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我自己弄钱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我自己弄钱

    作品:《炼神领域

        清晨,灵药司里一片宁静祥和,鸟雀齐鸣,在花棚之上飞来飞去,而一株株鲜花之间则是一个美丽身影,正修剪着一些枯枝,小心翼翼,生怕多剪了哪怕一小节活着的花枝。零点看书○

        “大执事!”

        身后,兰燕的声音传来,她跳跳蹦蹦的犹如一只翩然飘飞的彩蝶,笑道:“好消息好消息!”

        “哦,什么好消息?”

        楚瑶转身笑道:“阿雨和小茵他们回来啦?”

        “那倒不是,风统领回来了。”

        “哦,风大哥回来,这算哪门子好消息……”

        “大执事有所不知,跟风统领回来的还有一群义和国的叛贼,其中就包括原镇南王秦毅以及他的儿子秦焕,还有义和国的一些将领和权贵,譬如满宁等人,这些义和国叛贼在五谷城休息了近半个月,终于在风统领的督促下回到帝都来了。”

        兰燕眨了眨眼睛,说:“喏,这是下午在泽天殿举行临时朝会的帖子,您是三司大执事之一,自然是要去的。”

        “秦毅回来了?”

        楚瑶秀眉轻蹙,道:“我倒要看看风继行统领打算怎么处置这群叛贼!”

        兰雁城之乱时,真正害死楚怀渑的人是吕昭、龙千林等人,而如今吕昭、龙千林都已经故去,只剩下秦毅这个镇南王了,但楚瑶在帝都多年,早就不是那个只知道仇恨的小女人了,如今踏入神境的她更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兰燕,帮我把制装准备一下,中饭之后你就跟我去一趟泽天殿。”

        “是,大执事。”

        所谓制装,是吏部为所有帝国官员定制的服装,文武、男女的都各不相同,而灵药司大执事的衣服也是唯独的一个款式,请了名裁为楚瑶量身打造的款式,毕竟楚瑶在帝都的身份格外不一样,林沐雨的姐姐,就连女帝秦茵都要叫一声姐姐,又是神境强者,任谁都要给几分面子。

        ……

        午后,文武群臣络绎不绝的抵达泽天殿,大朝会已经很久没有举行了,自从风继行离开兰雁城之后,也只是苏妤代理举行了几次大型会议。

        殿外守卫成林,重建后的御林卫大部分都是从圣殿里选拔而出的,深谙大业火诀、武神诀的人不在少数,由林沐雨、秦岩一手**出来的高手,数量超过了四百人,御林卫的整体实力已然超过了秦靳在世时的规模了。

        楚瑶一袭威仪庄重的大执事长袍,与秦岩并肩进入大殿之中,抬头看去,坐在皇位上的人是苏妤,秦茵的小姨,苏妤端坐在那里,手中捧着一柄长剑,是重铸后的荒寂剑,代表着兰雁城的最高王权,而风继行犹如战神般的屹立在一旁,苏妤代表的是最高王权,风继行代表的就是最高统兵大权。

        “参见楚瑶大执事!”

        当楚瑶路过时,卫仇、许剑韬、司徒森、司徒雪等林沐雨的部将纷纷行礼,他们深知楚瑶在林沐雨心中的地位,不能有丝毫怠慢。

        “诸位辛苦了。”楚瑶颔首一笑,继续向前走,她是三司大执事之一,在朝堂上的地位犹在卫仇、司徒森等副统领级别的战将之上,所以位置也更加接近王位。

        而当楚瑶路过秦毅、秦徊两兄弟身边时,不禁多看了一眼,随后在秦徊身边站立下来。

        “你就是镇南王秦毅?”楚瑶问道。

        秦毅皱了皱眉,道:“正是老朽,你是?”

        “灵药司楚瑶。”

        “哦,原来是楚瑶大执事……失敬失敬……”秦毅抱了抱拳行礼,他听说过这个名字,当初帝国有个名将叫做楚怀渑,对义和国的大军造成了沉重一击,而这个美丽的大执事就是楚怀渑的妹妹。

        楚瑶微微一笑:“镇南王重回泽天殿,与总长大人兄弟相见,想必有说不完的话吧?”

        秦毅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秦徊则道:“过去的事情……楚瑶大执事还是不能释怀吗?”

        楚瑶轻笑一声:“我只是一个小女子,释怀如何,不释怀又如何,但我知道,假若秦靳先帝还站在这泽天二字牌匾之下,他定然不会释怀这兄弟相残之举,我也知道,站在王位一旁的风继行也定然不会释怀,我更知道,如果我的哥哥还活在世上,也不会释怀,有些事,原本就不该得到原谅。”

        “大执事说的是……”秦毅颔首,道:“老朽做过的错事自己知道,也从来没有想到要去狡辩什么,不管泽天殿有什么处置,我都会欣然接受。”

        “这样就好。”楚瑶淡淡一笑。

        但这时,秦毅身后的秦焕脸色铁青,怒道:“楚瑶,你不过是区区的一个灵药司大执事,凭什么在这里冷嘲热讽,这泽天殿恐怕还轮不到你说话吧?”

