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六十六章 黑巫禁术
  • 第九百六十六章 黑巫禁术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看着安玉桥跟一只疯狂的野兽一般,赤手成爪朝着自己扑了过来,刘浪微微一笑,冷声道:“哼,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修炼了什么阴邪的功法,但你罪孽深重,也只有一条路,死!”

        瞬间运起鬼王诀,刘浪的左手立刻升起了一团黑烟。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黑烟像是一条游蛇一般,猛然间往前一张嘴,正好缠住了安玉桥的双手。

        安玉桥嘴角划过一丝讥讽:“哈哈,雕虫小技,如今我已炼得刀枪不入,这……”

        可是,还没等安玉桥说完,脸色突然大变,往前疾冲的身体立刻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猛然间往后一退,大叫道:“什么?这、这是什么功法?”

        安玉桥惊恐无比,脸色变得煞白,大声嘶喊着,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的双手。

        只见此时,安玉桥的双手好似被强酸腐蚀了一般,正滋滋冒着白烟,而表面的皮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

        刘浪不动声色道:“哼,安掌门,你可听说过鬼王诀?”

        安玉桥顿时一怔,似乎感觉不到手上传来的疼痛,只是死死盯着刘浪,喃喃道:“鬼、鬼王诀?什么,你竟然会传说中巫冥门的至尊功法,鬼王诀?”

        刘浪刚才看到安玉桥的双手根本不惧怕朱涯的宝剑,知道他肯定修习了什么诡异的功法,便直接运足了全力,一招使出了鬼破之术。

        看似只是轻轻的一挥手,却蕴含着鬼王诀鬼破之境的极大修为。

        这鬼王诀是远高于乱神术的存在,就算安玉桥将几种功法融合在一起,修到了铜臂铁骨,可在鬼王诀面前,却根本不堪一击。

        安玉桥的心里落差太大,本以为胜券在握,可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刘浪的一合都不能敌。

        安玉桥急退两步,眼中的狞笑更加明显,忽然癫狂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好个刘浪,好个黑巫教教主,果然让人刮目相看!”

        忽然话锋一转,安玉桥突然厉声喝道:“可是,如果你真以为自己就如此轻易能打败我,真是痴心妄想了!”

        安玉桥边说着,头发竟然慢慢变得雪白,像是从头顶处一点点蔓延而上一般。

        而他的双眼,也由红变黑,整张脸变得跟头发一般雪白,让人不寒而栗。

        什么?白发魔鬼?

        不一会儿工夫,安玉桥除了双眼透黑之外,皮肤跟头发竟然全部变得雪白,而嘴中的牙齿也在一点点往外延伸,变得锋利无比,就连手指都好似鹰爪般尖锐。

        刘浪彻底愣住了,不禁颤声问道:“你、你究竟……”

        “哈哈,哈哈,我本以为用不着再变成这个样子了,可没想到,你竟然能逼我到这种地步,刘浪,我真是太小瞧于你了。”

        “你、你修习了黑巫教的禁术?”

        刘浪突然明白了什么,直愣愣的盯着安玉桥。

        乱神术之所以成为黑巫教教主的象征,不仅仅是因为其囊括着各种诡异的巫术,而最主要的却是将这些巫术融合在一起的禁术。

        之所以被称为禁术,就是因为一旦炼成,就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这种禁术最根本的要求就是将自己炼成蛊。

        以己为蛊,将自己炼制成自己的本命蛊,将七魄彻底摧毁,只剩下三魂炼体。

        这种禁术没有人会去尝试,除非根本不想活了,或者太渴望自己变强了。

        据传说,巫教之所以分为黑白巫教,也有这种禁术的一部分原因。

        黑巫教害人,白巫教救人。

        尽管如此,在近千年前,巫教受到道门及佛门的联合绞杀,眼见就要被灭教的时候,教主突然异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以一人之力打退了追兵,方圆百里尸横遍野。

        从那以后,世人才知道,巫教中有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禁术。

        但这种禁术一旦使出,就会急速的消耗尽施术者的寿命,施术者必须通过不断的杀戮攫取别人的七魄来维持生命。

        毫不夸张的说,禁术一出,尸横遍野。

        刘浪看着安玉桥的样子,本来满满的自信也微微动摇了起来,身体不禁微微颤抖。

        “安玉桥,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刘浪厉声问道。

        安玉桥面目狰狞,每晃动一下脑袋,就会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而被刘浪用鬼破术打伤的双手像是得了花斑病一般,看起来恶心无比。

        “嘎嘎,小子,你果然有些本事,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所谓的禁术?哈哈,想当初,我在练习禁术之时被步知非识破,不得以将他炼成了傀儡,可没想到,他竟然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安玉桥此时嘴中露着尖牙,啧啧叹道:“我的好徒儿步知非如今已经消失。哈哈,禁术一出,尸横遍野,再也没有人能阻挡我了!”

        安玉桥狞笑着,一步步朝着刘浪走了过来。

        咚……咚……咚……

        每走一步,整个地面都会晃动两下。

        刘浪大惊,立刻运起鬼王诀,往前一击,大声喝道:“鬼破!”

        “呼!”

        一阵黑风回旋而进,砰砰砰打在安玉桥的身上。

        可安玉桥纹丝不动,像是被挠了痒痒一般,两脚往前一跑,一把抓住刘浪的脖子,张狂的笑道:“小子,你听说过伏尸吗?那是仅次于不化骨的存在,而如今我的躯体就跟伏尸般强悍!哈哈,哈哈,你没想到吧?这乱神术中的禁术,就是要把自己炼制成伏尸!”

        一把掐住了刘浪的脖子。

        刘浪突然感觉自己如此的渺小。

        当初在茅山时看到的那具游尸,已感觉那是让人恐怖的存在了。

        可刘浪根本没想到,安玉桥竟然把自己炼成伏尸。

        安玉桥的尖指一点点扎进了刘浪的脖子里,鲜血也慢慢从刘浪的脖子里渗了出来。

        “小子,我受尽了这么多苦,变成了不完全的伏尸。哈哈,只要杀了你,坐上黑巫教主的位置,给小西报了仇,哼!”

        安玉桥将眼一瞪,缓缓摇了摇头,悲悯的看着刘浪:“小子,在你临死前,我不妨告诉你,除了步知非的鲜血之外,没有人能杀得了我!哈哈,哈哈,就算你有鬼王诀都不行,可惜啊,那个小子因为在我修炼的关键时刻冲撞了我……啧啧,还真是造物弄人啊!”

        说着,安玉桥猛然间手上一用力,指尖深深的嵌进了刘浪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