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恶灵能否被超度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恶灵能否被超度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徐硕跟疯了一样,不断的自言自语,身体微微颤抖着,而胡须也越勒越紧。

        杜仲此时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眼见就要被勒死了。

        刘浪跟朱涯相互对视着,渐渐也听了一点儿端倪。

        原来徐硕生前活得窝囊,死后拥有了生前没有的能力,便想着要报仇。

        可是,就算很多人欺负过他,但毕竟已过去了百年了,那些人肯定都死了,有的可能已经重新轮回了,想要重新再找到已绝无可能。

        刘浪死死的盯着徐硕,冷声道:“徐硕,你为何有如此执念?如今已过去百年,就算你要去找那些欺负你的人报仇,你打算去哪里找?他们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徐硕闻言一怔,似乎没明白刘浪的意思,不禁失神道:“什么?你、你说他们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就在徐硕出神的同时,朱涯飞速的抽出宝剑,刷的一下舞了一个剑花。

        手起剑落,一人多高的胡须立刻被斩为了两截。

        杜仲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了两下,身上稍微有了一点儿力气,连忙急慌慌的朝着朱涯这边爬了过去,可手中还不忘抓着那把胡须。

        与此同时,刘浪也瞬间运起了鬼王诀,轰的一声砸了过去。

        徐硕的身体猛然间倒飞而起,犹如一片落叶一般,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回旋。

        刘浪将手一勾,一道黑线从手中飞中,瞬间缠住了徐硕,往回一拉,直接将徐硕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徐硕的魂魄变得近乎成了半透明状态,木讷的盯着刘浪,脸上的表情痛苦无比。

        “你、你说我活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了?”

        “意义?哼,除了杀人之外,难道你还有活下去的意义吗?”

        刘浪冷哼一声,瞪眼盯着徐硕,将手一攥,想要将徐硕捏死。

        徐硕此时也放弃了挣扎,似乎心中的执念在一瞬间被击溃了一般,喃喃道:“那个人曾告诉我,我是冤死鬼转世,活着的时候本来身上的怨气就非常重,又被那么多人欺负,身上的怨气不是一般的强,所以,死后魂魄会变得异常强大,可是……”

        刘浪本想直接用鬼王诀将徐硕的魂魄打散,突然听到这话,立刻收住手,怔怔的盯着徐硕。

        刘浪歪头看了朱涯一眼:“冤死鬼转世?”

        朱涯也是满脸的吃惊,仔仔细细上下打量着徐硕。

        徐硕如此存活着,似乎就是为了向那些欺负他的人证明自己。

        可是,百年已过,那些人要么投胎,要么归入阴司,哪里还会存在于阳间?

        徐硕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还以为那些人也会一直活着,此时被刘浪点破,哪里还有半分活下去的动力?

        都说人活一口气,佛走一烛香,而鬼呢,游荡在人间无非是心中有未完成之事。

        心愿一了,除非变成丧失理智的厉鬼,大都会老老实实归入阴间。

        可如果真正算起来,厉鬼最厉害的执念恐怕就是害人。

        这种害人跟吸了大烟一般,非常上瘾。

        突然听到徐硕说自己是冤死鬼转世,刘浪跟朱涯都是大吃一惊。

        冤死鬼本就怨念非常重,如果在阳间修成厉鬼恐怕也是小菜一碟,而又被欺负了一世,修成恶灵也是理所当然了。

        如果徐硕真是冤死鬼转世,恐怕很难将其完全杀死,一不小心还有可能激发他两世的怨气,到时候肯定更难对付。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超度,将其心中的怨念完全渡化消散。

        可是,两世为人的徐硕,怨念之深可想而知,又加上这百年的游荡,更是非常人所能想象的。

        刘浪跟朱涯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恐。

        杜仲根本不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大难不死之后,手里攥着一把胡子,指着徐硕大叫道:“杀了他,快点杀了他,免得他再害人!”

        朱涯将眼一瞪,“你闭嘴!”

        杜仲立刻闭上嘴,疑惑的看了朱涯一眼,似乎在问,我说错什么了吗?

        刘浪没有理会杜仲,而是慢慢将手放开,缓声劝慰道:“徐硕,其实,你仔细想想,你已经活了这么久了,而那些欺负你的人,恐怕有的还在阴司受苦,根本用不着你去报仇了啊。”

        徐硕没有逃,抬起头来盯着刘浪:“那又如何?”

        刘浪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微微一笑道:“看在你也不容易的份上,我跟猪牙想办法超度你,让你能够安息,用不着再作孽了,怎么样?”

        “超度?”

        徐硕一愣,显然没想到刚才还非要让自己魂飞魄散的家伙,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刘浪点头道:“是啊,以我们二人之力,超度你也绝非难事,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洗掉你身上的怨气,就算你再次归入阴曹,也没有人会追究你的责任了。到时候不但不用受苦,而且还有可能重新投胎个好人家。”

        朱涯听到刘浪的话,张了张嘴,却是生生话又咽了回去。

        受不受苦,怎么个投胎法,还真跟超度没有关系。

        甚至朱涯根本不知道阴司到底是何体系。

        刘浪显然是在胡说八道。

        刘浪信口开河的诱惑,倒的确很诱人,就连杜仲也听得一愣一愣的,忍不住问道:“刘兄弟,如果我死了,你也帮我超度好不好?我、我下辈子想当高富帅……”

        “闭嘴!”

        还没等杜仲说完,刘浪又是一声呵斥。

        一扭头,刘浪又看向徐硕,却是一脸的和颜悦色,“怎么样?”

        徐硕茫然的看着刘浪,疑惑道:“真的可以?只要你们帮我超度了,阴间就不会追究我的责任了?”

        “当然,凭我二人的修为,就算你是冤死鬼转世,也定然能洗掉你身上的怨气,没有问题的!”

        刘浪冲着朱涯点了点头,信誓旦旦的说道。

        徐硕依旧还有些不信,可显然已没了刚才的暴虐,就连胡须也一点点收缩,慢慢不见了踪迹,再次变成了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

        “那、那我能有个请求吗?”

        徐硕似乎被刘浪说的话打动了,一脸渴望的盯着刘浪。

        刘浪脸上一直挂着微笑,点头道:“好啊,只要我们能做到,我们肯定可以帮你的。”

        徐硕张了张嘴,有些羞涩道:“我、我生前的时候,经常偷看隔壁的寡妇洗澡,那、那时,我超喜欢她的……”

        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