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二十八章 两个声音的颜白奴
  • 第一千二十八章 两个声音的颜白奴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闻言一怔,立刻集中心神,再次运足了鬼王诀。

        淡黄色游丝瞬间暴涨,将贺夕完全笼罩在其中。

        “你究竟是何人?竟然用如此阴邪之法招魂?”刘浪厉声喝道。

        对方突然没了声音,十几秒后,忽然又是咯咯一声笑:“子,有儿本事,咱们还会再见面的……”

        “啪啪啪!”

        数声清脆的断裂声再次响起。

        由鬼王诀组成的淡黄丝线竟然条条崩断,刘浪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贺夕身体一歪,扑通一声栽倒在床上。

        与此同时,那些欲要夺体而去的三魂七魄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般,嗖嗖嗖数声回到了贺夕的体内。

        这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竟然让刘浪精疲力竭,大汗淋淋。

        使劲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刘浪的眼神也愈加阴冷。

        缓缓从床上爬了下来,将贺夕扶好,再次掰开她的眼睛看了看。

        贺夕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那招魂之术应该也解了。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这么远竟然也能轻易借贺夕之口传音?”

        根据人的生辰八字招魂,只能将魂魄招来,哪里还能有借口传音之?

        刘浪只有一个感觉,对方的修为远远在自己之上。

        外面的冯一周他们听到声音,轻轻敲了敲门,“刘浪,没事吧?”

        刘浪连忙收起心神,挤出一抹冷笑,缓缓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朝外喊道:“冯队,没事了。”

        冯新几乎是冲进来的,也没顾得上刘浪,而是直接扑到贺夕身边,急慌慌喊道:“夕,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贺夕依旧一动不动,可气色显然是比之前要好多了。

        刘浪看了冯新一眼,眉头微微一皱,心中却有些不痛快。

        这个家伙太不懂事了,自己有心帮了他,他竟然连声谢谢都没有。

        当然,虽然刘浪@10@10@10@10,m.≡.c◇om

        ();比冯新大不了几岁,但经历的事情远非冯新这种人可以比的。

        正所谓大人不计人过。

        刘浪也懒得跟冯新计较,只是淡淡的道:“贺夕应该没多大的事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冯新回头看了刘浪一眼,又看了看冯一周,却是一声没吭。

        冯一周似乎也有些尴尬,冲着刘浪感激的一笑,一把将冯新拉了起来,喝斥道:“赶紧跟刘浪道谢!”

        冯新脸皮抽动了两下,嘴里挤出了俩字:“谢谢……”

        “呵呵,没事没事。”

        刘浪摆了摆手,又严肃道:“冯队,要不我们出去?”

        冯一周神色一凝,连忙了头:“好好好。”

        刘浪跟冯一周走出病房,站在走廊里。

        冯一周拿出烟,刚想上,似乎又意识到这里不准吸烟,尴尬的笑了笑,又收了起来,压低声音道:“刘浪,我给队里打电话了,他们牛不在。”

        刘浪心道果然,却是不动声色道:“嗯,那麻烦冯队帮我盯着他儿。”

        冯一周张了张嘴,似乎有些疑惑,“刘浪,牛他?”

        “呵呵,冯队,没事的,只是上次我碰到他,感觉他不太正常,所以想让冯队帮忙留意一下。”

        “啊?不正常?怎、怎么不正常?”

        刘浪皱了皱眉头,略一思索,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笑道:“冯队,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感觉而已,你还是好好照顾一下冯新跟贺夕吧,有什么问题赶紧再告诉我。“

        冯一周见刘浪并不想多,只好头连声感谢。

        天色已黑,那处诡异的旅馆灯光忽明忽暗。

        在一楼最里面的一间房子里,那个美貌女子面色铁青,银牙紧咬,似乎极为恼怒。

        “哼,这阳间竟然有人懂得鬼王诀?真是岂有此理,老娘好不容易收集的魂魄竟然被他破了!”

        一个苍老厚重的男声从美貌女子的嘴里发了出来:“白奴,这有何生气的?呵呵,我们既然已经暴露,此处自然不能再久待了。”

        女声响起:“什么?不待了?难道我们就这么走吗?”

        “错,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那该怎么办?”

        “呵呵,楼上,那个叫萧书娘的女子,不正好可以利用吗?”

        美貌女子一怔,银牙轻咬朱唇,却是陷入了思索之中。

        忽然,美貌女子像是想通了某种关节一般,呼的站了起来:“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倒不妨试试。”

        如果此时别人看到美貌女子自问自答,肯定会以为她是个神经病。

        但在这么个古怪的地方,就算有人看见,恐怕只会吓得半死。

        二楼的破旧房间之中,萧书娘正微汗浸身、雪肌透亮、浑身赤果,仰面躺在床上。

        在萧书娘的身上,一个大汉喘着粗气,却是极为卖力的奉承着。

        “书娘,我、我越来越爱你了。”

        “咯咯,大壮,你这张嘴真甜。”

        牛大壮身体已明显消瘦了很多,被萧书娘夸奖之后,却是眼珠一转,不动声色道:“书娘,这、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只能白天进出,而晚上根本不行啊?”

        萧书娘一怔,忽然间一翻身,将近乎比自己重两倍的牛大壮压在了身下,眼神如刀般扫在了牛大壮的脸上:“大壮,不该问的别问。只有这里,才是最安全的。也只有这里,我们才能真正享受我们的欢乐,不被追杀!”

        着,萧书娘眼神中竟然露出了丝丝寒光,杀气升腾。

        牛大壮一看到萧书娘的眼神,猛然间哆嗦了一下,连忙笑道:“书娘,你是我的书娘,你什么就是什么……”

        “笃笃!”

        正在此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一个好似天籁的女声飘了进来:“客官,您有时间吗?”

        萧书娘一听到这个声音,身体立刻像是触电了一般从牛大壮身上弹跳而起,飞速的穿好衣服,眼神中闪过一丝诡异,嘴中轻呼一声:“终于来了……”

        声音细微,除了她自己之外,却是没有任何人听见。

        牛大壮虽然狐疑,但还是连忙爬起,穿好衣服,猛然间感觉胸口发痛,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咳咳!”

        一口浓痰压在胸口,牛大壮往外一吐,竟然是一块散发着腥臭气味的黑色粘稠物。

        牛大壮见此一怔,顿时面露恐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