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零四章 狗仗人势
  • 第九百零四章 狗仗人势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饶万春根本没有听到屠龙虎的话,手一抖,将信纸掉到了地上。

        屠龙虎一脸的狐疑:“师兄?”

        饶万春神色异常紧张,连忙将信纸捡了起来,冲着屠龙虎点了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师弟,你、你刚才说什么?”

        “师兄,你没事吧?”

        “没事,呵呵,我能有啥事。”

        饶万春再次扭过头,将信纸使劲团了两团,往贴身的衣服里塞了塞。

        屠龙虎见此,没有多问,而是直起腰来,再次拱手道:“师兄,我想留下来。”

        “啊?留、留下来干嘛?”

        “留下来替师父报仇。”

        “报仇?”

        “嗯。”

        屠龙虎虽然感觉饶万春有些奇怪,但还是重重点了点头。

        饶万春的脑中一直盘桓着信中泥人王的话,似乎还没回来神来,木讷的看着屠龙虎,毫无意识的点了点头:“好。”

        “啊?真的?师兄,你答应了?”

        屠龙虎一听,顿时大喜,上前趴到了床边,激动道:“师兄,只要你一声令下,让我杀谁,我就去杀谁。只要能给师父报仇,就算把我的这条命搭上,我也在所不惜!”

        饶万春一怔,一把抓住屠龙虎的胳膊,惊异道:“师弟,你说什么?”

        我晕,说了一半天,饶万春还半点没反应过来。

        屠龙虎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但并没有生气,而是又说了一句:“我想替师父报仇!”

        饶万春这次似乎终于回过了一丝意识,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有些木然,怔怔的看了屠龙虎好大一会儿,才幽幽的问道:“师弟,你来之前,师叔还说什么了吗?”

        屠龙虎不明所以,茫然的摇了摇头:“没有了啊。”

        “没有提过九妹的婚事?”

        屠龙虎又摇头:“没有。”

        “那让你做什么了吗?”

        “没有,师叔让我听师兄安排。”

        “哦……”

        饶万春心绪难平,皱着眉头想了老半天,似乎也没明白泥人王这是搞的哪一出,最终还是无力的轻叹了一口气,对屠龙虎说道:“师弟,你先回房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好了。”

        “师兄,那你答应我了?”

        饶万春显得力不从心,“这件事明天再说吧。”

        屠龙虎脸上不禁有些失望,无奈的点头答应道:“哦,师兄,那我先回屋休息了。”

        看着屠龙虎离开,然后将门带上,饶万春有些发愣,再次将那团信拿了出来,展开,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两遍,喃喃道:“王师叔到底是什么意思,父亲刚死没多久,怎么想起九妹的婚事来了呢?”

        与此同时,梦里香不远处的一个小旅馆里,饶九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手里拿着两块阴阳鱼玉佩,也不停的念叨着:“我到底该怎么办?如果师叔真有问题的话,整个龙虎山可能也被他掌控了,除了哥,我还能相信谁?”

        边说着,饶九妹又将那两块玉佩拼在了一起,形成了阴阳八卦的图案,自言自语道:“刘浪,我到底是否该相信你啊?”

        两只眼睛盯着阴阳鱼玉佩看得出神,不知不觉中,饶九妹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夜深,人静,空气微寒。

        刘浪一口气跑了个把小时,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张开,慢慢也有汗水淌了出来。

        无比的舒畅。

        “好久没跑得这么尽兴了。”

        刘浪跑到花圈店巷口时,终于停下脚步。

        晚上也没什么车,刘浪直接在车道上狂飚,的确是飞一样的感觉,太爽了。

        刘浪回到花圈店门口的时候,左右看了看,终于在旁边阴影处找到了泥鳅。

        泥鳅蜷缩在墙根下,呼噜声此起彼伏,竟然已经睡着了。

        看泥鳅都快蜷缩成一个球了,似乎还冻得瑟瑟发抖,刘浪莫名心中一动,暗暗叹了一口气:哎,看来你本质也不算坏,算了,回头把你身上的石头蛊给解了吧。

        刘浪没有动,看到脚边有一块小石头,抬脚往前一踢。

        “哎哟!”

        泥鳅大叫一声,一个激灵窜了起来,大声骂道:“我艹,哪个兔崽子打我啊?给老子……”

        泥鳅刚喊了一半,一扭头,正好看到了站在花圈店门口的刘浪。

        “刘、刘大哥?”

        泥鳅立刻闭上了嘴,小跑着走到刘浪面前,连忙笑呵呵的说道:“我、我还以为是谁呢?刚、刚才做了一个梦跟人家打架,没、没想……”

        “行了,别解释了,先进去再说。”

        刘浪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开门。

        俩人进了花圈店,刚一进门,小黑就汪汪大叫着冲了过来。

        刘浪跟见了亲人一般,欣喜的一弯腰抱起了小黑,抚摸着小黑的小脑袋,连声歉意道:“小黑,这段时间没顾上你,你不怪我吧?”

        “汪汪!”

        小黑冲着刘**了两声,像是在抗议一般。

        刘浪呵呵一笑,见小黑似乎并没有饿得皮包骨头,不禁有些好奇,但还是快步走到后院放食物的地方,一翻,竟然少了几袋狗粮。

        刘浪一怔,不禁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两眼。

        狗粮明显是被人打开过,有一袋还扎着口子,只剩下一半了。

        “有人来过?”

        刘浪连忙警惕的起来,将小黑放在了地上,快步到了后院,然后四处检查了一番,却并没有看到任何异样。

        “奇怪,谁这么好心帮我喂小黑了?”

        刘浪再次回到花圈店时,一抬头,顿时有种苦笑不得的感觉。

        只见泥鳅正站在桌子上,手里拿着一根竹条,指着小黑,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却又不敢真打。

        而小黑正呜呜低叫着,站在桌子下面朝着泥鳅呲牙。

        泥鳅一看到刘浪回来,立刻尖叫道:“刘大哥,这、这小狗真可爱了,想亲我,可、可我还是初吻……”

        服了。

        都说狗仗人势,泥鳅还真怕惹怒了小黑,连说话都带着文艺范,生怕哪句话说错了惹怒了刘浪,再给自己身上中点儿蛊,就别提有多悲催了。

        刘浪倒是被泥鳅逗乐了,冲着小黑招了招手:“小黑,过来!”

        “汪汪!”

        小黑又冲着泥鳅叫了两声,一扭头跑到了刘浪的脚边,仰着脖子叫了两声,像是在说:“哼,那个家伙不是好东西,我替你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