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一十七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 第九百一十七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杜山像是完全被抽了丝一般,除了微微颤抖以外,根本动弹不得。

        可杜仲显然也吓怕了,手也微微抖动了起来。

        “咚、咚……”

        产妇腹部鼓动的越来越厉害,那个产妇早已疼得晕死了过去。

        而扎在肚子上的银针此时也开始左右摇晃了起来。

        “快,杜仲,想让我承认你,就不要如此犯怂!”

        杜山此时是真急了,大声喊道。

        朱涯见此情景,也慢慢抽出了宝剑,随时准备着斩杀里面那个东西。

        而刘浪,却依旧陷入在自己的世界中,仿佛对周围的一切浑然不觉。

        杜仲被杜山呵斥了一声,手一软,差将手中装女鬼泪的玻璃瓶子掉在地上。

        “爹……”

        “快!”

        杜山怒视着杜仲。

        杜仲显然已没有退路了,使劲咬了咬牙,摇摇晃晃走到产妇面前,身上脸上全是汗水,噼里啪啦跟下雨一般,不一会儿已将杜仲整个人浸成了落汤鸡。

        杜仲在杜山的注视下,颤巍巍的伸出↖↖↖↖,m.▼.c⊙om手来,放在最中间的一根银针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鬼引针,以奇经八脉为引,封以人之魄气,开合相宜,生窍通幽……”

        杜仲从就在杜山的强迫下学习杜家的鬼手刀法跟鬼引针,对其中蕴含的口诀更是了然于心。

        甚至在杜山的逼迫下,杜仲也曾无数次实际操作过,懂得这鬼手刀法与鬼引针的玄妙之处。

        可是,后来因为实在受不了杜山如喜马拉雅山般沉重的期望,杜仲还是偷偷离家出走了。

        但尽管如此,杜仲一直想让杜山承认自己,不再骂自己一无是处,不再骂自己没用。

        这次,杜仲带回了长发鬼的头发,甚至连刀劳鬼都带回来了,就连杜山所中的刀劳鬼的唾液都能给解了。

        可是,面对如此生死一线的危机关头,杜仲又怕了。

        他怕自己一着行错,不但害死了产妇,还会放出里面的那个东西。

        杜仲以前虽然经常听杜山讲这些灵异的东西,也曾经认为杜山讲得都是鬼话。

        可自己亲眼所见,哪里还有不相信的道理?

        既然逼迫杜山使出鬼引针跟鬼手刀法了,那里面绝对不会只是一个普通的胎儿那么简单。

        杜仲浑身冒汗,手也颤抖着,连两条腿都不停的打着哆嗦,似乎一不心就会瘫软在地一般。

        如果没有杜山一直用目光逼迫着杜仲,恐怕杜仲早就瘫在地上了。

        鬼引针针法是将阴阳八卦与北斗七星之数结合在一起,形成的一道独特的针法。

        这套针法不但可以牵引控制人体的经脉,甚至对鬼魅也有一定的克制之力。

        而鬼王诀中医诀第一重入门的恰恰也是这两种功法,鬼引针与鬼手刀法。

        只是,相对于医诀中的鬼引针与鬼手刀法,杜山所使的却只是冰山一角。

        鬼引针,故名思议,由鬼引针,扎针与无形之中。

        鬼手刀法,也是如此,如果练到精粹之处,用游龙戏凤形容都毫不为过。

        活死人,用这两种入门的医诀,虽然不能让死人真的复活,但却可以趋避人体内的鬼魅之物,让生死一线的人不遭鬼魅侵扰,重新焕发生机。

        刘浪此时完全陷入了医诀第一重的世界之中,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一直不断练习着其中的鬼引针与鬼手刀法,直到快练到大圆满的时候,刘浪终于感觉有些吃力了,身上也开始有微微的汗珠冒了出来。

        医诀中的功法,竟然比巫诀更耗费体力。

        刘浪一直以为医诀很难,可他却没想到,因为有巫诀的配合,只要有一个引子,医诀就会如引流之水一般,水到渠成。

        “鬼医之术,医鬼活人,游走阴阳二界,可通无尽鬼魅……”

        刘浪眼见自己就要到达医诀第一重大圆满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了一声惨叫:“啊!”

        嗖的睁开眼睛,刘浪正看到杜仲的一只手伸进了产妇的肚子里。

        “快、快救救我的儿子!”杜山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用了两次力气,却根本站不起来。

        产妇此时一动不动,显然已疼晕了过去。

        朱涯眼见不好,抽出一张符纸,正要上前,却一把被刘浪拉住:“猪牙,不行,如果此时杀死了里面那个鬼胎,这个产妇也就死了。”

        朱涯一怔,狐疑的看了刘浪一眼,将手放了下来,却是没有吭声。

        刘浪冲着朱涯了头,快步走到手术台前,轻轻拍拍杜山的肩膀:“杜老爷子,没事的。”

        杜山不明所以,瞪着眼睛惊恐的盯了刘浪一眼:“我、我的儿子的手被里面那个东西抓进去了。”

        刘浪微微一笑:“不碍事。”

        着,刘浪猛然间回过身来,目光犹如两把利剑一把,直接盯在了产妇的肚子上。

        银针大部分都还扎在肚子上,可刚才被割开的肚皮却已像是纸一般揭开了一道口子。

        那道口子此时正冒着带有腥臭气味的黑血,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杜仲的拇指。

        那只手也只是勉强能握住杜仲的拇指。

        可让人惊奇的是,杜仲拼了命的往后拽,但却纹丝不动,像是对方的力气有千斤重一般。

        刘浪不知不觉中领悟了医诀第一重,虽然还没达到大圆满的境界,但对付一只的鬼胎,却是游刃有余。

        这只鬼胎因为之前曾被打过胎,心中便生了怨气,正好被过路的鬼魂利用,以母体为滋养,疯狂的吸食着母体体内的阴气。

        如果一旦时机成熟,鬼胎就会将母体吸干,然后破出母体,为害活人。

        刘浪擦了擦额头的汗,却是信心满满,一把抓住杜仲的手,沉声道:“杜大哥,今天我们一起,来对付这只鬼胎怎么样?”

        杜仲此时都快傻了,见刘浪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却是连连头,大叫道:“怎么对付?快、快先帮我把手拿出来啊!”

        刘浪没有理会杜仲的嘶喊,却是猛然间抓住一根银针,并没有往上抽,而是用力往一扎。

        “噗呲!”

        一声闷响。

        满心狐疑的杜山根本不知道刘浪为何摇身一变,变得如此自信,见他将银针不拔反扎,顿时瞪大了眼睛,大叫道:“心!”

        就连朱涯的都满肚子的狐疑,看着刘浪脸上挂着笑,不禁心中也犯着嘀咕:这家伙刚才神神叨叨的,难道还学会扎针了不成?

        朱涯没想到,自己还真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