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唐师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笑傲海外皇者归来(大结局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笑傲海外皇者归来(大结局

    作品:《唐师

        风雷涌动,祭坛的八颗圆球沐浴在雷蛇电蛟之中,这是金属与自然的争斗,也是人类与天地之力的争斗!

        战马纷纷嘶鸣,将马背上的骑士甩落在地,见得如此奇景的人们早已匍匐在地,口中喃喃自语,状若癫狂,充满了对天地的敬畏!

        然而当雷霆驯服下来,他们抬头之时,却发现祭坛之上,徐真一家人沐浴在雷霆之中,身影慢慢变的虚幻,而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民间从来不缺地仙圣人飞升仙境的传说,然而却没有人真正见识过,可今日,成千上万涌入太乙山的人们,共同见证了这一幕!

        “徐真飞升了!而且还是一人得道,全家飞升!”

        众人还在惊骇之时,风雷之中,徐真的声音再次传来!

        “尔等且速速退散!”

        这一声令下,充满了圣人的尊威,所有人几乎下意识地往山下退散,正退到半路,突然身后一声巨响,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火光映照整座太乙山,大地震撼,冲击波将后面的人群全部都推到在地!

        祭坛爆炸了,爆炸得很彻底,地下水系被炸开,坍塌的山体将真相全部掩埋,想要再挖掘,可就难比登天了。

        无奈之下,薛仁贵与谢安廷只能命人将太乙山封锁起来,而后快马回宫,向李治请示。

        此时的李治也是优柔无策,命人去召唤慕容寒竹,却是久久不见人来,正焦急之时,门下却来禀报,说是慕容寒竹已经人头落地!

        李治勃然大怒,又让程知节率领屯营人马出城搜索,整个太乙山围了个水泄不通,连地皮都被刮下三寸来,奈何一无所获!

        群众的舆论力量是极为可怕的,岂不听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李治可以让许敬宗篡改史书,却无法堵住民众之口,当日有成千上万人亲眼目睹国师徐真得道飞升,消息口耳相传,数日之内就撒播四海,据说吐蕃还要为徐真塑像,册封徐真为吐蕃法王!

        永徽四年二月,李治诏令将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处斩,荆王李元景、高阳公主、巴陵公主一并赐死,慕容寒竹以死,朝堂动荡,李治不得已只能重用长孙无忌出面稳定局面。

        长孙无忌得了大权,趁机打压异己,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将吴王李恪也牵扯了进来。

        初时李承乾谋反之后,储君之位一直待定,太宗皇帝因吴王李恪与自己一般文韬武略,提出要立吴王李恪为储,长孙无忌等一干文臣借吴王李恪之母乃大隋公主,极力反对,由是对李恪产生了极为深重的忌惮。

        如今他有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于是唆使房遗爱,效仿纥干承基故事,主动检举以求免死,非但将吴王李恪牵扯进来,连素来与之不和的江夏郡王李道宗也拖入了污水之中,一时间人心惶惶,皆以长孙无忌为骇!

        李治也没想到长孙无忌会将吴王李恪牵扯进来,虽然他同样对李恪保持着警惕,生怕这位文武兼备又得民心的哥哥会造反,可几个哥哥相继死去,妹妹李明达不知被徐真弄到何处,无论高阳公主还是巴陵公主,可都是皇女,是他李治的姐妹!

        到了此时,他反倒不想让李恪就这么惨死,生怕落了个毒害亲人的不仁之名,朝堂之上,李治痛哭流涕,对殿堂上的大臣说:“荆王乃朕之叔父,吴王是朕之兄长,朕欲免其死,可乎?”

        朝臣尽皆忌惮长孙无忌专权,不敢发声,李治遂将目光转向自家班底褚遂良等人,这褚遂良与李道宗不睦,生怕赦免了吴王李恪,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将李道宗等人都给赦免了,竟然没有为李治挺身而出。

        或许他还不知道,这也为他不久之后的落马埋下了伏笔。

        朝堂上寂静了许久,不见有人发言,李治心知大局已定,不由哀叹,正当此时,崔敦礼却出列启奏,可惜他的意见却是坚决要求处死这些乱臣贼子!

