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八十五章 伤口不正常
  • 第八百八十五章 伤口不正常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老杨头酒醒了,也不会再显出原形了,可却不敢再正眼去瞧人家刘浪了。

        老杨头仔细想了想,的确怪不得刘浪,而且如果不是刘浪身手非常,恐怕刚才那么一冲动,就把人家给杀了。

        愧疚加上敬畏,老杨头不禁一脸期待的看着刘浪。

        刘浪也是一脸的无奈,只好道:“大叔,我知道兰花丢了你非常着急。要不这样吧,我们分头行动,你用你的方法去找,我用我的方法去找,然后我再让朋友帮忙留意一下。”

        着,刘浪指了指吴暖暖道:“大叔,这位是刑警大队的吴暖暖,如果兰花不是落在厉害的角色手里,相信他们会帮得上忙的。”

        吴暖暖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劲来,两只眼睛跟看怪物一般盯着老杨头。

        吴暖暖虽然也见过不少灵异事件,可却从来没有见过变身的妖精,此时听到刘**自己,不禁一愣,茫然的了头:“对,找人我们在行。”

        老杨头的老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抱拳感激道:“刘浪,那就麻烦你了,如果找到兰花,我们就离开这片是非之地,回3n3n3n3n,m.√.co∽m到我们自己的家。”

        刘浪微微一笑,却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无感慨道:“大叔,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放心吧,我一直把兰花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不会不管的。”

        “嗯,刚、刚才得罪了。”

        老杨头不觉眼圈泛红,哽咽道。

        话不讲不透,既然一切都明白了,那就分头行动好了。

        等刘浪几人回到餐馆的时候,老板娘却带着狐疑的眼神不停的打量着三人。

        “你、你们没事了吧?”

        这种时候自然需要吴暖暖出面了。

        吴暖暖摆了摆手,一脸严肃道:“老板娘,无论你听到看到什么,都只当做了一场梦,如果泄露出去半句……”

        “不敢不敢,警察同志,不会的,我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老板娘自然明白吴暖暖的意思,连连摆手。

        刚才刘浪跟老杨头发生激烈的争执,老板娘忍不住好奇,还是从门缝里往里看了看。

        老板娘正好看到了老杨头变身的样子,差没吓得背过气去,哪里还敢出去宣扬?

        老杨头看到老板娘,似乎也带着歉意,低声道:“这、这些日子,真是麻烦你了啊。”

        “不不不,不会,杨大哥,怎么会麻烦呢?”

        原来,自从兰花丢了之后,老杨头就来到燕京找刘浪。

        结果刘浪跑去了东北。

        老杨头无处可去,便在好再来菜馆喝闷酒,一来二去跟老板娘也熟悉了。

        只是之前老杨头没有把自己喝出原形,老板娘只当是老杨头来燕京找女儿,哪里知道人家是只妖精啊?

        随便在餐馆里吃了儿东西,刘浪便跟老杨头告了辞。

        老杨头受了刘浪提醒,便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试着用狐妖自己的联系方式去找找看。

        刘浪跟吴暖暖从餐馆出来后,已是下午了。

        刘浪心中一直挂着疑惑,待二人进了警车之后,刘浪终于忍不住问道:“吴警官,你怎么知道那个浓妆女人被男人给甩了啊?”

        吴暖暖开着车,目视着前方,不紧不慢的道:“我最近在学习卜算之术。”

        “啊?真是你算出来?”

        刘浪大吃一惊。

        “哼,怎么?难道不可以?”

        吴暖暖面无表情的着。

        二十多分钟后,警车停在了一家医院的门口。

        吴暖暖道:“那个幸存下来的人就住在这家医院里,已经好几天了,一直还处在昏迷的状态。医生只是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边着,二人也进了医院。

        幸存者在重症监护室,没有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

        吴暖暖出示了一下证件,二人倒也没有受到阻拦。

        来到病床前,刘浪朝着幸存者看了看,脸上的表情不禁有些惊异不定。

        只见幸存者浑身插着管子,口鼻都吸着氧气,脸上毫无血色,看起来跟着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幸存者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八字胡,此时正紧紧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刘浪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问道:“吴警官,他伤在哪儿了?”

        吴暖暖道:“也是利器所伤,在腹部。”

        “哦……那凶手没抓到?”

        吴暖暖摇头道:“没有,这个人是自己打的电话。”

        “我能看看伤口吗?”

        吴暖暖头,上前将盖上幸存者身上的被子掀开,然后心翼翼的将他胸前的扣子解开。

        幸存者的腹部缠着绷带,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伤势。

        刘浪又道:“绷带可以解开吗?”

        吴暖暖也不清楚,问旁边的一个医生:“我们要看看伤口,不知道可不可以?”

        医生似乎有些为难,但知道俩人是办案的,略一思索,还是轻轻了头,自觉的走上前:“要不我来吧,伤口很深,一不心就会被感染。”

        吴暖暖给医生让开,让医生走到幸存者面前。

        医生逮上灭菌手套,试探着一将绷带解开。

        刚刚解开一半的时候,已能清晰的看到里面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鲜血变得有儿黑乎乎的,将绷带染了一大片。

        绷带完全解开之后,刘浪这才真正看清楚伤口的模样。

        伤口足有二十多公分,此时已被缝合住了,断裂处非常整齐,一眼就能看出是被利器以极快的速度割开。

        刘浪盯着伤口看了一会儿,却总感觉伤口有些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却又不出来。

        想了想,刘浪问医生道:“我能摸摸伤口吗?”

        医生一怔,面露为难之色:“为了病人的考虑,这个……”

        吴暖暖出言道:“刘浪,有什么问题吗?”

        刘浪道:“我也不清楚,但老感觉伤口看起来不正常?”

        医生闻言,一脸的古怪的看着刘浪:“这位警官,手术是我亲手缝合的,就是普通的刀伤,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啊。”

        刘浪微微一笑:“我的不正常跟你的不一样。”

        这下吴暖暖都有些奇怪了,看了刘浪一眼,也跟医生道:“医生,要不这样,你让我朋友摸一下看看。如果真出问题,我们刑警大队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