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八十三章 醉汉显形了
  • 第八百八十三章 醉汉显形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周围的看客只看到三个男人的拳头打到了刘浪身上,根本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人家连动都没动,咋就把人给打倒了呢?

        浓妆女人也是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盯了刘浪一眼,不禁有些害怕了。

        这几个人本来就不跟混混似的,平时也很少打架,见碰到了硬渣子,自然也心生退意。

        三个男人抱着自己的手疼得汗流浃背,畏畏缩缩的躲在浓妆女人的身后,战战兢兢的盯着刘浪。

        这个时候,吴暖暖终于站起身来,走到浓妆女人面前。

        浓妆女人一看有刑警,不禁激灵打了一个寒战,连忙挤出一丝微笑:“警官,您、您……”

        吴暖暖面无表情的盯了浓妆女人一眼,不急不缓的道:“美女,你被男人给甩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吴暖暖,不知道这个刑警咋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刘浪更是大吃一惊,看着吴暖暖,“吴警官,干嘛呀?今天的事你看该怎么办?”

        吴暖暖没有理会刘浪,而是继续道:“美女,你知道你为何-⊙-⊙-⊙-⊙,m.∧.co≠m被男人给甩了吗?”

        这次连浓妆女人都有儿挂不住了,可又不敢发作,只得低声问道:“警、警官,你、你怎么知道我被男人给甩了的?”

        “呵呵,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你难道没想过自己的问题吗?”

        浓妆女人顿时脸色涨红,结结巴巴道:“我、我能有什么问题?他、他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我、我没杀了他就不错了……”

        所有人听到俩人的对话,顿时一脸的恍然。

        原来这个女人被男人甩了,心情不好,所以才搞了这么一出啊。

        可是,这个女警官怎么知道的?

        人人都有猎奇心理,更是对别人的**充满了好奇,此时恨不得将女人的苦楚扒出来,可更多的好奇却是对吴暖暖。

        众人本来有吃饱饭准备离开的,此时也停下了脚步,围在一起看着热闹。

        刘浪更是惊异不定,张着嘴惊奇的问道:“吴、吴警官,刚才你在画的那些东西,不会就是在算这个女人吧?”

        吴暖暖没有回答,而是冷冷的盯着女人,面无表情的道:“你性格暴虐,动不动就对人发脾气,连下属私底下都叫你母老虎。你的男人是被你逼得才会去找别的女人的,你知不知道?”

        女人一怔,身体一个趔趄,震惊的盯着吴暖暖,差儿没把下巴给掉下来。

        “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看在你也很可怜的份上,今天我就不带你去警局了。”

        吴暖暖完,又回着自己的座位坐了下去。

        女人听完吴暖暖的话,怔怔的盯着吴暖暖的背影,哪里还有呆下去的勇气,使劲瞪了刘浪一眼,又瞟了那个醉汉一眼,瞳孔瞬间收缩。

        “啊……他、他……”

        女人指着醉汉,脸色瞬间煞白无比,惊恐的大叫一声。

        周围的看客见好戏一出接着一场,个个大呼过瘾。

        刚刚冒出一个身手非凡的男人,接着又冒出一个神机妙算的女警官,怎么个情况,难道醉汉……

        所有人的目光顺着女人的视线移了过去,这一看,个个大惊失色,惊恐万分。

        “啊……他、他是……”

        只见醉汉脸上挂着胡须,耳朵却莫名变长了很多,而且长出了绒毛,那模样,就跟狐狸的耳朵差不多了。

        醉汉脸上绯红,正声声要酒喝,却完全没将自己的变化放在心上。

        刘浪之前也并没有留意醉汉,此时见众人都一脸的震惊,也狐疑的转过头,这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两起。

        那个女人跟自己三个下属再也待不住了,心里的承受能力完全超出了极限。

        三个男人也不管自己的女上司了,强忍着疼痛,逃也似的冲出了餐馆。

        那个女人也将酒瓶朝着地上一扔,慌不择路的逃跑而去。

        刘浪略一迟疑,连忙一把扯下自己的上衣,直接盖在了醉汉的脑袋上。

        “吴警官,老板娘,让所有人都出去!”

        吴暖暖正坐在桌边等着上菜,突然听到刘浪的喊叫,回头一看,不禁满脸的狐疑。

        老板娘似乎也感觉有什么不对劲,连忙朝着客人们喊道:“关门了,关门了。”

        将所有人都赶出了餐馆。

        刘浪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连忙问老板娘:“这里有稍微安静一儿的地方吗?”

        “有有有,我们后面有个后院,平时根本没有人去。”老板娘不明所以,但还是连连头。

        吴暖暖这时也来到刘浪的身边,皱着眉头看了看被刘浪衣服包着脑袋的醉汉,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疾声问道:“怎么回事?”

        “先帮他醒酒再。”

        刘浪也不再废话,背起醉汉朝着后院走去。

        吴暖暖跟老板娘紧随其后。

        走到后院时,吴暖暖拦住老板娘,沉声道:“警察办案,你帮我们看着儿,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老板娘一怔,木讷的了头:“是,警官。”

        着,老板娘知趣的退了出去,然后将门关严。

        刘浪背着醉汉来到后院之后,将醉汉放到了地上,一把扯开了醉汉头上的衣服。

        吴暖暖只是有些好奇,此时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醉汉颤声道:“刘、刘浪,这、这是什么东西?”

        刘浪没有回答,而是四处打量了一圈,打了一盆水,当头浇到了醉汉的脑袋上。

        醉汉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大叫一声:“呜……”

        声音高亢,像是野兽一般。

        吴暖暖哪里见过这种东西,不觉呆立在当场。

        只见醉汉不但耳朵白绒绒的,就连脸上都全长出了白毛,而嘴巴也长长了几分,那模样,赫然就是一张狐狸的脸。

        被刘浪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狐狸脸上的绒毛慢慢退掉,然后整张脸一变成了常人的模样。

        刘浪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个人,赫然就是兰花的父亲,白狐妖老杨头。

        老杨头清醒了之后,晃了晃脑袋,眯着双眼看了看刘浪,不禁大吼一声:“是你?”

        老杨头显然也认出了刘浪,猛然间瞪大了双眼,伸手朝着刘浪的脖子就掐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