        慕容寒竹一死,崔氏在朝堂上失去了支柱,他崔敦礼必须尽快找到依附,以保崔氏在朝堂之上的发言权,而最好的依附对象,无疑是长孙无忌!

        除此之外,侍中兼太子詹事宇文节、左骁卫大将军执失思力也因与房遗爱串通阴谋而获罪,流放岭南,就连李恪同母的弟弟蜀王都被废为庶人,房遗爱的兄长房遗直被贬为春州铜陵尉,薛万彻的弟弟薛万备则流放交州,罢除了房玄龄在太宗庙的配飨。

        薛万彻被斩前还大声叫道:“我薛万彻也算是个豪杰,留着为国家效力,岂非更好!”

        说罢,将衣领撕碎开来,对监斩官吼道:“求你斩我!”

        见薛万彻这等豪迈,刽子手心头惊骇,刀下便没了力气,第一刀没砍准,薛万彻顿时大声呵斥道:“何不加力!”

        那刽子手战战兢兢,连砍了三刀才斩下了薛万彻的首级!

        轮到吴王李恪之时,他大骂道:“长孙无忌擅弄权威,残害忠良,若宗庙有灵,不久之后必灭他一族!”

        他也是没想到,这句诅咒过不了几年就会成真,长孙无忌同样没能落个好下场。

        平叛的余波还在继续扩大,长孙无忌趁机排除异己也不怕事情闹大,李治却觉得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他在民间的声望已经降低到了零点,谋反事真,他也是受害者,可民众却全部倒向一边,而促成这一现象的,却是因为徐真!

        因为徐真的声望已经超过了他这个皇帝!

        他急忙将礼部尚书许敬宗私召入宫,商议修改史书记载的相关事宜,务必将与徐真有关的所有事情全部抹去,该修改的就修改,甚至连许多徐真提拔上来的将领,都纷纷找借口除名,连自己的妹妹晋阳公主李明达,也被他改成了十二岁那年早薨不寿!

        为了阻止长孙无忌再度扩大事件的影响,他将崔敦礼提为侍中,将他从长孙无忌那边拉了过来,让李勣重新上任,统领政事堂的宰相们。

        长安城还在纷纷扰扰人心惶惶的动乱之中,弃市每日都有人被斩,被流放的官员队伍占满了道路,而此时的徐真却带着一家人,坐着一艘大船,来到了睦州。

        当日他借助祭坛的掩护,带着妻儿登上了早已备好的船只,顺着龙首渠逃了出来,到了半路,船只却被一艘大船蛮横地冲撞,几近支离破碎!

        徐真大怒,带着周沧跳上那艘船只,竟然发现倭国的使节船!

        其实早在贞观十九年,即倭国的大化元年,孝德天皇即位,通过大化革新,完成了同意,将国名正式定位日本,只是当人仍旧沿用倭国之名罢了。

        永徽四年,也就是日本的白雉四年,日本派遣唐大使吉士长丹、副使吉士驹、学问僧道严、学生巨世药等一百二十一人同乘一船来唐。

        同时,早已在唐为使者的大使高田根麻吕等一百二十人乘另一船回归日本,这些倭国人崇尚大唐之文明,然则却又夜郎自大,见得徐真的船只弱不禁风,就冲撞了过来。

        凯萨和张素灵临盆在即,受不得这等冲撞,差点危及人命,徐真愤怒难当,与周沧冲上船去,那些倭国武士纷纷怪叫着冲杀,却被徐真和周沧斩杀殆尽,高田根麻吕等使者和学生纷纷被踢入大河之中。

        徐真夺了船只,仗着使者船,一路顺风顺水,来到了睦州。

        陈硕真知晓徐真的计划,早早回到了睦州做足了准备,徐真等人顺利安顿了下来,凯萨和张素灵为徐真产下一子一女,生活倒也安逸。

        可惜好景不长,太乙山飞升之后,徐真被视为人间地仙,诸多信徒遍访天下,寻其踪迹,陈硕真在睦州同样被视为神仙一般的人物,备受关注,久而久之,很多人便认出了徐真来!

