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八十一章 好再来餐馆
  • 第八百八十一章 好再来餐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虽然知道吴暖暖不能动感情,但心里又有一种奇怪的想法,想让吴暖暖喜欢自己。

        这种感觉非常的复杂,甚至有儿的自私心理。

        刘浪自己明明知道这样不好,却偏偏无法控制,甚至努力装作死皮赖脸的模样,让气氛尽量显得不那么尴尬。

        一个吻而已,况且根本算不上吻,只是危机时刻救命罢了。

        可是,在最后疼痛感渐渐麻木的时候,刘浪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吴暖暖柔软的双唇上传来的温润细腻,似糖般甜蜜,似绸般柔软,不出的滋味。

        可也仅仅就是一刹那,吴暖暖醒了,在刘浪本来咬破的舌头上又咬了一下。

        疼啊,伤上加伤太疼了。

        刘浪至今话的声音还带着嘶嘶的声音。

        吴暖暖也看到了那家餐馆,举手看了看手表,没有吭声,直接将车停在了餐馆的门口。

        餐馆店面不大,可名字起的不错,叫好再来餐馆。

        叫这个名字的餐馆,在燕京市没有上百家,恐怕十几家还是有的。

        所以,看到这个名字¢¢¢¢,m.⊙.c●om的时候,刘浪也只是微微一笑,心道:“好再来,呵呵,不好就不来了呗。”

        反正也只是为了填饱肚子,随便聊聊案情,对饭菜的质量倒也没有多大要求。

        吴暖暖停好车后,连招呼也没打,直接跳下了车,朝着餐馆里走了进去。

        刘浪一怔,连忙叫道:“喂,吴警官,等等我啊。”

        边喊着,刘浪也跳下了警车,追着吴暖暖就跑了过去。

        餐馆只有一层,也就四五十平米,摆着五六张桌子。

        餐馆的老板娘是个中年妇女,长相普通,一见吴暖暖走进来,连忙迎了上来,满脸堆笑道:“这位警官,不知您有何贵干?”

        老板娘虽然脸上挂笑,但声音中还带着颤抖,显然没想明白为何警察会突然造访。

        吴暖暖身穿警服,脸色冰冷,别是老板娘了,就算在大街上走,恐怕别人看到也会饶行三米开外。

        吴暖暖似乎见惯了这种情形,不动声色道:“我跟朋友来吃饭。”

        老板娘闻言一怔,朝着吴暖暖身后一看,正看到刘浪走了过来。

        “哦哦哦,好,您需要什么,我马上吩咐人去做。”

        老板娘脸色一缓,连忙迎着吴暖暖到了靠墙的一张桌子上,然后又恭恭敬敬的朝着刘浪了头,笑道:“这位警官,不知你们要吃什么呀?”

        刘浪没有穿警服,也从来没有被这么称呼过,愣不丁被人这么叫着,却是一愣,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额,问、问她吧……”

        刘浪指了指吴暖暖。

        老板娘一脸的恍然,连忙又凑到吴暖暖面前,边倒着水又问道:“不知警官要吃什么?”

        吴暖暖冲着老板娘了头:“随便来几样菜就行了,吃完我们还要办案呢。”

        “好好好,那我们马上就做。”

        老板娘见吴暖暖不想多,连忙头进了厨房。

        厨房跟餐厅只隔了一道帘子,里面能清晰的传出炒菜的声音,甚至连菜香都不自觉的飘了出来。

        刘浪见老板娘走后,也转了转脑袋,打量了一下整个餐馆。

        餐馆正是饭,生意倒还可以,只空了一张桌子。

        大部分看起来都是附近的白领一族,几人一桌,凑份子了个菜。

        只有一桌是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刘浪,桌上放着一瓶五粮液,两盘菜。

        那两道菜虽然也是家常菜,但全是鸡肉。一个菜是白斩鸡,另一个菜是辣子鸡。

        桌边那人每吃一口菜,就会喝一杯白酒。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满满一瓶酒已下去了一大半。

        刘浪感慨那人酒量好的同时,也转回头来,看着吴暖暖问道:“吴警官,咱要不要喝儿酒啊?”

        吴暖暖根本没有理会刘浪,而是拿出一张纸和一只笔,在上面画着一些乱七八遭的东西。

        刘浪有些好奇,半弯起腰来,朝着吴暖暖凑了凑,嘿嘿笑道:“吴警官,你在干嘛呀?”

        吴暖暖还是没有理会刘浪,而是自顾自的在纸上画着。

        刘浪讨了个没趣,只好闭上嘴,好奇的看着吴暖暖在纸上画的东西。

        只见吴暖暖画了一个类似八卦的东西,在右边写着两个字,壬丙,然后又在上面画了一个叉号,改成了子午。

        随后,吴暖暖将大拇指扣在了自己的食指上,嘀嘀咕咕念叨着,不知在些什么。

        刘浪看得新奇,见吴暖暖的样子,就跟街上算命骗钱的那些老头儿似的,强忍着笑喷,不禁逗道:“吴警官,你这是要改行算命吗?”

        吴暖暖依旧像是没听见般,连头都没抬,只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暗自嘀咕道:“大安,留连,速喜,赤口……”

        “咝……不对啊?难道根本不行?”

        吴暖暖眉头越皱越紧,慢慢聚集在额头处,看起来给人一种苦大仇深的感觉。

        “咳咳,吴警官,咱、咱能不能句话啊?”

        刘浪看不懂,又憋得难受,见吴暖暖不理自己,只好又低声问了一句。

        吴暖暖依旧没有吭声,突然又在八卦的左方写下了两个字,乙丑。

        “啪!”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高声喊了起来:“老板,酒,上酒,酒没了。”

        刘浪循着声音一看,正是刚才看到的那个人。

        就这一会儿工夫,那人竟然已将整瓶五粮液全部喝光了,正拍着桌子,脑袋趴在桌子上,似乎已经醉得不行了。

        那人看起来非常苦闷,正借酒消愁呢。

        刘浪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切,竟然还是个酒鬼呢,借酒消愁愁更愁,在这里喝酒有什么用?”

        不但是刘浪,就连那些吃饭的白领也微微蹙起了眉头,眼神中露出了鄙夷之色。

        其中一个脸上画得跟妖精似的女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哼,不能喝就别喝,在这里耍什么酒疯啊?”

        老板娘听到喊叫,连忙跑了出来,一眼就看到桌子上那个空瓶子。

        老板娘也是一愣,显然没想到一个人这么快就将一瓶酒给喝了个精光,连忙走上前,笑着劝道:“大哥,看您也喝得不少了,要不,今天就先别喝了吧?”

        “喝,我还要喝,今天不醉不归!”

        着,那人拿着酒瓶,啪啪击打着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