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四十八章 乞丐的信息很重要
  • 第九百四十八章 乞丐的信息很重要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心中惊异,可脸上挂笑,轻轻拍了拍小黑,将它放在了地上。∽↗,

        小黑四爪刚一着地,汪汪叫了两声,朝着乞丐就跑了过去。

        乞丐一愣神,本能的抬脚要踹小黑踹到。

        可是,没想到小黑轻轻往上一跳,直接跳起老高,呼啦一下扑到了乞丐的胸膛上。

        惯性极大,乞丐一个踉跄,扑通一下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我靠,小死狗,你他娘的找死!”

        乞丐恼羞成怒,随手拿起破碗就要去砸小黑。

        可是,小黑忽然间呜呜低叫了两声,嘎吱在乞丐拿碗的手上咬了一口,疼得乞丐跟杀猪般嗷嗷惨叫了起来。

        刘浪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小黑还真是通灵了呢,不过也真够狠的啊。

        乞丐终于受不了了。

        被人欺负也就算了,可如今竟然还被狗欺负。

        一翻身,乞丐又摸出了打狗棍,正准备朝着小黑抡。

        小黑却是汪汪叫了两声,尾巴一摇,转身朝着刘浪跑了过去。

        “该死的小狗,你、你他娘的……”

        乞丐踉踉跄跄站了起来,怒气冲天,举着打狗棍就要去打小黑。

        刘浪见此,却是双眼一瞪,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乞丐的打狗棍,冷声道:“这位大哥,打狗也得看主人吧?”

        当乞丐的脸皮都厚,性格大都十分泼辣,更是无赖至极,被狗欺负了,自然心中愤愤。

        乞丐听到刘浪的话,将手腕一扬,咋呼道:“你看看你看看,这狗把我咬伤了,你看怎么办?”

        刘浪见此,顿时乐了,心中暗道:嘿嘿,这乞丐还真是有点儿意思,都这样了竟然还想着要讹我?

        不怒反笑,刘浪将手一拉,刺啦一把将乞丐手里的木棍拉了出来,随手往身后一扔,反手再一把抓住乞丐被小黑咬的手腕,轻笑道:“怎么,还要赔钱吗?”

        乞丐一怔,眼神中虽然闪过一丝畏惧,可还是梗着脖子叫道:“赔,不赔不算完。”

        “哈哈,好啊,我倒要看看怎么个不算完!”

        刘浪将眼一瞪,手上猛然间一力用,只听咔嚓一声响。

        “啊……”

        又是一声惨叫,乞丐立刻痛苦的弯下了腰,被小黑咬的那只手臂无力的耷拉到了地上。

        “你、你把我的胳膊给折断了……”

        乞丐疼得呲牙咧嘴,豆大的汗珠也从脸上滚了下来。

        刘浪冷哼一声,漫不经心的说道:“说吧。”

        “说、说什么?”

        乞丐终于面露惊恐。

        “呵呵,你用不着拖延时间,也用不着转移话题,如果你感觉一只胳膊不够的话,我不介意把你另一只胳膊也弄折了。”

        乞丐闻言,猛得哆嗦了一下,使劲咬了咬嘴,颤巍巍的站起来:“我、我只是一个乞丐,不敢招惹……”

        “哼,少在我面前装蒜,快说!”

        刘浪终于有点失去耐性了。

        刚才小黑给了乞丐一个下马威,没想到乞丐依旧执迷不悟,还想蒙混过关。

        可是,乞丐明显知道一些事情。

        恶人自然有恶人磨。

        刘浪知道,跟眼前这个乞丐耍无赖,自己绝对不是对手,可比谁更恶,那得看手里的本事了。

        果然,乞丐终于怂了,使劲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我也只是听丐帮一个伙计说的,他、他经常在萧萧中医馆附近乞讨,一次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萧萧中医馆?”

        刘浪一愣,面色不禁有些难看。

        刘浪也知道,这些乞丐也有团伙,如今虽然也叫丐帮,但毕竟没有之前那般的势力,但相互之间倒也团结。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一片区域基本都是固定的几个乞丐在乞讨,而如果有新的乞丐加入,往往用不着一两天就会被赶走。

        说起萧萧不医馆,刘浪这才回忆起来,在萧萧中医馆门口似乎真有一个乞丐,整天跟上班一样蹲在那里。

        整个燕京市乞丐的数量恐怕也得数以万计,有人流的地方就有乞丐的身影。

        基本上也没有人会将乞丐放在心上,说话自然也没有丝毫的避讳。

        正因如此,乞丐能听到一些关键的信息倒也不足为奇。

        闻听眼前这个乞丐的话,刘浪连忙问道:“什么消息?”

        “是、是这样的,萧萧中医馆的老板娘最近好像勾搭上了一个道士,不过那个道士整天穿着西装人模狗样的。道士穿西装,这当然是稀奇事喽,所以,那次我还特意去丐帮那个伙计的地盘瞅了两眼……”

        听到这里,刘浪眉头轻轻一皱,张了张嘴,却并没有打断他。

        眼前的乞丐显然被刘浪吓住了,畏惧的盯了他一眼,又继续说道:“那个道士跟中医馆的老板娘肯定有一腿,而且好像还想引发啥黑巫教跟道门间的矛盾,自己坐收渔利。”

        “什么?”

        “朋、朋友,具体的我也没弄清楚,但我却认识了那个穿西装的道士,他、他就是跟着你进了夜总会的那个人。”

        “咝……”

        刘浪闻言,身体猛得一颤,使劲瞪了乞丐一眼。

        乞丐目光闪烁,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折了的胳膊,面有惊恐。

        看乞丐的样子,倒不像是说谎。

        加上之前泥鳅提供的信息,很容易就判断出,杀死乌松的人,就是安玉桥。

        “我艹,这个安玉桥鬼鬼祟祟,到底想搞什么鬼?”

        刘浪仔细琢磨着,猛然间想起那些茅山弟子,不禁一愣,脑海中灵光一闪:难道,杀害茅山弟子的人正是安玉桥,而安玉桥想嫁祸乌松,好引发两派间的矛盾?

        奶奶的,如果真是这样,这狗东西着实可恶。

        没想到,乞丐的信息还真的很重要呢。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弯腰抱起小黑,转身要走。

        乞丐一看急了,连声叫道:“朋、朋友,这、这就走了啊?”

        刘浪止住脚步,回头看了乞丐一眼,伸出手来,抓住乞丐的胳膊,咔咔转动了两下。

        “啊啊……”

        乞丐极其配合的惨叫了两声,目露惊异之色:“好了?这、这就接上了?”

        刘浪冷哼道:“以后注意点,少给我耍花招,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乞丐连连点头,大黄牙一咧:“是是是,朋友,不敢,再也不敢了。”

        W?W?W.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