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天外天的神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天外天的神

    作品:《炼神领域

        天霁宗总坛,鸟语花香一片,操练场满是修炼对战与演练的声音,这是司空名的命令,无论天霁城乱成了什么样子,但天霁宗不能乱,这是宗门的规矩。零点看书

        ……

        “轰!”

        钢铁大门猛然被轰烂,扬商飘然而入。

        不远处,几名天霁宗的子弟却无动于衷,只是看着扬商等北神界的诸神。

        “司空名何在?”扬商冷冷道。

        一名弟子上前:“元帅,宗主已经在等您了,我这就带您过去。”

        “哦?”

        天霁宗的沉稳超出了扬商的想想,他微微一笑道:“那就带路吧。”

        “是!”

        随着这名弟子穿过了几重楼台之后,后院的庭院里月季花盛开,鼻间满是芬芳气息,扬商带来了不少人,近二百名北神界神族士兵在外面站成一片,只见一片桃树下,司空名端坐在石凳上,正沏茶品茗,脸上满是自在的神色。

        “元帅既然来了,不喝一口吗?”司空名淡淡笑道。

        “嘿!”

        扬商缓缓步入桃花林中,在司空名前方巍然坐下,笑道:“你就是司空名?”

        “正是老朽。”

        “你一点也不怕?”

        “怕什么?”

        司空名为扬商倒上一杯茶,道:“天霁城南山上的花茶,元帅尝尝。”

        “我没有功夫在这里喝茶!”

        扬商一掌落在石头茶几上,脸上浮现着愤怒。

        但这一掌“蓬”的震撼着石桌,居然没有拍碎,隐隐然一道道气流萦绕在石桌周围,让人惊奇,似乎有什么力量在保护着石桌一样。

        “有意思……”

        扬商抬头看着司空名,笑道:“看来前辈果然不愧是前辈高人……扬商求教,不知道前辈可否赐教?”

        “元帅身上的戾气太重了,这样动手容易伤身,何况元帅带了那么多的神境高手过来,分明是想砸了我天霁宗,不知道老朽说得可对?”

        “没错,你要是输了,我确实会灭了天霁宗。”

        “那么,就请跟老朽来吧。”

        司空名指了指身后的茅庐,道:“那茅庐是老朽的住处,也是动手切磋的好地方,元帅敢跟老朽来吗?”

        “有何不敢?”扬商淡淡笑道。

        “那便来吧。”

        司空名拍拍屁股坐了起来。

        多拉皱眉道:“元帅,这司空名诡计多端,您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啊!”

        “闭嘴,我自有分寸!”

        扬商狠狠的看了多拉一眼,目光中满是杀意,直看得多拉如坠冰窟,整个人兀自颤抖,这时她才知道扬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权力与力量的拥有者,不容反驳。

        昨晚在床上,他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

        司空名缓缓推开茅屋的木门,率先走了进去。

        而扬商随之而入的时候,却发现一股寒风掠过,身后的木门关了起来,而脚下并非是什么木板地面,而是一层层涟漪波荡开来的四维空间,这茅屋内别有乾坤,根本就是司空名创造出来的另一个领域空间,也可以说扬商是踏入了司空名创造出的空间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扬商有些愕然。

        司空名缓缓踏着星焰向着领域空间的高处步步而行,笑道:“元帅可知道老朽在天极大陆上的原则是什么吗?”

        “什么?”

        “与世无争。”

        司空名转身一笑,竟颇有几分鹤发童颜的仙姿,手掌轻轻抬起,一道太虚星象凝聚而出,道:“天霁宗也如同老朽的态度一样,千百年来与世无争,只是自行修炼、求索天道。”

        “一派胡言!”

        扬商怒吼一声,手中焱皇刀激荡着烈焰便劈向司空名,暴喝一声,数百米的刀气纵横在空中,随着刀气衍生出一道冲天火柱,瞬间席卷司空名全身。

        “嘭!”

        爆炸声中,这一刀却像是砍在了棉絮之中一般,扬商抬头再看时,却发现司空名悠然立于太虚之中,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

        “你到底是谁?!”

        扬商缓缓的垂下了焱皇刀,他已经不打算拼命了,因为一击便能分出高下,他绝对杀不掉司空名,这个司空名的实力远非传闻中的94重洞天那么简单,扬商所感受到的却是99重洞天大圆满所激荡出的浩然正气,让他十分不舒适。

        “我是什么人,重要吗?”司空名笑道。

        扬商皱眉道:“凡界,不可能有如此的强者,烦请前辈告知与我。”

        “元帅听说过天外天吗?”

        “什么?你是……天外天的人?!”

        “是。”司空名捋着白须笑道:“至少两百多年前是。”

        “什么意思?”

