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八十七章 私了还是公了
  • 第九百八十七章 私了还是公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cpa300_4();    刘海嘴角挂着鲜血,两边腮都高高鼓了起来,只拿着一个背包,但两只手却死死的抓着背包,好似里面有救命的东西一般。△¢頂點小說,

        刘海自从在刘浪的帮助下当上村长之后,整个人的气势也完全随之改变,这次听了刘父的话,更是打着保票一定将东西带到。

        可是,他没想到,在这个点儿下车,火车站的治安会差到什么程度。

        刚刚从火车站出来,突然有一个人冲了过来,正撞在了自己身上。

        结果,下一刻,刘海没倒,但那人却倒在了地上,一只手后着肚子,非要让刘海赔钱,开口就是一万。

        刘海这次出来哪里带这么多钱?

        而且刘海又不傻,明显是遇到碰瓷的了,还没理论两句,就被好几个人围上来,一顿拳脚。

        刘海此处无亲,只得给刘浪打电话求饶。

        刘浪看着刘海被打得面目全非,恶狠狠的环顾了一周围一圈,却见四五个人正一脸坏笑的盯着刘浪。

        也没理会那些人,刘浪上前要扶刘海,却一把被人抓住。

        “小子,没赔钱不能走。”

        刘浪回头一看,却见一个光头八字胡的小青年正拽着自己,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刘海咕咚咽了一口唾沫,但并不知道刘浪的厉害,眼见他只有一个人,不禁也有些急了:“刘、刘浪,你、你有钱先给他们,回头我还给你,算、算我借你的!”

        刘浪回头一瞪,“哥,你说什么呢?你被他们打成这样,他们必须得出医药费!”

        “哈哈、哈哈……”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似乎刘浪在讲了一个极大的笑话。

        刘浪面不改色,看了小青年一眼,“你们打的我哥?”

        “哟,哪条道上的啊?竟然如此嚣张,呵呵,怎么,是我打的怎么着了?”

        那个小青年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极为嚣张的摆了摆拳头,讥讽道:“怎么,你也想尝尝吗?”

        话音刚落,呼啦又有几个小青年往前走了一步,阴笑得盯着刘浪。

        刘浪面不改色,冷声道:“哼,大黄牙要是不死,如今在我面前也不敢这么嚣张!”

        小青年一愣,不禁眯起了眼睛:“你认识大黄牙?”

        大黄牙之前倒是盘踞在火车站这一块,可后来却被生生抽了魂魄死掉了。

        刘浪不答反问,指了指受伤的刘海,道:“我哥被你们打了,你们说是公了还是私了啊?”

        正在此时,百米之外也停下了一辆吉普车。

        车内吴暖暖看着人群,一只手在面前一张白纸上涂鸦,却是并未下车。

        小青年见刘浪有恃无恐的样子,也有些迟疑,跟着旁边一人对视了一眼。

        那人快速的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呵呵,大黄牙早不知死哪儿去了,如今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既然你跟大黄牙是旧相识,那我们就不多要了。”

        说着,小青年伸出了五根手指:“打对折好了。”

        “哈哈,哈哈,打伤了我哥,还跟我们要钱,你还真把自己当职业流氓了啊?”

        刘浪怒极反笑,突然眉头一挑:“不过,你们恐怕还不够格!”

        小青年登时脸色大变,拳头也攥得紧紧的,似乎在极力压制自己。

        不一会儿,挤出去那人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一根钢棍:“就他一个人。”

        原来刚才这人是出去打探了,怕刘浪也是混社会的,还有同伙呢。

        小青年闻言,立刻双眼一眯,忽然挥起了拳头,喝道:“好啊,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拳风呼啸,眨眼间就到了刘浪的面前。

        刘海大惊,脸色瞬间大变。

        可是,眼见拳头就要打到刘浪脸上时,刘浪却是微微一笑,猛得抬起脚,砰的一声踹了出去。

        “啊!”

        一声惨叫,小青年顿时捂着肚子蹲了下去,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刘浪这脚并未用全力,也没将小青年踹出去,用了不足十之一二的力气。

        其余的同伙一看,顿时瞪起了眼来:“好啊,还敢来横的?”

        边吼着,四五个人立刻将刘浪围在其中,而围观哄笑的人也纷纷往后退了两步。

        刘浪微笑得看了看他们:“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私了还是公了?”

        “哼,先把你打残废再说!”

        几个同伙或赤手空拳,或抡起铁棍,朝着刘浪的脑袋上就袭了过来。

        刘浪身体没动,只是轻轻的将手一挥,像是舒展筋骨一般冷哼一声:“不知死活!”

        “啊……”

        “啊……”

        “啊……”

        几乎是瞬间,所有人都被重重的击倒在地,就连那根铁棍也弯了一个大弯,跟纸糊的一般。

        每一个人都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周围的看客登时傻眼了,纷纷议论开来:“我靠,这人谁啊?手上真有本事呢。”

        “对啊对啊,看似不经意的一挥手,全玩完了?”

        “啧啧,完了,这小子这下完了,根本不知道这帮小混混的背景。”

        似乎有知情人知道小混混是何来历。

        其余人的好奇心立刻被勾了起来:“啥?这帮小混混竟然还有背景?”

        “呵呵,这就不知道了吧?以前这一带是一个叫大黄牙的管着,不然这帮小子怎么能这么快接手这一片呢?”

        这帮看客完全是看热闹不怕溅身上血,反而议论的津津有味。

        刘浪自然也听在了耳朵里,微微皱了皱眉头,弯腰将小青年抓了起来,冷声问道:“想私了,还是公了?”

        小青年疼得五官都快拧到一起了,颤声虚弱道:“私了如、如何?公、公了又……”

        刘浪打断道:“私了直接给我哥赔十万,公了嘛,嘿嘿……”

        刘浪抬起头来,看了看不远处的吉普车,嘴角勾起一丝阴险的笑容。

        可是,所有人都被刘浪的狮子大开口给惊呆了,根本没有留意他阴险的笑。

        “十、十万?想钱想疯了吧?”

        就连刘海都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连连劝道:“刘浪,我、我们还是快走吧。”

        虽然震惊于刘浪轻易将这帮混混打趴下了,但人家毕竟人多势众,而且还有人说他们身后有背景,刘海还是有些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