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二十章 知子莫若父
  • 第一千二十章 知子莫若父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看着牛大壮匆匆远离的背影,刘浪的嘴角勾起一丝阴险的弧度,轻轻拍了拍黑的脑袋,低声道:“黑,接下来看你的喽。”

        黑从刘浪的怀中跃下,不远不近的跟着牛大壮,两只脚好似迈着猫步一般,竟然发不出半声音。

        天色放亮,阳光在刹那间铺照大地。

        冷清的街道也热闹了起来。

        刘浪看了看自己所在的位置,随便在路边吃了一早餐,一路慢跑,朝着花圈店往回走。

        这一晚上折腾得不轻,没想到会遇到如此诡异的事情。

        哎,也不知道兰花醒了没有?

        刘浪一想起兰花,不自觉的想起了老杨头。

        老杨头被自己扯断了三尾,恐怕再难幻化回人形了,再想修成正果,恐怕又得几百年之后了。

        不论如何,这全是他咎由自取,如果兰花要怪,恐怕也怨不得自己吧?

        刘浪这么想着,刚刚走到巷子口,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连忙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家里的。

        怎么又打电话了呢?

        心里疑惑,连忙接了起来:“喂,爸?您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了啊?”

        电话那头传来刘父急冲冲的声音:“儿子,你去龙虎山了没?”

        “啊?去、去龙虎山?”

        刘浪一怔,很快想明白了,不自觉的摸了摸怀中贴身放着的阴阳鱼玉佩:“额,爸,最近事情比较多,还、还没去呢。”

        “什么,还没去?你、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啊!赶紧去,我们刘家不能失了礼数!”

        “爸,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兴娃娃亲啊?”

        “去,必须去!”

        刘父的声音根本不容质疑。

        正当刘浪想找借口时,刘父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声音也软了很多:“哎,儿子,虽然你爷爷没什么,但我隐隐感觉,龙虎山那里有你的秘密,你去跟饶家人见个面,未尝不是一件vvvv,m.●.co⊕m

        ();坏事啊。”

        在刘浪的印象中,父亲一直很乐观,从来没有如此过,甚至那声音中透漏的无奈,却是让刘浪的心中极不是滋味。

        声音也缓和了很多,刘浪安慰道:“爸,好了,您别了,我知道了。”

        “那、那你有空就去看看,好吧?”

        “嗯,爸,放心好了,没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

        刘父似乎有所预感一般,轻轻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刘家沟,刘父看着手里的电话发着呆。

        刘母晃了晃刘父,轻声安慰道:“他爹,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犯愁了。”

        刘父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将刘母抱在怀中,目光看向远处,幽幽的道:“哎,不是我犯愁,我只是感觉儿子离我们越来远了。也许,他走的路跟我们不同,我们又怎么能拦着他呢?”

        知子莫若父。

        也许,从刘浪帮助刘海争取到村长的位置时,刘父就已经隐隐感觉,自己的儿子,也许真的不可能普普通通一辈子了。

        刘浪挂了电话之后,心情也有些沉重,刚收起手机,抬头看到花圈店门口正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一见刘浪回来,连忙迎上前,恭敬道:“教主,您、您终于回来了啊?”

        话之人正是黎升龙。

        黎升龙昨晚跟刘浪吃了一半饭,可心里有事,从吃店出来之后也没回去,一直等着刘浪,没想到竟然一等就是一晚上。

        刘浪看了黎升龙一眼,微微一笑,故作不知道:“怎么,你有话要?”

        黎升龙似乎有些手足无措,搓了搓手,“教主,您不是让我去龙虎山查查情况嘛,我、我想跟您汇报一下。”

        刘浪边听黎升龙着,边打开了门,嘴里应付道:“哦……”

        声音非常冷淡,似乎对黎升龙的信息根本不感兴趣。

        黎升龙顿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当初设计的一切都在瞬间崩塌。

        本来黎升龙想在刘浪跟泥人王之间游走,然后看哪棵大树更容易攀,就攀哪棵。

        可没想到,自己隐忍了这么多年,竟然一出现就被泥人王将自己查了个一清二楚。

        实话,黎升龙虽然有心想借助泥人王的力量,可心底里却莫名有些抵触。

        无论如何,泥人王杀了自己,还将自己的尸体扔掉了,竟然还把自己的魂魄炼进了泥人之中,想炼成傀儡。

        黎升龙恨极,可又没有办法。

        本来以为自己能对付得了泥人王,可真正面对的时候,黎升龙终于发现,自己真跟泥人王对起来,恐怕还是没有胜算。

        但是,狐墓之中的东西可能真能恢复自己的肉身,且不管这是否是个传言,但黎升龙却抱着满心的希望。

        此番回来的路上,黎升龙也一直在纠结到底该选择泥人王还是选择刘浪。

        最后,黎升龙终于下定了决心,选择刘浪。

        其实也很简单,泥人王虽然很强,但毕竟害过自己,这是一道坎。

        再者,刘浪如今年纪轻轻已是黑巫教教主,恐怕修为真不在泥人王之下。

        又加上泥人王想刻意拉拢刘浪,有这层关系在,不定二人也会化掉彼此间的矛盾。

        千万算,黎升龙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再欺瞒刘浪了。

        只有服刘浪也进得狐墓,然后无论泥人王到时有何种动作,至少也是一个极大的制约。

        心里有了这种打算,黎升龙反而变得不再如之前那般油滑了。

        刘浪自打知道黎升龙死了之后,心中便生出了戒心,故意冷着他,就是想让他主动出事情的原委。

        跟吴暖暖待的时间久了,刘浪如今倒也学会了一儿审讯的心理战术了呢。

        推门而入,刘浪前脚刚刚跨进花圈店的大门,眼前正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人影。

        人影眼中挂泪,面带悲伤,而怀里,抱着一只奄奄一息的白狐。

        刘浪一怔,抛开黎升龙大步上前,走到人影面前,惊喜道:“兰花,你、你醒了啊?”

        兰花面色冰冷,看了刘浪一眼,忽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砰砰砰磕了三个头,哽咽道:“刘大哥,兰花对不起你,兰花替父亲感谢您的不杀之恩。”

        兰花怀中抱的那只三条腿白狐,正是老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