻成垃圾堆了。

        刘浪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一把将花生抓了回来,低声训斥道:“花生,你别胡闹!”

        老鼠精花生自从挣脱了饶九妹的束缚之后,一路翻山越岭专挑小路,还钻了几次洞,今天刚刚回到燕京。

        这花生本来是只打洞的老鼠,可这次见天色尚早,反而学起了人,想大模大样走走正门,没想到正好碰到了刘浪。

        刘浪一看到花生回来了,顿时又惊又喜,满肚子的话要问,却没想到,竟然被鬼鬼撞见。

        刘浪使劲拍了拍花生的脑袋,抓着它回到花圈店,冲着蜷缩在角落里的鬼鬼喊道:“鬼鬼姐,不用怕,这是我的徒弟,花生。”

        任谁也想不到,鬼鬼这懂得画皮之术的女子,竟然如此害怕大老鼠,颤巍巍的躲在桌子后面,露出半个脑袋,眼神中惊异不定:“花生?你、你徒弟?”

        鬼鬼满脸的疑惑,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看着肚子跟涨气一般鼓鼓的花生,满是惊异之色:“我、我记得花生只是只小老鼠,怎么长得这么巨大?而且,也太肥了吧……”

        花生闻言,顿时一脸的不悦。

        的确,花生在刘浪老家跟着黄十三吃好喝好,又相互切磋妖术,个头的确比之前大上了好几圈。

        尤其是花生这段时间赋闲惯了,不重修人形,只重修炼,把自己体型修大了之后,肚子却变得也异常之大,跟怀孕了好几个月一般。

        刘浪闻言,心中的不快一扫而空,笑得前仰后合。

        花生撅着老鼠嘴,吱吱吱叫个不停,见刘浪没有反应,只好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师父,饶九妹去刘家沟找你了,还说要跟你结婚呢……”

        突然间,花生这句话好似炸雷一般响起。

        不但是刘浪,就连鬼鬼都目瞪口呆的瞪大了眼睛。

        刘浪连忙收起了嬉笑,将花生放在桌子上,一本正经的问道:“什么,饶九妹真去了?”

        花生重重点了点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却是没好意思说自己被吊打的情形。

        刘浪听完,不禁皱起了眉头,暗自叹息一声:“她难道真的要嫁给我?这、这阴阳鱼玉佩果然是她放在我家门口的啊……”

        心有所动,刘浪的神色却变得异常凝重,对着鬼鬼说道:“鬼鬼姐,你先回去吧。”

        “教主,你、你真的还要去吗?”鬼鬼依旧还有些担心。

        刘浪知道鬼鬼的担心的是什么,只是微微一笑,缓

        声安慰道:“鬼鬼姐,没事的,你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刘浪摆了摆手,示意鬼鬼不要说话,沉声道:“鬼鬼姐,你帮我跑一趟茅山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