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五十三章 正邪不分巫道
  • 第九百五十三章 正邪不分巫道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朱涯跟陈阿丙师兄弟一阵寒暄之后,终于讲到了正题上。

        两人均是眼圈通红,两个大男人死死抓住彼此的手,却是久久不肯撒开。

        刘浪看在眼里,却没有半丝维和感。

        兄弟情谊,有时候比爱情来得更真,更让人刻骨铭心。

        “师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这次来燕京究竟为何?来了多少人?”

        朱涯连珠炮问了出去。

        一听朱涯提起其余的师兄弟,陈阿丙脸上不禁浮现出痛苦之色:“师兄,我们这次总共七人下山,其余的师弟全被安玉桥给害死了,只剩下我自己……”

        “什么?真是这个老贼?”

        朱涯大怒,拳头重重的捶到了床板上,直接将床板砸得嘎吱嘎吱乱响。

        陈阿丙重重了头,哽咽道:“师兄,自从你下山后,师兄弟们整天都念叨着你,可又不敢在师父面前提。这次听各道门都为了卜、命、道三书下山,师父也派我前来……”

        陈阿丙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但断断续续中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当时茅山弟子一听有来燕京的机会,纷纷请求下山,可万义良却不肯,只派了包括陈阿丙在内的七人。

        在下山之前,万义良偷偷找到了陈阿丙,了一句后悔的话:阿丙,我将朱涯赶下山,的确是迫不得已的啊,让他不要怪我……

        朱涯听到这里,通红的眼圈再也止不住滚下泪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朱涯连连摇着头:“不怪,从来没有怪过。”

        陈阿丙继续道:“下山后,我们七人就藏在那家老宅院里,一边四处打听黑巫教的下落,一边从其它道门中打听有用的信息。”

        结果,随着知道的信息越多,陈阿丙等人也慢慢感觉出这所谓的卜、命、道三书不过是个幌子,而有人更是利用道门齐聚之时,大肆做文章。

        最为明显的就是武当派。

        ︽︾︽︾︽︾︽︾,m.±.co♂m

        ();    陈阿丙发现,武当派是唯一一个掌门亲自下山的门派。

        而且,让人奇怪的是,他们下山来到燕京后,不但没有任何动作,还不时怂恿着其它门派的人去残杀黑巫教的人。

        最为奇怪的是,武当掌门安玉桥竟然跟萧萧中医馆的老板娘走得非常近。

        发现这些奇怪的现象后,陈阿丙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便想着当面质问安玉桥。

        可谁知道,那次安玉桥找到陈阿丙等人后,反而当先质问他们为何不去寻找黑巫教众,为何不寻找卜、命、道三书?

        陈阿丙来也是太实在,竟然将自己的疑问了出来。

        结果可想而知,安玉桥竟然一个劲的宽慰他们,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使出了杀手。

        陈阿丙一行七人,根本没有反应,连剑都被有拔出来就被安玉桥杀害了。

        可是,陈阿丙毕竟修为要高过其它师弟,在最后关头仓皇逃窜,将自己的魂魄封在体内,险险的躲过了一劫。

        “安玉桥?哼,果然不是好东西!”

        听陈阿丙讲完之后,刘浪也紧紧的攥起了拳头,表情变得狰狞无比:“哼,自从那次道门大会开始,我就感觉这个安玉桥不是好东西。如今看来,他早就蓄谋已久了。”

        陈阿丙挣扎了两下,好不容易坐了起来,看了看刘浪,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出话来。

        朱涯看出了陈阿丙心中的顾虑。

        刘浪当初在茅山的时候,毕竟使出了黑巫术。

        自来巫道不两立,这几乎是有了巫教与道门以来,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在刘浪还没加入修习巫术之前,朱涯跟就跟他认识。

        朱涯对刘浪可谓是知根知底,对刘浪的品性也是信得过。

        所以,在朱涯的眼里,刘浪根本不是黑巫教教主,而依旧还是那个见了鬼就怕得要死的贫嘴学生。

        可陈阿丙却不同。

        刘浪大闹道门大会,以黑巫术逼迫安玉桥使出杀招,在陈阿丙的心里却是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在陈阿丙看来,刘浪是黑巫教的教主,也就是道门面对的最大的敌人。

        就算刘浪跟朱涯的关系再好,那也不过是好而已,其他的,却没有更多了。

        陈阿丙放不开,话自然也会有所顾忌。

        朱涯看出来了,刘浪自然也看出来了。

        站起身,刘浪朝着陈阿丙一拱手,道:“陈师兄,如果你话不方便,那我先出去。”

        “刘浪!”

        朱涯一把拉住刘浪,回头对陈阿丙道:“师弟,无论刘浪是何身份,他都是我朋友,在燕京市唯一信得过的朋友!”

        此话一出,陈阿丙立刻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盯着朱涯看了一会儿。

        许久之后,陈阿丙却是重重了头,脸上浮现出羞愧之色,抱拳回礼道:“刘师兄,你毕竟身份特殊,还望……”

        刘浪一摆手,无所谓道:“天下之事谁又能清楚?哼,道门中出了安玉桥这种货色,往后恐怕再也没脸自己是名门正派了吧?”

        陈阿丙闻言脸皮一跳,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刘浪不以为意,继续道:“我自恃成为黑巫教主后,一直束缚着自己手下的人,不让他们行错害人。哼,正邪之事要看自己的所做所为,根本不能看他所处的位置。”

        瞟了陈阿丙一眼,刘浪看着陈阿丙脸色通红,缓缓低下了头。

        知道自己得差不多了,刘浪顿了顿,声音也缓和了很多,不禁问道:“陈师兄,我这话没别的意思,只是有感而发而已。对了,我想问一下,是谁散播出黑巫教中有卜、命、道三书的?”

        朱涯闻言,立刻也睁大了眼睛,一脸期待的盯着陈阿丙。

        陈阿丙缓缓抬起头来,正想开口话,忽然哐的一声响,门被一个人迎头撞开。

        “刘、刘大哥,鬼鬼姐,她、她出事了……”

        刘浪回头一看,却见一个满脸是汗、身上的衣服被扯开了好几道口子,显得极为狼狈的女子。

        女子不是别人,竟然是陪在鬼鬼身边的顾婉凝。

        刘浪闻听此言,顿时瞳孔收缩,上前抓住顾婉凝的胳膊,急道:“什么?鬼鬼姐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