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九十四章 逮住真身
  • 第八百九十四章 逮住真身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cpa300_4();    听到天暮的话,樱子眼神中闪过一丝神往,轻轻叹了一口气:“当年我为表对天皇的忠心,随渡边会社一起来到华夏,没想到,却将尸骨埋在了这里。但我眷恋自己的家,想念院中的樱花,魂魄久久不肯散去……”

        “哐!”

        樱子正陷入追忆之中,门却突然被打开。

        泥人王出现在门口,盯着樱子,又看了看天暮,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沉声喝道:“樱子!”

        樱子一怔,连忙站起身来,神色有些慌张道:“主人,我、我……”

        “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泥人王脸色非常难看,狠狠的瞪了樱子一眼,然后又满脸堆笑的走到天暮面前,“天暮真人,既然好不容易来一次龙虎山,走,我陪你出去逛逛吧。”

        天暮见樱子身上有隐情,本来想借机套出点有用的信息,没想到泥人王突然出现。

        天暮也冲着泥人王拱了拱手,笑道:“那就有劳王道长了。”

        嘴上这么说着,可天暮心中的疑惑却愈加重,心中暗暗琢磨着,什么时候将樱子拉过来,无疑于放在泥人王身边一枚棋子呢。

        天暮一直听组长说过,这个泥人王手段厉害,而且极为阴险狡诈,至今连他到底是什么背景什么来历都没有搞清楚。

        所以,组长也提醒天暮,在跟泥人王接触的时候,要多留意一下,免得真正合作的时候被他给坑了。

        天暮一直将组长的话放在心上,可此时才知道,泥人王此人不但阴险,甚至极为小心。

        泥人王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般,倒也没有多问,而是笑呵呵的引着天暮,去龙虎山的山巅处欣赏美景了……

        …………

        蜡像馆。

        却说刘浪用手电筒照到那个身影脸上的时候,不禁一怔。

        对方是个中年男人,那长相,赫然就是医院里那个傀儡。

        刘浪心中一跳,颤声道:“你是黎生荣?”

        对方挣扎了两下,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掉,只得放弃,冷声哼道:“哼,没想到,我用一个蜡像替自己死了,竟然还是被你们发现了。今天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不会跟你们合作的!”

        黎生荣将脖子一梗,颇有种生不畏死的感觉。

        刘浪一愣,听出他话中的意思有点儿不对劲,忙道:“你什么意思?”

        黎生荣闻言也是面露疑惑,扭头看了刘浪一眼。

        这一眼,黎生荣立刻瞪大了眼睛,惊奇的叫道:“什么,你、你不是他手下的人?”

        “谁?”

        不但是刘浪,此时连吴暖暖也听出了不对劲。

        黎生荣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可依旧梗着脖子道:“你们是何人?怎么知道我活着的?还有,你怎么知道这些蜡像有问题的?”

        黎生荣此话一出,显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直接证实了刘浪的心中的猜测。

        刘浪心里有底了,却是冷哼一声,用力往前一推,将黎生荣扔到了地上。

        扑通!

        黎生荣没想到对方会轻易放过自己,慌慌张张的爬起来,上下打量着刘浪跟吴暖暖,眼珠不停转动着,似乎在思索着刘浪二人究竟是何人。

        刘浪没有吭声,而是朝着吴暖暖摆了摆手。

        吴暖暖会意,上前亮出了自己的警徽,面无表情道:“黎生荣,我们是刑警大队的,在这里调查你自已被害的案件。”

        如果是旁人听到,这话说起来肯定有些矛盾。

        啥叫你自己被害的案件啊?明明一个胳膊腿全乎的大活人站在面前。

        可是,黎生荣一听,不禁一怔,仔细看了看警徽,脸上的疑惑更盛:“你们怎么知道那个不是我本人的?”

        “黎生荣,这你就不用管了,我们刑警大队自然有自己的手段。”

        吴暖暖面色冰冷,哗啦拿出了手铐,上前就要拷黎生荣。

        黎生荣大惊,连忙后退了两步,急道:“我又没犯法,你干嘛逮捕我?我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

        听闻此时,刘浪冲着吴暖暖摆了摆手,道:“吴警官,手铐就免了吧?我们来这里又不是逮人的。”

        “对啊,这位兄弟说得对,既然你们知道了我蜡像的秘密,那、那……”

        黎生荣边说着,忽然间一转身,撒腿就要跑。

        在刘浪的眼皮子底下逃?简直是开玩笑嘛。

        黎生荣刚转过身,刘浪一个箭步往前一冲,直接拦在了他的面前,一把扭住他的胳膊,不冷不热道:“怎么?不带手铐不老实?”

        黎生荣刷的滚出了一脑门的汗,战战兢兢的盯了刘浪一眼,知道自己碰到硬茬子了。

        之前虽然蒙混过关了,可此时显然不可能了。

        黎生荣顿时满脸堆笑,面色紧张,知道眼前这个人肯定有些手段,连忙一拱手:“敢问这位兄弟是哪里的?”

        刘浪只是为了震慑黎生荣,倒不怕他跑了,却是微微一笑,故意说道:“不敢,**派。”

        “**派?”

        黎生荣一愣,似乎没有听过,却是一脸歉意道:“刚才我看到了兄弟的手段,绝非常人,既然屈居于刑警大队,肯定也另有所谋,只是这**派……”

        刘浪呵呵一笑:“**派现在没什么名头,并不代表以后没什么名头。”

        说着,刘浪将脸一冷,伸手一把抓住黎生荣,往上轻轻一提,再次将他提到了吴暖暖的面前。

        “如果你想活,不被道门的人杀了,那就老老实实配合我们,再他娘的废话,我可没那个耐心再给你求请了。”

        黎生荣看了吴暖暖一眼,咕咚咽了一口唾沫,连声称道:“是是是,警官有什么要问的,我黎生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吴暖暖见刘浪并不打算问,倒也摆起了刑警的谱,冷声道:“这里有什么地方适合问话?”

        黎生荣一怔,连忙说道:“哦,那里有一个办公室,我带你们过去。”

        黎生荣此时知道跑也没用,显然也老实了很多,转身刚要走,却看到那些蜡像正惊恐的盯着自己。

        “回去吧。”

        黎生荣一抬手。

        没有被刘浪打废的蜡像竟然个个活动了起来,纷纷归到了自己的位置,摆好姿势,却是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