        消息传开之后,很快就送到了皇宫大内,李治冷笑连连,生怕徐真逃走,命崔敦礼前去捉拿。

        崔敦礼生怕自己抵达之时徐真已经逃跑,遂命崔氏的势力暗中看守,逐渐形成了合围之势,徐真察觉到之后,千方百计想要出逃,然而却被重重围困起来。

        无奈之下,徐真只能与陈硕真一同振臂高呼,以神仙之名募兵起事,二人都是享誉天下的地仙人物,一呼百应,从者数以万计!

        有了这支力量,徐真和陈硕真很快就冲破了封锁,徐真率众攻陷桐庐,陈硕真则引兵两千攻陷睦州!

        消息传来,举国震惊,徐真是何人也,自如军伍,百战百胜,无一败绩,出使天竺也是一人灭一国,受封镇军大将军、上柱国,四海八荒内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越是如此,民众就越是追随,这些信众推举徐真为“真武皇帝”,陈硕真为“文佳皇帝”,继而又攻陷了歙州!

        人心大振之下,民间流传出诸多童谣,更有“硕真有神,犯其兵者必灭族”之说法,这硕真二字,并非指陈硕真,“硕”乃陈硕真,“真”却指的是徐真!

        崔敦礼还未赶到,一路上就已经不断收到八百里加急的催促诏令,无奈之下,他只能通过快马,让婺州刺史崔义玄、扬州刺史房任裕率兵夹击徐真和陈硕真的兵马。

        崔义玄和房仁裕率兵抵达之后,却发现徐真与陈硕真的主力部队已经奔赴杭州郡,夺了上百船只,将杭州郡的府库都掠夺了干净,通过钱塘江,逃出海去也!

        崔房二人兵无寸功,生怕受到谴责,四处掠杀叛军和流民,竟然斩杀数千,俘虏一万,硬生生得了一份功劳,受封为御史大夫!

        徐真已经消失在海上,李治也是无可奈何,武媚又趁机劝说,他也就放弃了追捕,只能命文武百官及时补救,将徐真的事迹彻底抹去。

        武媚幽幽眺望着东海的方向,口中喃喃道:“姊姊…这就是你要教我的么?女皇帝…呵呵呵…”

        事情似乎就这般平定了下来,再如何轰轰烈烈,也抵不过时间的润物无声,慢慢的,徐真的名字也被人们所淡忘,史官们绞尽脑汁,终于将徐真之名从史书上全数抹去。

        公元668年,即总章元年,李治命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总管,率兵二万余征伐高句丽,此战,唐朝共获一百七十六城,六十九万七千户,至此高句丽国灭,分其地置为九个都督府,四十一个州,一百个县,并设置安东都护府统管整个高句丽旧地。

        李勣被加封太子太师,增赐封邑连同以前的有一千一百户,由于身体状况越发不济,李勣最终请辞养老。

        年末,南海群獠攻陷琼州,病重的李勣却似乎想起了极遥远的事情一般,这件事情如同刻在他的骨子里,烙印在他的灵魂之中。

        他的弟弟晋州刺史李弼刚刚被封为司卫正卿,李勣连忙主动请战,让李弼跟着去平叛,李弼受了兄长的嘱托之后,来到了琼州。

        李弼带着亲兵每日在海边巡游,终于有一天,一首三桅鬼帆大船缓缓靠岸,李弼心头一紧,慌忙冲上前去,亲兵如临大敌,李弼却摆手示意无妨。

        一只小舟摇摇而来,船头一名儿郎八尺身材,虎背熊腰猿臂,目若朗星,器宇轩昂,高声问道:“对面可是徐家本宗长者么?”

        李弼心头狂喜,连忙回道:“老夫李弼,不知是哪位侄儿当面?”

        那儿郎快步踏水而来,一身轻功甚是了得,登岸之后连鞋尖都未沾湿,朝李弼行了一个大礼道:“孙侄儿乃徐敬业是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