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一十一章 辈分有点乱
  • 第九百一十一章 辈分有点乱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世间事,有时候真的很难辨别这其中的缘由。

        缘分这东西,太过微妙,似乎真的有某种力量暗中操控着,让你不得不信。

        当然,刘浪感慨的不是跟女人间的缘分,而是感慨这个世界太小了。

        昨天晚上刚刚见过杜山,今天竟然再次见面了,而且人家还是杜仲的老爹。

        杜山胡须全白,但双目炯炯有神,每次扫过杜仲的时候,就跟谁欠了他八百块钱似的,可一看到刘浪跟朱涯,却跟绽开了花儿一般灿烂。

        变脸的速度就跟电视中场景切换一般,那叫一个快啊。

        刘浪认出了杜山,连忙谦虚道:“杜大叔,没想到,真没想到您就是杜大哥的父亲呢。”

        “哼,杜仲这小子不成器,没想到竟然还交了你们这么厉害的朋友,也不知道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提起杜仲,杜山的脸又拉的老长。

        杜仲面露尴尬,却不敢吭声,跟犯了错的小孩一般,畏畏缩缩的站在一边。

        杜山也不理睬杜仲,满脸堆笑的拉着刘浪坐到沙发边上,“刘道长,您跟朱道长是修道之人,能看得起我杜山这把老骨头已经不错了,哪里还能跟占便宜呢,要是不嫌弃,我叫您一声刘兄弟怎么样?”

        刘浪见杜山如此热情,刚刚端起茶杯喝口水,可突然听到杜山这句话,差点儿没把这口水喷出来。

        “大、大叔,这、这不合适吧?”

        “呵呵,有啥不合适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一转头,杜山问着朱涯一咧嘴,“是吧,朱兄弟?”

        此时杜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使劲挖了自己的老爹一眼,不满的嘀咕着:这算怎么回事?原来挺好的,这下可好。直接给我找了俩大爷,还比我年纪都小。

        杜仲心里很苦。也很憋屈,可根本不敢在杜山面前吭声,正想着赶紧退出去,却又听到杜山喊了一句:“杜仲,过来。”

        “爹?”

        杜仲立刻浑身一哆嗦,脑海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爹,我跟朱道长说过了,刀劳鬼的唾液可以入药。这次朱道长既然来了,那、那我就……”

        “杜仲,怎么这么没礼貌!就算出去,也得跟长辈打下招呼啊。”

        “长、长辈……”

        杜仲哭笑不得,早知道自己就不回来了,本以为拿着长发鬼的头发回来,可以在老爹面前的地位略有提高,可如今看来,自己这个活宝爹太不靠谱了。

        还是做自己的影视行业好,至少不用整天被老爹拉着去认些比自己还小的人当大爷。

        刘浪看到杜仲的脸跟霜打的茄子一般。不禁也是扑哧一笑,连连摆手道:“杜大叔,您别这样。我跟杜大哥之前就认识,这是干嘛呀?”

        “不行,尊卑有序,快点!”

        杜山老头不依不饶。

        杜仲没有办法,只好哭丧着脸冲着刘浪跟朱涯一作揖:“晚辈杜仲先行告退了。”

        “哈哈、哈哈,杜老爷子,你也太逗了吧?”

        刘浪终于忍不住,指着杜仲哈哈大笑了起来,顿时把杜仲笑懵了。

        朱涯却是坐地生根。连屁股都没动一下,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半眯着眼睛,一声不吭。

        杜山见刘浪笑得前仰后合。老脸也皱了皱,使劲挥了挥手:“赶紧出去吧,我还要跟朱兄弟和刘兄弟谈事情呢。”

        早死早托生,杜仲早就想走了,还没等杜山说完,却是急慌慌的夺门而出。

        “哐!”

        在关上门的一刹那,杜山板着的老脸终于缓和了下来,冲着刘浪一咧嘴,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刘兄弟,让您笑话了。”

        “杜老爷子,别这么说,千万别这么说。”

        “还是叫杜大哥吧。”

        “别别别,您这是折我的寿呢,还是叫杜老爷子吧,显得您有身份,比杜大叔还要好!”

        刘浪坚持,哪儿能跟一个比自己大上一轮不止的老头称兄道弟?

        杜山没有办法,也不再纠结这些,但还是说道:“刘兄弟,哎,我也不知道为啥,每次见到这个儿子,都没来由的生气。”

        “呵呵,杜老爷子,您呀,是对杜大哥期望太高了。”

        杜山一愣神:“啥期望太高了啊?他连我年轻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还整天想着去当导演,好好的中医馆不帮我打理,当个屁导演啊!”

        一说起杜仲,杜山似乎又没来由的一阵气。

        刘浪算是看明白了。

        杜山期望太高,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压着杜仲,而杜仲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只好想着逃避。

        可是,看着杜仲在杜山面前跳动的眼神,刘浪也明白,杜仲其实很想在杜山面前做好,做得让杜山满意。

        这是人家的家事,刘浪本来不想管,但感觉杜山跟自己渊源不浅,却是忍不住劝道:“杜老爷子啊,晚辈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刘兄弟,我跟杜仲那臭小子说过,你跟朱兄弟都是高人,有啥不当讲的?”

        杜山的性格倒是爽朗,跟杜仲干瘪的性格完全相反。

        刘浪微微一笑,又抿了一口茶,还真拿出一副高人的模样,瞎掰道:“杜老爷子,其实,我跟杜大哥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是,我能感觉得出,杜大哥非常想回来帮您打量中医馆,甚至非常期望能得到您的肯定。”

        “啥?他?哼,怎么可能!”

        杜山冷哼一声,满脸的不信。

        “呵呵,怎么不可能啊?杜老爷子,长发鬼的头发您应该收到了吧?”

        一提起长发鬼的头发,杜山脸上的神色稍微一缓,点头道:“嗯,那个臭小子给我了。”

        “那您知道杜大哥是怎么得到长发鬼的头发的吗?”

        杜山一脸的茫然,又是不屑道:“他还能怎么得到的?哼,肯定是求你们给他的呗。”

        刘浪闻言,心道:看来杜山对自己这个儿子成见还蛮深的。

        不由得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杜老爷子,当时的情景您是没看到,杜大哥的架式,宁愿不要命也要守住那把长发鬼的头发,您知道他当时说什么了吗?”

        “说什么?”

        杜山眼中闪过一丝迟疑。

        “呵呵,杜大哥说,这把头发可以做中药,爹看到了肯定会高兴的……”

        刘浪不紧不慢的说着。

        杜山一愣,眼圈莫名一红:“臭小……他、他真这么说?”

        刘浪跟朱涯同时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