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六十三章 异录堂不能散
  • 第八百六十三章 异录堂不能散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客房里的男女,不是别人,正是饶万春跟饶九妹兄妹二人。

        饶万春边说着,手里擦拭着自己的宝剑,眼中的狠毒愈加浓烈,语重心长的说道:“九妹,师叔说的对,黑巫教根本就没有好人,必须全部铲除,这不仅仅只是为了父亲报仇,而是为了让更多人免遭黑巫教的毒手。”

        饶九妹急得脸色发白,一把将饶万春手中擦剑的布夺了过来,急道:“哥,你这样跟他们黑巫教的人有什么区别啊?”

        饶万春不为所动,冷声道:“哼,区别?区别就是他们是邪派,我们是正派,我们行得正,坐得直,他们用黑巫术害人!”

        饶万春边说着,从床边站了起来,语气生硬:“九妹,你赶紧回龙虎山,父亲的仇我来报,你就不用管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黑巫教的人必须全部杀干净,一个都不能留!”

        饶万春拿起了剑鞘,轻轻吹了手中的宝剑一口气,缓缓将宝剑插进剑鞘之中,然后放进了自己的背上:“九妹,据道门的朋友追查,这梦里香就有黑巫教的人,而且在教中的地位还不低,今晚我就要去查探一番。”

        饶九妹见自己说不通,不禁急得直跺脚,一把将手中的布扔到了床上,气鼓鼓的说道:“哥,你怎么这么顽固啊,你为什么不仔细想想?如果真将黑巫教的人杀了,我们的父亲真的还能活过来吗?”

        饶万春根本不为所动,瞟了饶九妹一眼,反问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饶九妹一怔,立刻瞪大了眼睛,狠狠咬了一下嘴唇,大叫道:“哥,虽然他们说刘浪是黑巫教的教主,但那只是传言,他跟我们年龄差不多,你认为他真的可能是教主吗?”

        “哼!”

        饶万春冷哼一声,却是没有接话。

        饶九妹苦口婆心道:“哥,算我求你了,你先冷静两天,等我找到刘浪,仔细问个清楚,我们再重新打算好不好?”

        饶万春深深看了饶九妹一眼:“九妹,你早点儿休息吧,师叔派人四处找你,我已告诉师叔你跟我在一起,明天他就会派人来接你回去了。”

        饶九妹一怔,动了动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饶万春背对着饶九妹,头也没回,直接开门,去了隔壁的客房。

        “哥,你、你为何如此冥顽不灵啊?”

        看着紧闭的房门,饶九妹秀眉越皱越紧,使劲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必须尽快找到刘浪,将事情问清楚,这件事连整个道门都惊动了,如果再蔓延下去,恐怕会引发一场更大的厮杀。”

        回头进了卫生间,再出来的时候,饶九妹身上已换了一间黑色紧身夜行衣,正好凸显着玲珑的身姿。

        饶九妹背着一个包袱,包袱里藏着一些抓鬼的符咒与物件,还有自己随身的宝剑。

        将脸用黑巾遮上,饶九妹走到窗口,看着窗外渐渐安静下来的城市,慢慢将手张开。

        “刘浪,你可千万不要跟杀死父亲的人有关啊……”

        手心里,两个玉佩,玉佩一阴一阳,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八卦的图案。

        饶九妹的眼中,不觉缓缓滚下了两滴热泪,不知是想念饶无贪,还是触发到了心底的某处柔软。

        “阿嚏!”

        远在异录堂基地的刘浪,突然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喷嚏。

        挂了电话之后,刘浪一直忧心忡忡,也不说话,就窝在过堂风的车里想事情。

        欧阳图韦也不敢吭声,只是在一旁陪着。

        刘浪搓了搓鼻子,不禁问道:“欧阳大哥,他们能找到我们吗?”

        欧阳图韦连忙说道:“教主,应该能找到吧。”

        刘浪看了欧阳图韦一眼,见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也存着几分怀疑。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刘浪只得咧嘴一笑,故作轻松的调侃道:“欧阳大哥,你说那个日本小娘们长得那么漂亮,死了是不是太可惜了啊?”

        欧阳图韦闻言,却是脸色一缓,也是点了点头:“嗯,施襄真的太漂亮了,如果在我手下,我绝对可以把她培养成一线明星呢。”

        “呵呵,可惜喽,她是日本小鬼子……”

        刘浪边说着,将两手托住了自己的后脑勺,视线穿过被阴眼兽撞开的车顶上的那个大洞,怔怔的看着天空,喃喃道:“从今以后,异录堂算不算消失了啊?”

        欧阳图韦一怔:“教主,您……”

        “呵呵,其实过堂风还是有些本事的,只是性格太极端了,颇有种宁可他负天下人,也不要天下人负他的意思。”

        欧阳图韦也是长长叹了一口气:“是啊,他知道施襄竟然在暗算他,竟然跟疯了一样,非要将所有人都杀掉,却没想到,自己最后也死了。”

        刘浪没有再接话,而是喃喃道:“异录堂,异录堂,看来,阳间并非如表面看起来这般平静,很多东西是我们根本无法看到的啊……”

        莫名想起了阴眼兽,刘浪从口袋里摸出那块阴眼化成的石头,盯着看了两眼。

        石头普普通通,并没有任何异常,就算扔在大街上,恐怕也不会有人捡。

        可不知为何,刘浪总感觉有一天这块石头会给自己惊喜。

        忽然间一拍大腿,刘浪直接坐起,大声喝道:“不行,异录堂不能就这么消失了,必须要重新建起来!”

        欧阳图韦不明所以,被刘浪吓了一跳,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忙问道:“教主,您咋了?”

        刘浪微微一笑:“如果要真正发挥黑巫教的实力,就凭我们这些四散的教众根本是不够的,必须要借助一些异种,这个异录堂必须要能独挡一面!”

        边说着,刘浪似乎还有些兴奋,将阴眼石再次揣进了口袋里,兴奋的自言自语道:“异录堂,不仅可以搜集异种,甚至可以收集各种的灵异事件,作为黑巫教的一个情报部门,找到所有疑团的答案,找到韩晓琪的哥哥,找到修复吴暖暖情魄的办法……”

        刘浪目光灼灼,莫名充满了无尽的憧憬!

        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