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态度端正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态度端正

    作品:《炼神领域

        兰雁城。零点看书

        大雪飘飞,寒梅怒放,泽天殿的御花园里一片飞雪簌簌落地之声,倒也显得极其静谧。一群御林卫踏着落雪缓缓走过,而宫女们则手里捧着暖炉伺候在御花园的亭台之中,桌案上,放着流光璀璨的女娲琴,而秦茵就坐在一旁,却无心抚琴。

        林沐雨一袭白袍御林的衣甲,看着亭子外飘零的大雪,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说:“好像天气又变冷了啊……”

        “不是天气变冷了,而是我们变弱了。”秦茵淡淡笑道:“来人,给阿雨哥哥取一件袍子来。”

        “是,殿下。”一名宫女转身而去。

        唐小汐坐在亭子边的栏杆上,掌心里火焰法则的力量回旋不绝,她眨了眨明眸,道:“仅仅一天时间,我继续损失了一成神力,恐怕七天内修为就会将为凡人了。”

        林沐雨走上前,伸手掸了掸她香肩上的落雪,道:“我也一样,力量如同奔流的江河一样消逝掉了,这就是苍天对诸神的惩罚吧……”

        秦茵道:“一旦我们成为凡人,恐怕天极大陆的进攻也就要来了。”

        “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在海岸线上的布防可以称之为固若金汤。”林沐雨深吸一口气:“我昨天也已经下令烛龙带着三万水军前往东海里埋伏了,随时听候我的调遣,这一战,我们只跟扬商海战,必须一战之间歼灭扬商的大半兵力!”

        “嗯。”

        秦茵嫣然一笑:“有阿雨哥哥在,我就不用担心太多了……”

        ……

        “沙沙……”

        脚步声中,风继行一袭白袍踏雪而来,恭敬下跪:“参见茵殿下!”

        “风统领请起,有事吗?”

        “有。”

        风继行沉声道:“大雪已经断断续续的下了近一个月了,各大行省都发来了求援信笺,有的区域积雪深达三米,足以淹没任何人,无法出行,许多贫民家中的棉衣无法抵御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严寒,冻死在家里,目前……各地行省都有冻死的贫民,少则数千,多则上万。”

        秦茵不禁香肩颤抖了一下,喃喃道:“让妤姨拟写诏令,命令各大行省的总督自行督办救援之事,可以动用地方军队协同救人,在圣诏里写明了,救灾懈怠的总督,斩无赦。”

        “是!”

        风继行抱拳道:“那属下这就去办了?”

        林沐雨道:“风大哥,兰雁城里有冻死的人吗?”

        “有……”风继行有些为难的说:“两个时辰之前的统计,兰雁城里也冻死了三百多人,大部分都是流浪者,也有一部分买不起木炭御寒的平民。”

        林沐雨叹息一声:“动用国库资源,尽力救援民众吧。”

        “可是……”风继行皱眉道:“国库的资源是用来打仗的,莫非真的要用来救援平民?”

        “嗯。”

        林沐雨点点头,看着天空的飘雪,道:“为什么苍天会怒,我想就是因为我们从来都不顾凡人的生死,只是贪图霸业吧,无论这场仗是否能打赢,我们都不能在有负于黎明苍生了。”

        “嗯,我明白了。”

        风继行颔首,又道:“阿雨,你有尝试过用神力改变气温与异常的气候吗?”

        “没用的,天罚的气候是神力所无法扭转的,我试过了。”

        “唉,那我去办事了。”

        “我跟你一起去。”

        “好!”

        ……

        傍晚,兰雁城通天街上,一群禁军甲士挥舞扫帚扫荡着道路上的积雪。而林沐雨、风继行则并肩走在队伍的前方,后面是装满了木炭的车子,泽天殿拿出了自己的库存,给通天街上的民众发放木炭和各种活命的所需物资。

        正行走着,忽然“轰隆”一声,不远处,一座木头房屋的屋顶倒塌了下来,紧接着就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积雪太厚,许多房屋的屋顶都被压塌了。

        林沐雨一个箭步便冲了过去,掌心神力运转,托起了被压塌的屋顶,便看到一对母子蜷缩在房屋的角落之中,瑟瑟发抖。

        “快点出来。”林沐雨道。

        母亲一脸震惊,急忙抱着孩子跑了出来,随后便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多谢大人……多谢大人救了我们母子的命……”

        “不必客气。”林沐雨扶起了他们,眼看房屋也不能住了,便看向风继行:“风大哥,有应急的难民营之类的吗?”

        “有倒是有,但已经住满难民了。”风继行有些无奈:“算了,来人啊,把这对母子送去禁军大营吧,命令兄弟们拿出备用帐篷,在禁军大营里再搭建几处难民营,每天供给食物,不得有误。”

        “是,统领!”观星一袭白袍,抱拳道:“统领,要安置多少人数的难民?属下好安排。”

        “我们还有多少帐篷,多大能力?”

