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吴暖暖的父亲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吴暖暖的父亲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吴暖暖见刘浪也是一脸的惊奇,嘴角微微一动,缓声道:“刘浪,今天我特意没去上班,想在家里仔细观察一番黑,可是,起初时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

        吴暖暖告诉刘浪,就在几个时之前,自己迷迷糊糊睡着了,感觉空气中有些阴冷,便蜷缩起了身子。

        可是,越睡越冷。

        虽然已是入冬的时节,但盖上被子却不至于会很冷。

        开始时吴暖暖并没有多想,但最后实在冻得不行了,便睁开了眼睛,正看到黑身边环绕着一团黑气。

        当时吴暖暖惊得一愣神,立刻从床上冲了下来,还没跑到黑的身边,已明显的感受得出,寒意正是从黑身上发出来的。

        吴暖暖根本不知道黑是什么时候起的变化,正诧异间,却忽然看到黑的身体一动,直接弹跳了起来。

        而如此同时,黑周围的那团黑气却猛然间收缩,全部钻进了黑的身体里。

        刘浪听到吴暖暖的话,也是一愣一愣的,一只手抱着黑,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黑的皮毛。

        ←←←←,m.↓.covm  皮毛光滑,可温度依旧,根本没有丝毫寒冷的气息。

        刘浪怔了怔:“还有吗?”

        吴暖暖摇头道:“不知道,但感觉黑比以前似乎厉害了很多,而且……”

        “而且什么?”刘浪迫不及待的问道。

        吴暖暖抿了抿嘴,指着黑的眼睛道:“我感觉,黑的眼睛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啊?”

        刘浪一惊,仔细朝着黑的眼睛看去。

        的确跟普通的狗眼颜色不同,而且,除了带着淡黄色的瞳孔之外,似乎还具有一定的杀伤力。

        刘浪不出这种感觉,甚至在盯着黑眼睛的同时,莫名心中一颤。

        “这黑真的变得牛逼了?”

        刘浪惊奇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丝微笑,瞅着黑问道:“黑,那颗阴眼石到底让你发生了什么变化啊?”

        黑呜呜低叫了两声,像是能听懂刘浪的话一般,嘴角竟然还一咧,跟人似的笑了笑。

        刘浪彻底懵了,不由得喃喃道:“这家伙,不会成妖了吧?”

        见黑没事了,刘浪此时也搞不清状况,索性将黑放下,郑重的对吴暖暖道:“吴警官,我需要你帮个忙。”

        吴暖暖的目光自始之终都没离开黑,听闻刘浪的话后,这才抬起头来,“什么忙?”

        “帮我查一下李邱的行踪。”

        “那个警局的?”

        刘浪头。

        吴暖暖知道肯定跟自己的案件有关,倒也没有多问,而是直接拿起手机。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接通了。

        吴暖暖道:“大壮,你在刑警大队吗?”

        “额……我、我很快就回去了。”

        牛大壮略一迟疑,又问道:“暖暖姐,有啥事?”

        “帮我找个人,李邱,快!”

        “好,那、那我马上回去查!”

        挂了电话之后,吴暖暖似乎也有些犹豫,手里拿着电话思索了一会儿,看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还是没有再拨出去。

        刘浪看出了吴暖暖的异常,不禁皱了皱眉头,试探着问道:“吴警官,怎么了?”

        吴暖暖看了刘浪一眼,却是道:“我也搞不清楚,这个牛大壮最近到底怎么了?十次找他,他八次都在不警局。”

        “啊?”

        刘浪一怔,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有出自己的猜测。

        上次吴暖暖牛大壮跟尚化眉混在了一起,刘浪起初也只是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多想。

        这次又听吴暖暖提起,本来想提醒一下吴暖暖,可又感觉自己太过大舌头了。

        每个人都有恋爱的自由,而且不分年龄,甚至有些人都不分性别了。

        虽然牛大壮跟尚化眉年龄差别不,但如果人家真是彼此相爱的话,别人根本没有权利干涉。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牛大壮的举动倒也可以解释了。

        毕竟是恋爱中的男人嘛。

        只是,怎么总让人有种不对劲的感觉呢?

        刘浪想了想,看着吴暖暖,轻轻叹了口气:“吴警官,我自己去见李邱恐怕不太方便,要不……”

        “行,我跟你一起。”

        还没等刘浪完,吴暖暖倒是答应的痛快。

        对于办案的事,吴暖暖一向积极。

        吴暖暖还穿着睡衣,答应了之后,回身去卧室换衣服。

        刘浪闲来无事,便在客厅转悠了起来。

        刘浪这可不是第一次来到吴暖暖家了,上次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陆倩藏在镜子里的魂魄。

        可这次来,整个房间里已完全没有了陆倩的影子,像是陆倩完全被从吴暖暖的生活中剥离了一般。

        在客厅正中央悬挂的那张吴暖暖跟陆倩的合影也不知去了哪里,门后也换了一面新镜子。

        看着次卧里,依旧还摆着一张供桌。

        供桌是吴暖暖给自己的父亲上香的地方。

        虽然吴暖暖不认识自己的父亲,甚至从来也没见过,但香火却一直没断过。

        刘浪起初也对吴暖暖的父亲是谁有些好奇,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一儿眉目也没有,便猜测着,可能她父亲真的早就死了吧。

        看着供桌上面袅袅飘动着的烟,刘浪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哎,看来,吴暖暖一直心里还挂念着自己这个父亲。”

        刘浪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供桌面前,兀自摇了摇头,两手成佛,也拜了一拜。

        就在刘浪回身要回到卧室的时候,突然发现在香烛旁边压着一张不起眼的黑白照片。

        出于好奇,刘浪走到近前,拿起一看,竟然是陆倩的遗像。

        刘浪见此,立刻也明白了。

        就算吴暖暖将整个房间都收拾的一干二净,心底里依旧还藏着一个地方,那里,恐怕只属于陆倩的吧?

        等刘浪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吴暖暖已换上了警服。

        “走吧。”

        刘浪看着吴暖暖,不由得眼前一亮,莫名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心中好似波涛般翻滚了两下,刘浪连忙头应道:“好!”

        黑既然已醒了过来,刘浪自然也不用再次黑放在吴暖暖这里,在跟吴暖暖离开的同时,顺手也将它抱了起来。

        吴暖暖看了刘浪一眼,张了张嘴,却是没再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