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希颜蹈火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希颜蹈火

    作品:《炼神领域

        一颗门牙飞向了天空,还隐隐的带着一些金色的神之鲜血,金尊痛得嗷嗷喊叫,扬起头颅,看着空中自己的门牙,百感交集,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林沐雨居然会使用地球上的武器,那不屑一顾的武器居然打掉了自己引以为傲的门牙。零点看书

        “刷!”

        一缕寒意抵在了金尊的脖颈之上,是轩辕剑。

        林沐雨手握剑柄,力道沉稳,笑道:“前辈,你输啦!”

        金尊继续保持着抬头的姿势,因为轩辕剑何等锋利他是知道的,只要林沐雨稍微的将剑刃向前一推,恐怕自己的万年修为就要毁于一旦了。

        轻轻的点了点头,金尊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心服口服……”

        林沐雨一翻手腕,抬手将轩辕剑归鞘了,伸出手,像是孩童讨要糖果一般的说:“前辈,要说话算话,把祝融圣火剑给我吧,反正你此来的主要目的是元龙戒,现在元龙戒已经是你的了,没有人会跟你抢夺那个神器戒指。”

        金尊有些颓然,看了看祝融圣火剑,目光中透着不舍,道:“林帅,你是不是一定要?”

        “嗯,一定要。”

        “好吧。”

        金尊抬起手,下一刻祝融圣火剑到了林沐雨的手中。

        入手一片滚烫,林沐雨是至尊之格,通晓十二法则,火焰力量更是仅逊于唐小汐,自然与祝融圣火剑能够很快的认主,当剑刃上的狂躁不再的时候,直接扔进了乾坤袋内,短时间内也是用不上的了。

        ……

        “林帅……”金尊站在风雪之中,有些颓然,忽地唤了一声。

        林沐雨道:“前辈,我知道的,我们回去之后就会释放童鸣超,只要南神界不与我为敌,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们。”

        “多谢。”

        金尊抱拳行礼,又说道:“林帅,您一定也感应到了一些不详的事即将降临,是不是?”

        顶尖强者之间的默契,果然不一样。

        林沐雨颔首沉吟一声,说→→,:“是,我感应到了,但却无能为力,那不是你我能掌控的改变,法则力量在消失,并且我能感应到,诸神的信仰也在动摇崩溃。”

        “没错。”金尊目光中泛着精光,道:“诸神沉迷于杀戮、征伐太久太久了,早就遗忘了自己的使命,法则与信仰的渐渐减弱说明天穹之上的某种力量已经忍无可忍,要洗牌了。”

        “洗牌?”林沐雨微微一惊,他知道金尊见多识广,便道:“请前辈明示,何谓洗牌?”

        金尊却摇摇头:“这件事……我也知之不详,但异变陡生必然有大事即将发生,我已经受到了界王大人的神谕,神界恐怕发生大事了,六界封印正在受到冲击,而负责镇守六界封印的人是炽天使喏娃,只希望喏娃能镇守得住封印,这样的话……黎民苍生才能逃过这一劫。”

        “如果六界封印被冲破会有什么结果?”

        “大约就是……洗牌吧,法则、信仰完全消失,天罚降临,诸神也会沉沦,失去神力,重新变作凡人……”金尊看了看林沐雨,道:“你我的力量也会消失。”

        林沐雨深吸一口气,他知道金尊不是危言耸听,因为自己也有这种预感。

        轻轻抱拳,恭敬道:“前辈,那我回去了……”

        金尊点点头:“我也即将回南神界了,林帅,好自珍重吧,希望我们以后还有再见的机会。”

        “嗯!”

        金尊仰头看向天穹,猛然冲天而起,霞光迅速吞没了他的身影,他已经飞升去了神界了,而林沐雨心底则一片忐忑,自己该怎么办?

        ……

        风雪之中,林沐雨缓缓从天而降,落在车队一旁。

        “林炙,赢了吗?”李逍遥问。

        “嗯,赢了。”

        林沐雨神色凝重,道:“逍遥,你带人回去,我先回家,就不陪你们了,南神界的危机已经解除,回去之后释放了童鸣超吧。”

        “嗯!”

        林沐雨抬脚飞起,缓缓后退,消失在身后的空间裂缝之中。

        邢烈、斧头:“……”

        “走吧!”

        李逍遥掸了掸肩膀上的积雪,道:“早点回去,其余各地的小队应该也已经收工了,从今天开始不再有同心社了。”

        “是,头儿!”

        ……

        八荒界,一束光芒汇聚为林沐雨的形象,出现在七曜魔帝的前方,而七曜魔帝此时正手握着一只桃子,考虑要不要洗毛再吃。

        “哟,阿雨?”

        “大哥,神界是不是出事了?”林沐雨问。

        “你也感觉到了?”

