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零二章 黎升龙早就死了
  • 第一千零二章 黎升龙早就死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刘浪心中一惊,连忙回身跑了出去。

        刚冲出小楼,远远就看到吴暖暖正在踢打一个人:“起来,给老娘起来!”

        吴暖暖赫然是一个悍妇的形象,每踢一下,地上那人都会发出一声惨叫:“饶命,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刘浪急跑两步,到了近前,低头一看,顿时乐了,弯腰将鲁镇抓了起来:“你跑、再跑啊!”

        鲁镇被吴暖暖一枪打到了腿,此时看到刘浪,脸都绿了,加上疼痛不已,浑身上下不停的打着哆嗦,双手作揖求饶道:“教主,教主,饶我,我、我再也不敢了!”

        刘浪不容分说,朝着鲁镇的腹部狠狠的重击了一拳,厉声呵斥道:“有屁就放!”

        鲁镇疼得呲牙咧嘴,连连摆手:“只要教主饶我一命,我、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说起来鲁镇倒也真有些手段,竟然通过泥遁术逃出了地下室,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外面还堵着一个美女刑警。

        吴暖暖见鲁镇跑出来之后,先是高声制止。

        可鲁镇根本不听,仓皇逃窜,还没跑出去十米远,却一枪被打中了大腿。

        而且,更让鲁镇心惊胆寒的是,这个美女警官下手真他娘的黑啊。

        每一下都钻心的疼痛,偏偏外面还看不出伤疤。

        鲁镇没想到自己会落在刘浪的手里,知道这个教主的手段,哪里还有半点隐瞒?

        一五一十将自己的所做所为说了之后,哭丧着脸不停的求饶。

        刘浪闻言,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

        鲁镇所说跟刘浪猜的倒也差不多,可有一样,却让刘浪起了怀疑。

        鲁镇说杀了纺织厂那个女人是想逼取泥人术,之所以如此毫无顾忌,就是因为知道黎升龙已经死了,而且是被自己的师兄杀死的。

        黎升龙还有师兄?

        刘浪闻所未闻。

        刘浪亲眼在蜡像馆见到了黎升龙,依旧活龙活虎,怎么会死了呢?

        一把揪住鲁镇的衣领,刘浪瞪眼怒道:“你他娘敢骗老子,老子让你尝尝万虫噬骨的滋味。”

        鲁镇吓得哆嗦个不停,连连摆手道:“不不不,教主,我、我真没骗您,黎升龙的确死了,我敢拿自己的生命担保!”

        鲁镇此时恨不得掏出自己的心肺向刘浪证明自己的清白。

        刘浪沉吟了片刻,语气也放缓了很多:“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我、我亲手将他的尸骨火花埋掉的。”

        “什么?他怎么死的?”

        鲁镇又是摇头道:“他、他怎么死的我不知道。”

        鲁镇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猥琐的看了刘浪一眼,解释道:“其实我一直对黎升龙的老婆有意思,那次想趁着黎升龙不在调戏一下。可、可是半夜的时候门口却突然响起了声音,我们出去看的时候,发现黎升龙早已咽气死了,尸体像是被人扔回来的。”

        “然后你就把他火花了?”

        “是是是,后来的事情教主您都知道了。”

        刘浪不禁迷惑不已,知道此时的鲁镇根本不敢撒谎。

        一具尸体都被火花了,就算是大罗神仙都不可能救出来了。

        可是,自己明明看到了黎升龙。

        借尸还魂?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忙问道:“黎升龙长什么样儿?”

        鲁镇虽然不明白刘浪为何这么问,可还是老老实实将黎升龙的样貌描述了一番。

        如此一来,更让刘浪迷惑了。

        自己在蜡像馆见的就是那个黎升龙。

        不对,泥人术。

        泥身!

        刘浪忽然想到了其中的关节,忙又问道:“你老实告诉我,黎升龙有没有将自己变成活泥人的可能?”

        鲁镇一愣,旋即头摇如浪:“不可能,不可能,黎升龙的泥人术还不到这种地步。他顶多只是能让死尸看起来像活的一样,可根本没法真的用泥身让人复活。”

        刘浪的脑海中彻底陷入了混乱。

        太诡异了。

        鲁镇眼巴巴盯着刘浪,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讨好般说道:“不过,黎升龙好像还有一个师兄,听说比他的泥人术要厉害。”

        “师兄,你知道?”

        “不、不知道,那个人行踪极其诡异,根本没有见过,只是以前偶尔听他提起过。”

        线索似乎又断了。

        本来只是想惩治一下教内不听话的教众,没想到还打探出了这样的消息。

        既然如此,那黎升龙肯定有所隐瞒,具体是何企图却就不得而知了。

        刘浪没将鲁镇杀了,而是交给了吴暖暖。

        吴暖暖带着刑警将小洋楼查抄,作实了鲁镇杀人的证据,最终的结果还是难逃一死。

        从小洋楼回到花圈店后,天边已露出了微光,刘浪不禁再次陷入了混沌之中。

        “黎升龙,这家伙难道真是泥身不成?”

        一直沉思的刘浪,正在开花圈店门的时候,旁边忽然闪过一个人影。

        “刘浪,你终于回来了。”

        刘浪一怔,扭头一看,面色跟着一变,忙热切的问道:“有消息了?”

        …………

        茅山。

        宽敞的操场上,晨光沐浴。

        茅山弟子都身穿白衣,正在祭典那些在燕京被杀的茅山弟子。

        万义良立于最前,面色沉重。

        万义良身后一干弟子个个神色凝重,脸上浮现着怒火。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杀害茅山弟子的安玉桥已经死了,可这口气却依旧难以平复。

        朱涯跟陈阿丙刚刚来到操场,看到众人一脸的肃然,都没有吭声,也在队伍的最后面缓缓跪下。

        再次回到茅山,一切看起来那般熟悉。

        可不知为何,朱涯却没有了自己想象中那般兴奋。

        朱涯本以为万义良承认了自己是茅山弟子,肯定会激动不已,甚至会三天三夜睡不着觉。

        可是,还没到茅山,自己已在火车上睡了一觉。

        难道,我对茅山的感情不再那么深了吗?

        朱涯曾一度怀疑自己。

        此时看到万义良伛偻的身影,朱涯似乎有些明白了。

        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可是,在吴半仙面前,万义良似乎也仅仅只是师父而已。

        没有吴半仙的茅山,却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茅山了。

        礼拜完毕。

        万义良缓缓转过身来,扫过所有的弟子,看向最后面的朱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轻招了招手:“朱涯,你回来了啊?”

        所有的弟子纷纷转头,一看到朱涯,立刻惊喜不已。

        窃窃私语声响了起来。

        “啊?朱师兄回来了?”

        “真是朱师兄啊,真是太好了。”

        朱涯在茅山的人缘倒还不错。

        w?w?w.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