        司空名目光温和的一笑:“因为早在三千多年前老朽就已经飞升晋入天外天,凡界只是有我的传说,但我早就不入凡尘了,奈何在两百年前,我的儿子司空晗终于决定孕育下一代,也便是我的孙女司空瑶,阿瑶生来可爱,早便是老朽的心头肉,我怎能继续留在天外天,所以便返回了凡界,教导阿瑶,并且随时看护着阿瑶免遭不测。”

        扬商浑身一颤,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眼前的司空名真的是一个天外天的上神吗?亦或只是一个护孙女狂魔?

        “老朽知道元帅一定不会相信,不过也没有关系,老朽向来与世无争,只要元帅不犯我,我也必然不会犯元帅。”

        “如此甚好。”扬商明知道打不过,自然不会硬来,道:“那么前辈,如果北天界与东西神界发生战争,您会不会卷入其中?”

        毕竟,一个来自天外天的顶尖神实在是太不简单了,扬商不能不慎重思虑。

        司空名却笑了:“不会,但除了一点。”

        “哪一点?”

        “不要与我的孙女司空瑶为敌,否则……老朽就算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会拉着元帅下地狱的。”

        扬商愕然,道:“晚辈知道了,前辈请放心,我绝不会与司空瑶大小姐为敌,请前辈放一万个心好了。”

        “那么甚好,老朽便不送元帅了,请元帅马上将军队撤出天霁宗,不要为难我的徒子徒孙。”

        “是,前辈再会。”

        “恕不远送。”

        ……

        “吱呀”一声,木门开了,司空名和扬商并肩而出,彷如多年的忘年交一样。

        “走,退出天霁宗总坛。”

        扬商一摆手,随后再次对着司空名拱手作别。

        多拉目瞪口呆:“元帅,我们难道就这么走了?”

        “闭嘴!走!”

        “是……”

        多拉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只能跟着扬商离开了天霁宗总坛。

        而望着扬商等人的背影,司空名一双眸子里透着一缕寒意,淡淡道:“看来天极大陆又不太平了,只是希望阿瑶别越卷越深了。”

        想到这里,司空名低声道:“来人!”

        一名高级弟子迅速走来:“宗主,请吩咐!”

        “传令下去,天霁宗总坛立刻着手开始搬迁。”

        “啊?总坛……搬迁?去哪儿?”

        “自然是去西平城,阿瑶在那里呢。”

        “可是搬迁之事非同小可,请宗主务必要三思而行啊!”

        “叫你搬就搬,怎么那么多废话!”

        “是,搬搬搬!”

        ……

        半个月后,扬商的神族大军横扫天霁帝国全境,将天霁帝国完全变成了自己的属地,但却没有去动西山、火元两大行省,毕竟那里是司空瑶的白泽佣兵地盘,扬商可没有蠢到要去跟司空瑶作对,一想到司空名的力量,扬商也禁不住的有些茫然,司空名固然要拔除掉,但绝不是现在,至少也要等到神王冬茗亲自下界才能考虑,否则根本就没有十足的把握。

        七月二十二日,扬商大军绕开火元行省、西山行省,对黑石帝国用武,三天内攻克帝都千山城。

        黑石帝国举国震惊,皇帝师元率领大军向东逃避,进入红岩行省避难。

        ……

        二十七日,师元所统御的二十万黑石帝国大军抵达红岩城,旌旗招展连成一片,众人疲惫不堪,而后方的追兵已经转瞬将至了。

        “开城门!”

        一名传令官手中擎着王旗,大声道:“开门,大皇帝陛下到了!”

        城上一群守卫脸上满是木然,却没有人开门。

        “嗖!”

        一枚冷箭射入城下,一箭穿透,将传令官给射杀了。

        这时,城池上一名武者走了出来,正是狼幽谷谷主何颂,他扬声道:“红岩城窄小,根本容纳不了二十万大军,请陛下在城外布阵迎敌,狼幽谷众人很快便会出城从左右两翼侧击敌军,请陛下放心,此战一定重创强敌!”

        ……

        大帐中的师元破口大骂,但根本无济于事。

        半天之后,扬商的神族大军杀到,红岩城外杀得血流成河,师元以二十万之众却无法挡得住强敌,仅仅一天时间,二十万大军大部分都被杀戮或者逃散,守在师元身边的人不足数千,已然成了困境。

        “完了,一切都完了……”

        师元提着血迹斑斑的长剑,道:“黑石帝国完了……何颂负我……龙玺亦全然无踪,千年基业就此毁于一旦,罢了……罢了……”

        “陛下,我们不能放弃啊!”

        几名大将恳求道:“请陛下下旨,我等愿意再战强敌!”

        “不必了,我走了。”

        师元冲天而起,口中念念有词,转眼天门大开,师元化为一抹流光直奔西神界而去。

        亡国之时,师元直接飞升了。

        ……

        傍晚时分,何颂率领十万狼幽谷大军出城,归降扬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