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零八章 淡黄色的魂魄
  • 第九百零八章 淡黄色的魂魄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看着小黑的魂魄起了微妙的变化,刘浪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此时刘浪大气不敢喘一口,隐隐也意识到可能是阴眼石起了某种效果,也不敢再动了,死死的盯住小黑,随时准备出手帮忙。

        不知过了多久,吴暖暖推门走了进来,正看到刘浪坐在床边,跟守护孩子一般愣愣的盯着小黑。

        “刘浪?”

        吴暖暖低声叫了一句。

        刘浪此时注意力全部在小黑的身上,根本没有听到吴暖暖走进来。

        吴暖暖见刘浪没有吭声,便悄悄走到床边,只看了小黑一眼,顿时脸色大变,眼神中闪过无尽的惊奇。

        “啊?”

        吴暖暖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黑。

        因为,小黑身上原来的黑毛,此时正一点点的褪掉,然后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

        生出来的新毛,油亮有光泽,像是被经过精心护理过的一般。

        吴暖暖此时对卜算之术极其有瘾,见此异状,连忙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纸跟一支笔,就地推演了起来。

        卜算之术,不仅在于卜,还在于算。

        而这算的过程,其实就是推演的过程。

        推演的基本原理是根据周易八卦之术,将现实中的东西代入进去,生出六十四卦,然后根据相应的卦相进行演化。

        正所谓天地生阴阳,阴阳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囊括世间万物,此谓万变不离其宗。

        吴暖暖进行的推演,正是根据这八卦之术。

        虽然八卦的卦相仅有四十六卦。但普通人想要学会,恐怕穷极一生都有些困难,但吴暖暖竟然像是有生俱来一般。一开始学习便对这种东西有着极为熟悉的感觉。

        刘浪自然也看到了小黑体表的变化,惊异的同时。也警惕着小黑的魂魄。

        “呼哧……”

        “沙沙……”

        整个房间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除了刻意压制的呼吸声外,就是吴暖暖笔走纸锋的声音。

        吴暖暖如今只是初学,但推演起来的卦相虽然还有些出入,但也**不离十。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刘浪观察着小黑的魂魄,竟然看到它的魂魄由灰黑色,一点点蜕变。变得有光泽,甚至隐隐透着一种类似金黄色的光芒。

        金黄色的魂魄,我的老天啊,这是什么东西?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哪里见过这种情形。

        与此同时,小黑体内的阴眼石融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慢慢与小黑的身体融为了一体。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了过去,吴暖暖推演了一会儿,将纸撕掉,再算。如此往复了十余次,可是眉头越皱越紧。

        最后索性收起纸笔,轻轻叹了一口气。回身坐到了刘浪的身边。

        “刘浪?”

        吴暖暖又轻声问了一句。

        刘浪这次终于听到了吴暖暖的话,一怔间,歪头一看,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你什么时候来的?”

        刘浪的双眼有些迷茫,看起来疲惫至极。

        全神贯注的盯着小黑的魂魄,无疑于源源不断的运行鬼王诀,不累才怪呢。

        吴暖暖看着刘浪眼神中的倦意,不觉心中一动:“要不我看会儿,你休息一下?”

        “没事。你不懂。”

        刘浪说完,再次扭过头去。继续观察着小黑。

        屋外,东方慢慢升起了鱼肚白。天空渐渐放亮。

        刘浪跟吴暖暖浑然不觉,一直陪在小黑的身边。

        已经近一个小时没有任何变化了。

        小黑身上的旧毛已完全褪尽,取而代之的是锃光瓦亮的新毛。

        而小黑的魂魄也停留在了淡黄色之上,跟小黑的躯体一模一样,像是在闭目养神一般。

        小黑体内的阴眼石此时也完全消失不见了,彻底与小黑的**融为了一体。

        “怎么还不醒?”

        刘浪不禁有些狐疑。

        又确认了一会儿,小黑的确没有任何变化了。

        刘浪这才疲惫的收起鬼王诀,无力的坐在床边,木讷的盯着吴暖暖一眼:“它到底怎么了?”

        吴暖暖摇头,也是一脸的迷惑:“我刚才想用新学的卜算之术推演一下,可根本看不出个究竟,一团乱。”

        “啥?卜算之术也能算狗命?”

        刘浪的关注点完全跟吴暖暖不在一条线上。

        吴暖暖懒得跟刘浪解释,又道:“目前看来,小黑应该没事,你到底给它吃了什么石头啊?”

        刘浪一脸的黑线:“拜托,不是我给它吃的,而是它自己吃的。”

        “什么东西?”

        “阴眼石。”刘浪如实回答道。

        “啥?”

        “阴眼石,阴眼兽眼睛所化的东西。”

        刘浪粗略给吴暖暖解释了一下阴眼石到底是啥玩意。

        吴暖暖听完之后,不禁瞪大了眼睛,惊奇道:“这个世界上真有这种东西?”

        “吴大警官,世上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你自己不正是一个例子嘛。”

        是啊,吴暖暖骨头都碎了,竟然能再次复活,就算是奇迹,那得奇迹到什么程度啊?

        这个世界上没有奇迹。

        被刘浪抢白了一句,吴暖暖顿时拉下脸来:“刘浪,我不管什么是阴眼石。照目前来看,小黑应该没事,可为防万一,还是带给兽医看看吧。”

        “你不是兽医吗?”

        “……”

        吴暖暖直接懒得搭理刘浪,使劲瞪了刘浪一眼,却是扭头看着小黑,不再吭声了。

        刘浪自讨了个没趣,只得悻悻的搔了搔脑袋,朝着窗外一看,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脏话:“我艹,什么时候天亮了?”

        一看时间,竟然是早晨快九点了。

        从小黑吃掉_阴眼石算起,竟然足足过了五六个小时了。

        刘浪看了看小黑,见它依旧一动不动,心里不禁又有些担忧,征询般的问了吴暖暖一句:“要不,咱还是去动物医院看看吧。”

        与在同时,梦里香不远处的一个旅馆里,饶九妹也缓缓睁开了眼睛,失神的望着天花板。

        好累……

        饶九妹从来不知道睡觉竟然会这么累。

        做了整整一晚上的梦,梦里,竟然全是刘浪。

        甚至,饶九妹还梦到被刘浪带着去见了他的父母,然后接着竟然还拜堂成亲了。

        饶九妹伸了一个懒腰,手一动,手中的阴阳鱼玉佩轻轻滑落。

        连忙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揣好,饶九妹不禁有些发呆,喃喃道:“对啊,如果刘浪真是爷爷给我许配的那人的话,他的爸妈肯定会知道的啊。”

        想到这里,饶九妹莫名心中急跳了两下,“对,去刘浪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不信找不到你!”

        饶九妹一个翻身,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