        七曜魔帝仿佛没事人一样,轻描淡写的说道:“确实出大事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西神界的炽天使喏娃已经死了。”

        “什么,喏娃死了!?”林沐雨大惊。

        “嗯。”

        七曜魔帝点点头:“喏娃的神力已经消失,应该是被六界封印中的魔界力量给吞噬了,唉……可怜的喏娃,堂堂一个炽天使居然死得这样不值。”

        “既然六界封印即将被破坏,我们为什么不施以援手?”

        “施以援手?”七曜魔帝不禁笑了:“傻小子,克洛德的五万天使军团就横在我们和混沌界之间,没等我们过去恐怕天使军团就先动手揍我们了,现在谁也阻止不了世界的崩坏了,六界封印的摧毁势在必行,哪怕是集齐四大神界的所有力量也保护不了六界封印,光是魔界的力量入侵倒还不足以摧毁六界封印,最要命的是这是天意,天道已经不满诸神的暴戾与纷争了,将会惩罚诸神的行为……阿雨,你要有心理准备,不久之后,我们都将会失去神力,化为凡人。”

        “那……到底是多久,还有多少时间留给我?”

        “十天以上,一个月之内,你赶紧处理完家事就返回碎鼎界吧,那里更加需要你。”

        “嗯!”

        林沐雨点点头,在收回神力之前说了句:“大哥,你和紫瑶姐都要小心啊……”

        七曜魔帝禁不住心底一暖:“嗯,我们会的,你也要珍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哥可能完全一点都帮不上你了。”

        “嗯。”

        ……

        混沌界,这里已经不再黑暗,魔界之炎的火光照耀着整个空间,而神兽侍冥的吼声越发的悲凉,甚至可以称之为哀嚎,它的嘴巴张得很大,挥洒着一缕缕的蓝色魔气进入了神界,而原本封印侍冥的六界封印如今只剩下聊聊的一小片,那些金色符文正在慢慢消失着。

        “小心防御!”

        天空,一列列天使军团已经准备完毕,在一名辉天使的命令下齐齐拔出利剑,聚集光明神力轰击外泄的魔气。

        “轰……”

        魔气凛冽,十几名天使转眼折翼战死,化为宇宙中的一缕流光。

        “大人……我们挡不住了!”一群天使都露出了怯意。

        “怎么办……主宰大人还不来吗?”

        辉天使的脸上满是绝望:“主宰他……不会来了,准备撤退!”

        “小心啊,魔气又来了!”

        这一次,更强的一股蓝色魔气如同利箭般射来,笔直的轰向了天使最为密集的地方。

        一群天使脸上满是惊骇,已经挡不住了。

        就在这时,忽然空中炽热的光芒暴涨开来,华美的六翼在空中张开,一个熟悉而美丽的身躯从天而降,炽月剑横扫!

        “嘭!”

        一整片魔气瞬间被扫荡肃清。

        她背对着众人,一双清美的眸子看着神兽侍冥的方向,口中喃喃道:“喏娃……我的喏娃,你在哪里……”

        “希颜大人!”

        一群天使都认出了她,纷纷下跪:“参见希颜炽天使大人!”

        “你们快走吧……”

        希颜转身看向众人,眸子里流露出难以言喻的悲伤:“一世修为不易,不要再白白的死在这里了,快点走。”

        “是!”

        一群天使纷纷离开。

        希颜却提着炽月剑一步步的走向了六界封印,这里,已然成为天地之间最凶险之地,而喏娃的最后一缕气息也消失在了这里。

        “喏娃……喏娃……”

        希颜越接近,六界封印内传来的魔气越发浓烈,转眼之间一条条巨臂张开手掌袭击而来,希颜抬起头,一双秀眸中充满了怒意,身后六翼狂暴张开,炽月剑爆发出冲天光芒,一声娇喝道:“要毁灭了吗?那就尽管来吧,毁灭一切,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剑气凌空,轰碎了所有的魔气巨臂。

        同时,也露出了侍冥巨兽的牙齿间,一柄泛着淡淡光泽的断剑。

        悯灵剑,喏娃的佩剑。

        正如剑名一般,喏娃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从不杀任何一个无辜的凡人,她善良,她正直,但如今却已经灰飞烟灭。

        希颜飘然落下,跪在断裂的悯灵剑旁,香肩微微颤抖,禁不住的失声痛哭起来。

        “吼吼吼……”

        六界封印之下,魔气越来越重,一道道魔气开始四溢开来,犹如幽魂一般的萦绕在希颜身旁,无孔不入的侵蚀着这位曾经的第一炽天使。

        希颜泪水横流,炽月剑光芒璀璨的暴涨起来,似乎想护主的样子。

        但希颜一动不动,轻轻的握住了悯灵剑,目光凛然的看向了六界封印下的魔界,悲凉的眼眸中透着绝望,喃喃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想吞噬一切吗?也好……也好,那么就让我看看你们的面目到底有多丑陋吧……”

        炽月剑光芒陡然大涨,希颜美丽的身影就如同萤火般的穿过了六界封印,投入漆黑昏暗的彼岸。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