        楚瑶秀眉轻蹙,还没说话的时候司徒森、卫仇两人就走了过来,剑刃出鞘一般,低喝道:“秦焕,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找死吗?!”

        武将进入泽天殿必须解除兵器,但卫仇、司徒森这两人的兵刃都在,那是被赦免的,能够得到这种豁免的武将,哪一个不是立下赫赫战功的一代名将?秦焕就是再不懂事也知道这两个人在帝**方的地位,咬了咬牙也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楚瑶呵呵一笑:“二位副统领站回去,不要乱了泽天殿的纲常了。”

        “是,大执事!”

        卫仇二人点点头退后回去,真是给足了楚瑶的面子。

        ……

        其余群臣看在眼里,一个个默不作声,就连身为国会总长的秦徊都没有说话,别人还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人都到齐了吗?到齐了的话,就开始议政吧!”风继行道。

        大殿外的官员大声道:“启禀风统领,到齐了!”

        “好,关上大殿的门,开始议事。”

        “是!”

        两扇漆金大门轰隆隆的闭合起来,但泽天殿的顶部有许多璀璨的镂刻宝石,将光芒折射进来,使得大殿内就算是关门了依旧亮如白昼。

        风继行恭敬的看了一眼苏妤,苏妤则抱着荒寂剑站起身来,声音平静的说道:“十二年又两个月之前的今天,义勇兵开始攻打帝都兰雁城,那是帝国的一次灾难,活着的人永远不会忘记镇国碑上刻下的一个个名字,他们是帝国的中流砥柱与英雄,楚怀渑、秦雷、雷洪、司空凡、宇文榭、蒙放、罗烈、诸葛允等,他们的死换来了兰雁城的重生,活着的人永远不会遗忘他们,也不会遗忘仇恨。”

        说着,苏妤目光如剑的看向了秦毅、秦焕等人,道:“如今,义和国残军已经走投无路被风继行统领收复,当年的叛军领袖秦毅也已经站在这朝堂之上,虽然时间已经过了十二年,但大家认为这笔账到底算……还是不算呢?”

        风继行道:“如何处置镇南王以及义和国的旧部,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无论你说了什么,事后都绝不会追究。”

        整整一分钟,群臣鸦雀无声。

        “怎么,都不愿意说话吗?”风继行笑了笑:“那我先说了,我认为……罪臣永远不该被赦免,秦毅一系,就地处决!”

        “啊?!”秦毅、秦焕都是一愣,谁也没有想到风继行会那么狠,原以为他带秦毅回兰雁城是为了公开审判,却没有想到这货只是想把秦毅换个地方宰掉而已。

        群臣之中,甑亦凡咳了一声,道:“风统领,老朽有一言。”

        “说吧。”

        “镇南王秦毅谋杀先帝秦靳,这属于世仇,老朽认为真正能决定秦毅生死的人应当是女帝殿下,不如……我们等女帝殿下闭关结束之后由她亲自决定秦毅的生死,如何?”

        “哈哈,神侯果然高瞻远瞩,那就按照神侯的意思吧。”

        风继行一摆手,道:“朝会散了之后,将秦毅、秦焕、满宁等义和国余孽一并押送前往镇国碑,在镇国碑的外围设立临时居处,就让他们为帝国战死的英雄们守陵吧,知道茵殿下出关为止,章炜何在?”

        “末将在!”章炜出列。

        “你带两千名禁军精兵守着他们,日后轮替,不得怠慢。”

        “是,末将明白!”

        ……

        风继行似乎话说多了,稍微休息了几秒钟,道:“继续下一个议项,帝国水师急需要五亿金茵币建造改良的铁皮蒸汽楼船,这两亿金茵币从何而出,户部,你说说。”

        户部尚书手握玉笏,道:“风统领,开春之后户部一直在拨款给各地开垦荒地以作屯田,这些粮食暂时还没有收回来,所以户部的资金十分吃紧,大约只能拿出两亿多金茵币。”

        “胡说,我查过户部总账目,现在的户部至少还有八亿金茵币!”

        “风统领有所不知,这八亿金茵币其中的六亿是国会所决定的,这件事……还是应该由总长对您说说具体事务。”

        “哦?”风继行的目光投向了秦徊。

        秦徊道:“连年战乱,十几个行省的现状都一样,人口流失、土地荒芜,所以国会决定拨出四亿金茵币,在各地州郡建立公所,为流难的帝国子民提供住处,再拨出两亿金茵币在各地建立学所,让无家可归的孩童得以教育、生活,这是帝国的长久之策,还请风统领准可。”

        风继行愕然,论军事能力,风继行在兰雁城首屈一指,但论政务,风继行恐怕就要逊色秦徊十几条街了。

        一旁,苏妤点点头,低声道:“总长说的没错,我们不能穷兵黩武。”

        “我知道。”

        风继行深吸一口气,握着拳头道:“学所要办,战船一样要打造,既然国会和户部把帝国的家底儿都花光了,那我风继行自己来弄这笔钱!”

        “喂,你可别胡来啊!”苏妤秀眉轻蹙道。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