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八十章 处处联合
  • 第九百八十章 处处联合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白花花的香肩展露在众人面前。..

        陈阿丙一看,登时涨得脸色通红,连忙扭过头去。

        吴暖暖也瞪大了眼睛,对这个女孩突然出其来的举动诧异无比。

        刘浪只感觉自己眼睛有些眩光,目光像利刃一般切割到了顾婉凝的肩膀上。

        短暂的激动之后,刘浪方才知道,顾婉凝的肩膀上密密麻麻的写着近百个小字。

        “你、你这是干什么?”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忙又问道。

        只感觉自己声音有些颤抖,而那香肩之下不足一尺的地方,竟然微微隆起了一片高耸。

        顾婉凝全然不顾众人的目光,反而迎着刘浪的目光将肩膀往前一送,眨巴着大眼睛笑道:“刘大哥,你看,鬼鬼姐曾经在我肩膀上写下了这些人名。我问她是干嘛的,她却不说,是不是就是我们教内的人?”

        听闻此言,刘浪微微一怔,连忙收起心神,凝目朝着上面的小字看去。

        那些字竟然全是一针针刺上去的,虽然字体并不优美,但却清晰无比。

        刘浪不禁更加惊讶,看向顾婉凝的眼神中带了几丝钦佩。

        这些小字竟然全是鬼鬼收集的黑巫教众的名字、现在的职业,以及在教中的身份。

        看来当初鬼鬼知道道门要针对黑巫教时已做了完全的准备,就怕自己会出意外,将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教众名单又丢了。

        刘浪不自觉的抬起手来,竟然有点儿瑟瑟发抖。

        轻轻触碰了一下上面的字迹,刘浪只感觉喉头有些干涩,事情也柔和了很多:“疼、疼吗?”

        顾婉凝满脸的不在乎,咧嘴一笑:“刘大哥,鬼鬼姐信得过我,我有什么好疼的?”

        刘浪心中震撼,越发对鬼鬼的眼光佩服不已。

        在危机关头找到如此一个教外的人,绝对是万无一失。

        既不会被道门注意,又能保全自己想留下的东西。

        微微一笑,刘浪慢慢将手滑了下来,将顾婉凝的衣领拉了上去,拱手道:“那就麻烦你了,让他们今晚去我的花圈店,有问题吗?”

        顾婉凝闻言似乎非常兴奋,连连点头道:“是,没问题!”

        刘浪并不知道,在顾婉凝知道鬼鬼跟刘浪的身份之后,足足兴奋得好几个晚上没有睡觉。

        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如此诡异的组织存在,竟然还有很多自己看不见的杀戮存在。

        顾婉凝打小就有着英雄梦,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凭着一已之力除恶扬善。

        此番有如此的机会,哪里肯错过?

        刘浪不知道顾婉凝的想法,但此时隐隐有了一种想法。

        等手头上的事忙完了之后,撤掉黑巫教,并为**派,将顾婉凝收拢在门下。

        屋里传来了结结巴巴紧张的声音:“鬼鬼小姐,你、你怎么在这里?”

        一阵慵懒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很快又惊喜的叫道:“教主,你、你醒了啊?”

        刘浪朝着病房一看,却见朱涯跟被狗咬了一般,身体都快贴到墙上了,而鬼鬼欣喜无比,仰脸伸手要去抓朱涯。

        刘浪嘿嘿一笑,推门而入:“猪牙,你怎么样了?”

        朱涯一怔,一眼看到刘浪几人,脸腾的一下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结巴得更加厉害了:“你、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还没等刘浪开口,陈阿丙却是当先跑到了床边,大声叫道:“师兄、师兄,师父飞鸽传,说让你回茅山。”

        “啊?回、回茅山?”

        朱涯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看着陈阿丙肯定喜悦的眼神,那张冷酷的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难得的笑容。

        鬼鬼见朱涯站得那么高,不禁有些担忧:“教主,你快下来,别摔着啊。”声音中尽是关切。

        朱涯的左胳膊没事,可右胳膊里面很多骨头都被捏碎了,就算动了手术,恐怕也恢复不到之前的状态了。

        但朱涯显然对此毫不在乎,脸上满是兴奋,也顾不得胳膊上还打着石膏:“师弟,走,快收拾一下,我们回茅山。”

        刘浪见此,将脸一变,沉声道:“朱涯,你的伤还没好!”

        “哼,扯什么蛋!”

        不容分说,朱涯已跳下了病床,刚想拿起床头的道袍换上,突然面露尴尬之色,看了看鬼鬼。

        鬼鬼歪着脑袋,一副天真的模样:“教主,要我帮你换衣服吗?”

        “不不不,要、要不你们先出去……”

        我艹,这个号称冷公子的猪牙竟然还有害羞的一面?

        刘浪彻底服了,一把将道袍夺了过来,将朱涯按回了床上:“你先好好休息,再休息一天回去也不迟。”

        说完,转头看了看鬼鬼,微微一皱眉,轻轻叹了口气,又对朱涯道:“她现在把你认成了教主,你得告诉她,我要帮她治病,需要她配合。”

        “治病?”

        朱涯一怔,眼神中莫名划过一丝失落,试探着问道:“你是说她的记忆?”

        “正是。”

        “那、那……”

        朱涯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定,喃喃道:“那我试试吧。”

        说着,转过脸挤出一丝微笑。

        没有看错,朱涯竟然在对着鬼鬼笑。

        虽然那笑比哭还难看,但的确是在笑,朱涯这个没有表情的家伙竟然在笑。

        刘浪心中诧异,不由得又仔细打量了鬼鬼两眼,同样从鬼鬼眼中看到了一种温馨。

        不会吧?这俩人难道……

        茅山,极峰之巅。

        两个身影正面向而立。

        “万掌门,不知我的提议怎么样?”

        万义良仙风道骨,但却面无表情,直视着面前的大汉,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我已飞鸽传将门内弟子全部招回了。”

        大汉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却是不再答话。

        万义良低头沉吟了许久,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王无念难道真要扶持饶九妹做新一任掌门?”

        “不错,而且饶九妹还要娶黑巫教的教主刘浪。”

        “可是,你们究竟要什么?”

        大汉一拱手,“东北狐仙家族的狐墓,你知道吗?”

        “狐墓?传说里面有修仙得道的功法?”

        “呵呵,万掌门高见。”

        大汉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据我们所知,你的弟子朱涯跟刘浪关系匪浅,而仅凭龙虎山与茅山之力恐怕很难进入狐墓,所以……”

        万义良一摆手,“我知道了。”

        大汉不再言语,再一拱手,返身往山下走去。

        这大汉,赫然是黑巫教七散堂堂主,黎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