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九十六章 都是自家人
  • 第八百九十六章 都是自家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cpa300_4();    刘浪闻言,也是一怔,立刻明白了,这家伙果然是黑巫教的人。

        既然这样的话,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刘浪没有否认,却是微微一点了点头:“看来你也是黑巫教的人了?”

        黎生荣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将凳子往后一推,急急的单膝跪地,两手抱拳,激动道:“七散堂堂主黎生荣拜见教主,祝教主仙福永享,万寿无疆!”

        一听到黎生荣来了这么一句话,别说是吴暖暖了,就连刘浪差点都没被噎住。

        “啥,这是搞哪一出儿?”

        “咳咳,我、我还不到三十,用不着万寿无疆。”

        刘浪嘴里这么说着,但脸上还是浮现出得意之色,瞟了吴暖暖一眼,像是在说:嘿嘿,瞧见了吧,这就是本事。

        吴暖暖看着刘浪臭美的样子,却是冷哼一声,直接站起身来,走到刘浪身后,冷声道:“你来问吧。”

        既然人家认你当教主,那我还问个屁啊。

        刘浪此时也不客气了,嘿嘿一笑:“吴警官,都是自家人,当然就好说喽。”

        刘浪架子也摆够了,忙上前扶起黎生荣,呵呵笑道:“原来是黎堂主呢,怎么在燕京我都不知道呢?”

        黎生荣受宠若惊道:“教主,我知道如今黑巫教众乱不平,平时躲藏在蜡像馆里不敢轻易露面,也是前段时间才联系到鬼鬼的,听说新任教主是位年轻有为的才俊……”

        刘浪都笑开花了,连连摆手道:“行啦行啦,什么年轻才俊啊,只是误打误撞而已。”

        “不不不,我听鬼鬼说起过,您想匡扶黑巫教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当时我听到之后也热血沸腾,没想到……”

        黎生荣本来一脸的激动,脸色突然又暗淡了下来,轻轻叹了口气,愤愤道:“教主,如今道门太欺负人了,竟然要将我们黑巫教的人斩尽杀绝!”

        开始时还怀有戒心,此时既然是一家人,说话自然没有之前那般拘束了。

        刘浪拉着黎生荣坐下,连忙问道:“黎堂主,怎么个情况?”

        “哎,别提了,教主……”

        黎生荣刚想说,却又看了看吴暖暖,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却是闭嘴不言了。

        刘浪明白了,微微一笑:“没事,吴警官跟我是好朋友,也知道我的身份,没有必要隐瞒。”

        吴暖暖闻言,却是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哼,还真是够臭屁的。黑巫教教主是什么鬼?”

        吴暖暖声音小,刘浪没有听见。

        见刘浪都这么说了,黎生荣点了点头,继续道:“教主,以前我只听说乱神术重现黑巫教,一直期盼着能见教主一面,没想到,今天竟然以这种方式见到了教主。”

        “呵呵,黎堂主,我还是只个学生,别老这么客气。”

        “啊?真的啊?教主原来真这么年轻啊?”

        “咳咳,难道你还以为我用了易容术不成?”

        黎生荣闻言,尴尬的笑了笑:“呵呵,我们黑巫教懂得易容术的只有玉面而已,可她心性太高,我跟她相处也不太好,已经好些年没有见过了。”

        提起玉面,刘浪却是微微一笑:“玉面觊觎教主的位置,已经死了。”

        “啊?她死了?”

        “嗯,如今风起堂由鬼鬼掌管。”

        黎生荣点了点头,将心中最后一丝疑惑也释了,恭恭敬敬的感慨道:“怪不得,看来,我们黑巫教真的有重振之日了呢。”

        刘浪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倒是相谈甚欢。

        吴暖暖见二人老半天不扯到正题上,不禁急道:“刘浪!”

        刘浪看了吴暖暖一眼,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嘿嘿笑道:“黎堂主,说说吧。”

        一番交谈,黎生荣也确认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是黑巫教教主,自然不敢再有隐瞒,连忙说道:“教主,来杀我的那个人是我师兄派来的。”

        “你师兄?”

        “对,我跟他本是同门,数年前一起修习泥人术。可他天资聪慧,又野心很大,后来出师之后便与我分道扬镳。后来我加入了黑巫教,却听说他加入了龙虎山。”

        刘浪一怔:“龙虎山?他叫什么名字?”

        “他、他叫王无念。”

        “王无念?”

        刘浪面露疑惑,想了想,似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黎生荣见刘浪不知道,又连忙解释道:“对了,因为他泥人术超非寻常,还有一个绰号,叫泥人王。”

        “咝……”

        一听到泥人王三个字,刘浪立刻记起了在医院门口碰到的那个老头了,不禁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是他?”

        黎生荣见刘浪不吭声了,又继续说道:“教主,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那天来找我的那个人,其实并非是想来杀我,而是带来了师兄的话,说要我帮他。”

        “帮他?”

        “嗯,师兄说他要谋划一件大事,要我帮忙。”

        “什么大事?”

        “那人没说。”

        “哦……”

        黎生荣皱了皱眉头,又轻轻叹了口气:“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研究我的泥人术,不想参与过多的纷争,所以,就跟师兄的人发生了争执,激怒了那个人,引诱他杀了我的蜡像傀儡。”

        “你是想让别人以为你死了?”

        “是啊,这样师兄应该就不会再来纠缠我了,可没想到,却被教主发现了。”

        “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这里,刘浪也明白了。

        但一个新疑团却又慢慢浮现在脑海中。

        泥人王,他跟饶九妹很熟啊,又有什么大事要谋划啊?

        一想起饶九妹,刘浪的内心又急跳了两下,莫名有种复杂的情绪,轻轻叹了一口气。

        “黎堂主,这件事我明白了,可外面那些蜡像……”

        黎生荣闻言脸皮一跳,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不禁作势又要跪下。

        刘浪一把拉住黎生荣,“有话说话!”

        “这……”

        “这什么这!”

        刘浪感觉这其中有事,不禁将脸一拉,厉声呵斥道。

        黎生荣自知理亏,战战兢兢的说道:“教主,我们七散堂以修习七魄为主,可我痴迷于泥人术,后经不断的钻研发现泥人术可以用于蜡像上。但、但开始蜡像做出来只有其表,却没有骨子里的灵性,所以……”

        刘浪将眼一瞪,“所以你就用死人来制作蜡像?”

        扑通!

        黎生荣吓得跪倒在地,哭丧着脸慌乱的解释道:“教主,那些蜡像的尸体不是我杀的,真不是我杀的,全是我从各处偷盗来的,就、就被你打倒的那个美女蜡像,是、是有个乡下人配阴婚时被我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