        “如果禁军士兵的口粮每天减少三成拿出来的话,大约能救济两万难民,帐篷也应当是足够的。”

        “那就去办吧。”风继行一摆手掌,道:“救人要紧,立刻去办。”

        “是!”

        观星策马而去。

        林沐雨颔首看着地面上不断加厚的积雪,低声道:“卫仇。”

        “林帅,属下在,请吩咐!”

        “跟禁军一样,龙胆营也拿出我们的备用物资,在城南、城北的空地上搭建难民营吧,记住了,每天派人打扫,不能让难民营也塌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

        卫仇提着后羿弓,翻身上马而去。

        “阿雨,龙胆营可是帝国未来对天极大陆作战的主力啊,你这是要削减龙胆营的口粮吗?”风继行笑盈盈的问道。

        林沐雨苦笑一声,耸耸肩道:“那又能怎么办呢,就跟你说的一样,救人要紧,我们很快就不再是神了,既然是凡人,就应当把良心放在第一位。”

        “你说,天罚这玩意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坏的神和好的神都会失去力量呢?”风继行仰头看着天空,道:“我自问除了战争之外也没有做过什么违背良心的事情,可我的力量也飞快的在流逝着,马上连杀只鸡都困难了,这算什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大约……天罚就是惩罚所有的神吧。”

        “走吧,继续送炭送衣物去。”

        “嗯。”

        ……

        再往前,一片雪地上摆放着一具具尸体,有些尸体穿着的衣服十分单薄,甚至可以说是单衣,他们被活活冻死,全身的肌肤都结上了一层冰霜。

        甚至,他们到死连摆放尸体的地方都是占用街道的。

        远方,一群流浪汉飞奔而来,疯狂的剥下死者的衣服往自己的身上套,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

        “妈的,连死人的衣服都抢?!”

        章炜怒喝一声,手掌已经按在了刀柄上。

        林沐雨急忙抬手:“老章,别动手,他们也是身不由己,如果他们不抢死人的衣服,恐怕自己就是下一具尸体了。来人,给这些流浪汉每人一件棉衣。”

        “是,林帅!”

        慑于军人的威严,流浪汉们循规蹈矩的每人领取一件棉服,随后消失在街角。

        “阿雨,你知道这样的棉服一件能卖多少钱吗?”风继行问。

        “不知道。”

        “三个金茵币。”

        “我的天,那么贵?!”

        “嗯。”

        风继行意味深长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流浪汉转手就会把棉衣卖掉,今天晚上不知道会在哪个酒馆里喝着烈酒、搂着小妞呢,其实呢,让这些人冻死,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林沐雨不禁失笑:“靠,你有这种想法,天罚首先罚的就是你,难怪你的力量流逝速度比我还快!”

        风继行哈哈大笑:“你这样说我我就不开心了,我这种思维方式跟善良与否无关,只是比较理智不能当个烂好人而已。”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条命,只要他们不伤天害理,我们就不能决定他们的命运。”

        “臭小子,你现在的境界似乎提高了啊!”

        “那是自然。”

        “可还是被天罚了,等你回到圣天境之后我要跟你一决胜负!哈哈哈……”

        “靠!”

        忽地,风继行撞了一下他的肩膀,指了指前方:“快看,到灵药司了,那个不是阿瑶吗?”

        “哦?”

        林沐雨看过去,果然,灵药司前方搭建了几十个帐篷以及一个疗伤用的专用帐篷,灵药司的职员们在忙着送吃送喝的,其中一个正在把脉的美丽身影就是楚瑶。

        ……

        “楚瑶姐!”

        林沐雨远远的叫了一声,笑容灿烂。

        楚瑶浑身一颤,转身看到是林沐雨,马上提起裙摆三两步踏雪而来,张手就拥住了他,笑得极为甜美:“臭小子,你终于回来啦!”

        “嗯,忙了一天了也没有来看你,居然在这遇见了,真是缘分!”

        楚瑶嗔了他一眼:“你这没良心的臭小子,我不去看你你也不来看我吗?你们这是……在送物资吗?”

        “是啊,从国库里调用一批军用物资应应急。”

        “就应该这样嘛!户部的那些死抠门的家伙,连一点点物资都不舍得拿出来救济灾民,我正考虑去小茵那里参他们一本呢!”

        “不用参,回头就办他们!”

        “好好好!你这次回碎鼎界会多久?”

        “恐怕会很久,马上就要打仗啦。”

        “啊,又要打仗啊?”楚瑶有些闷闷不乐,身为灵药司大执事,救死扶伤,自然是不希望看到打仗的。

        “没办法,我们不去打,别人也会来打我们的,以战止战吧,只能这样了。”

        林沐雨拉着楚瑶的手,笑道:“忙完了之后陪我回泽天殿吧,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趁着泽天殿现在还有酒有肉的。”

        “嗯!”

        楚瑶心底一暖,笑得更甜了,就好像一切等待都没有白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