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六十四章 破忆术的顿悟
  • 第九百六十四章 破忆术的顿悟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胸口跟脖子上传来的剧痛已彻底让他麻木。

        就在黑跳起的那一刻,刘浪的脑海中像是猛然间被什么东西狠狠重击了一下般。

        “啊?破忆术?”

        刘浪脸上的痛苦立刻变成了惊喜,本来往外推吴暖暖的手突然间往前一伸,一把将吴暖暖搂在了怀里,紧紧环抱着。

        朱涯本来想将吴暖暖拉开,可突然看到这副情景,顿时惊诧无比,“刘浪,你想干嘛?”

        刘浪嘴角一勾,看不出悲喜,却是断断续续喊道:“安玉桥,不要让他过来。”

        朱涯一怔,转过头一看,却见安玉桥正一步步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

        虽然不知道刘浪在干什么,但朱涯还是立刻回过身,仗剑横于安玉桥面前,厉声问道:“是你杀了我茅山的师弟?”

        安玉桥此时披头散发,身上沾满了鲜血,与其一个人,倒不如是一只恶魔。

        幽幽的抬起头来,一对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住朱涯,似乎反应还有些迟钝。

        “茅山弟子?”

        安玉桥嘴中吐出了一声疑惑,很快又哈哈大笑道:“对啊,那个破旧的宅院里。哈哈,那帮茅山辈不知死活,竟然敢质问我?哈哈,死了,全让我杀了!”

        安玉桥张狂的笑着,突然双眼一眯,两手往前一爪,朝着朱涯的面门直击而来。

        速度之快犹如闪电。

        朱涯大惊,连忙往旁边一闪,急速挥起宝剑,噌啷一声,正中安玉桥的手臂。

        可是,声音像是铁器碰在一起一般,宝剑虽然锋利,竟然没有伤得了安玉桥分毫。

        安玉桥狞笑一声,“嘎嘎,我自来喜欢钻研道巫之间的契合,有了这乱神术,再加上纸人术与道术的完美结合,想伤得了我?哈哈,简直是痴心妄想!”

        安玉桥猛然间将手腕一转,一把抓住了朱涯的宝剑,用力往回一拉。

        朱涯的身体立刻被宝剑带了起来,嗖的一下朝着安玉桥撞→→→→,m.≈.c±om

        ();了过去。

        与此同时,安玉桥伸出另一只手,砰的一下正中朱涯的胸膛。

        “噗!”

        一口老血从朱涯的嘴中喷了出来,正吐了安玉桥一脸。

        朱涯眼见不好,立刻松开宝剑,身体一个侧翻,噔噔噔连退了出几步,这才踉踉跄跄的站住脚跟。

        可是,朱涯此时脸色难看至极,面带畏惧之色,心中暗暗惊叹:这个妖道竟然如此厉害?怎么胳膊如此坚硬,跟铜铁差不多啊?

        安玉桥见朱涯闪到了一边,将手中抓住的宝剑往地上一扔,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神中闪过一丝贪婪,啧啧叹道:“道家的鲜血果然味道不一样,哈哈,哈哈……”

        将眼一瞪,安玉桥不为所动,再次朝着刘浪走了过去。

        此时黑已高高跃起,死死的咬住无邪鞭的鞭柄,跟拔河一般正死命的往外拽。

        而刘浪的表情却变得非常猥琐,仿佛极为陶醉般闭着眼睛。

        刘浪的脖子上,吴暖暖跟吸血鬼一般依旧不停的张着嘴吸食着刘浪的血液。

        可让人奇怪的是,刘浪的脸上根本没有半丝失血的表情,反而变得越发红润。

        朱涯见此,虽然不明白刘浪在搞什么鬼,但隐隐也感觉出这刘浪又要制造什么奇迹,勉强支持着站稳脚跟,眼见安玉桥朝着刘浪走过去,再次喊道:“安玉桥,你害我茅山弟子,今天,我就让你血债血偿!”

        边喊着,朱涯双手握拳,冲着安玉桥就击了过去。

        安玉桥冷笑一声,连头都没转,忽然间一扬手,正好抓住了朱涯的拳头,“哼,不知死活的东西!”

        安玉桥用力一扭,一只手轻轻一转,立刻将朱涯旋转而起。

        朱涯的身体跟陀螺一般,在半空中转了两圈,扑通再次跌倒在地。

        这次摔得太狠,将朱涯摔得头晕目眩,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挣扎了好几下却没有爬起来。

        安玉桥跟看死人一般看着朱涯,上前一脚踩在了朱涯的后背上,不屑的哼道:“道士?哼,不过如此!既然你想去见你茅山的那帮死师弟,那我安玉桥今天就成全你!”

        着,安玉桥慢慢弯下腰,正要将朱涯抓起来。

        可正在此时,刘浪忽然间睁开眼睛,大喝一声:“住手!”

        一把抓住胸前的无邪鞭,刘浪用力往外一甩,轻声道:“无邪儿,老子又欠你一个情!”

        无邪鞭子跟黑同时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回旋,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只是此时,黑依旧咬着无邪鞭,眼中的淡黄色似乎又盛了几分,呜呜低叫着,不停的晃着脑袋,似乎要将无邪鞭给吞下去。

        可无邪鞭却生生卡在了黑的嘴边,下不去又上不来,那模样,就跟一只狗在玩耍一般。

        黑跟无邪鞭暂且不表,且刘浪扔掉无邪鞭后,轻轻拍了拍吴暖暖的肩膀,眼神中闪过一丝溺爱,柔声道:“暖暖,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着,刘浪慢慢揽住吴暖暖,轻轻将她放在了地上。

        来也是奇怪,本来跟一只丧尸一般的吴暖暖,此时竟然跟睡熟了似的,虽然嘴角还挂着鲜血,可脸色却极其安详,闭着的眼睛上睫毛轻轻触动,而眼角,竟然还挂着两滴泪珠。

        安玉桥正想将朱涯杀死,忽然听到刘浪的喊声,不禁一愣,狐疑的回过头看了一眼。

        “什么?你没事?”

        安玉桥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上下打量了刘浪一番。

        让安玉桥恐惧的是,刘浪本来被匕首所破的伤口,此时竟然结起了一个疤,而那个疤似乎要脱落一般。

        就连刘浪的脖子上被吴暖暖留下的齿痕,此时都不再有半滴鲜血流出。

        刘浪嘴角挂着微笑,轻声问道:“安玉桥,你是黑巫教的人?”

        安玉桥身体一怔,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还是怒道:“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呵呵,我只是想在你临死前搞清楚而已。”刘浪不动声色道。

        闻听此言,安玉桥哈哈大笑道:“哦?我死?哈哈,我安玉桥活了这么多年,这可是我听到的最为可笑的笑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