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小黑,看你的了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小黑,看你的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cpa300_4();    刘浪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朱涯,急促道:“猪牙,你没事吧?”

        朱涯一咬牙,使劲从刘浪的手臂中挣脱,脸上的怒色夹杂着悲伤,却是没再说一句话,而是快步走近那些尸体,弯腰仔细看去。

        每一具尸体都是被一剑封喉,脸上的表情都带着难以置信。

        朱涯看着这些尸体,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了起来。

        “方师弟……”

        “田师弟……”

        “孙师弟……”

        一个个看去,朱涯的身体抖动的也越来越剧烈,眼中再也止不住流出泪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地上这些尸体,每一具都曾与朱涯朝夕相处,都曾陪伴朱涯渡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可如今,却是阴阳两隔。

        刘浪看着朱涯,不觉心下一沉,知道此时安慰根本没有用,也不再说话,而是上前,检查起了那些尸体。

        尸体都睁着眼,有三具尸体的手正按在剑鞘上,似乎正在拔剑,可根本没来得及。

        仔细检查了一番,并没有看到陈阿丙的尸体。

        朱涯看着这些尸体,使劲擦了一把眼泪,忽然间扑通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声音也变得沙哑无比:“师兄无能,没能来得及时,让你们惨死异处。请相信师兄,一定会给你们报仇,血债血偿!”

        说完,朱涯徒手在地上挖了起来。

        刘浪见此,心有触动,知道朱涯已恨到了极点,悲到了极处。

        有些人悲伤之时会嚎啕大哭,可朱涯,越是悲伤,却越是不说话。

        刘浪知道,就算此时自己安慰,也是徒劳。

        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刘浪将小黑放在地上,也跟着徒手挖了起来。

        死人讲究入土为安。

        尸体入土,变术就会减少,如果一直暴露在空气中,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异变,就连灵魂都得不到安息。

        这一点,朱涯知道,刘浪也知道。

        朱涯强压下心中的悲痛,将所有的悲伤都发泄在泥土中,直到把自己的手挖出了鲜血,与泥土混杂在了一起。

        可朱涯浑然不觉。

        二人合力,整整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挖出了一个深坑。

        将尸体放进深坑里,埋上,然后又念了几遍超度咒,让他们的魂魄安息。

        再次抬起头时,朱涯的泪水已流干了。

        “刘浪,帮我找到凶手!”

        朱涯一抱拳,没有玩笑,没有讥讽,眼神中全是愤怒。

        刘浪知道,此时说什么也没用,唯一有用的就是报仇。

        “好!”

        重重点了点头,刘浪轻轻拍了拍小黑的脑袋,低声道:“小黑,看你的了。”

        小黑如今轻易的找到了茅山的人,此番刘浪也是坚信不疑,相信小黑肯定能找到凶手。

        小黑似乎感受到了二人的悲伤,呜呜低叫了两声,轻轻嗅了嗅鼻子,转身朝着外面跑去。

        刘浪二人紧追而上。

        小黑出了宅院,先来到死乌鸦的旁边,呜呜低叫了两声,似乎在迟疑些什么,很快就冲着刘浪汪汪叫了两声,轻轻摇了摇头。

        刘浪看着小黑的举动,不禁有些疑惑,忙问道:“怎么?杀死乌鸦的人不是茅山弟子?”

        “汪汪!”

        小黑像是在回应一般,大叫了两声。

        朱涯一怔,立刻快步走到死乌鸦的面前,一把将死乌鸦抓了起来,两指成剪,直接将乌鸦的脑袋削掉一半,拿出里面的那块小石头。

        小石头只有指甲盖大小,正好敲碎了乌鸦的脑袋,嵌在乌鸦的眼窝里。

        看那力度,却是狠辣无比,对方修为肯定极为霸道。

        朱涯一怔,不禁微微颤抖了起来:“什么,这功法怎么这么像麻衣派?”

        刘浪闻言,立刻上前,仔细一看,不禁也是大吃一惊:“什么?如果按照时间来算,我们来的时候,麻衣派那帮人刚走没多久,而且……”

        “而且师弟们毫无防备,显然是遭到了认识的人的突然袭击!”朱涯恨恨的说着。

        这种情况下,朱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会放过一人,根本不想多加思量这其中的关节。

        刘浪闻言,冲着小黑一指,喝道:“去,找到他们!”

        朱涯紧紧咬了咬牙,怒骂道:“该死,我茅山与你们麻衣派誓不两立!”

        小黑汪汪叫了两声,再次转身,朝着远处跑去。

        只是这一次,小黑并没有朝刘浪他们来时的方向跑,而是朝着远处的一座大山跑去。

        穿过一条小河,然后又穿过一片小树林,小黑往前跑了老半天,一直跑到一片杂草堆旁边。

        那堆杂草一人多高,成环形堆积,看样子是有人故意堆起来的。

        小黑站在草堆面前,不停的汪汪狂吠着。

        刘浪见此,跟朱涯对视了一眼,却是快步上前,“小黑,里面有东西?”

        “汪汪,汪汪!”

        小黑又大叫了两声。

        正在此时,草堆忽然微微抖动了两下,里面传来了一阵呻吟的声音。

        “有人?”

        朱涯刷的抽出宝剑,直接上前舞起剑花,刷刷刷几下,将草堆削出了一个圆洞,而圆洞里面赫然露出了一个满脸是血的脑袋。

        朱涯一看到那个脑袋,双眼立刻瞪得好似铜铃一般,胸脯明显的起伏了起来,就连呼吸都急促了很多。

        刘浪看着朱涯的异状,不禁有些好奇,也朝着草洞里看了看。

        这一看,不禁又惊又喜,大喊道:“陈阿丙?”

        刘浪话音刚落,朱涯直接扑上前,两手用力将草堆推倒,慌慌张张的将陈阿丙拉了出来。

        “师弟,师弟?”

        朱涯使劲晃了晃陈阿丙。

        可陈阿丙已是极度虚弱,看到朱涯,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劫后余生的微笑,双眼一翻,直接晕倒在地,不醒人事了。

        朱涯大急,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

        都说关心则乱,突然见到陈阿丙还活着,朱涯的心情可想而知。

        刘浪见此,连忙催促道:“猪牙,快,你赶紧背着他去医院,我跟小黑一起去找麻衣派的人。”

        “你?”

        朱涯一愣,抬头看了刘浪一眼,那意思非常明显:这是我们茅山的事,与你并没有多大关系。

        刘浪自然看出了朱涯眼神中透出的意思,不禁冷哼一声,怒道:“快点,如果不想他也死的话,就听我的安排。如今麻衣派既然找到我,可能也沾了我黑巫教人的鲜血,这点我必须要搞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