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一千一十六章、洗气元池
  • 第一千一十六章、洗气元池

    作品:《无尽神域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能离开,但他们的宗门驻地,宗门建筑,各种大阵都无法带离,现在,想必已经被盛怒中的‘魔祖’毁灭怠尽了吧。零点看书.org

        这些可是他们传承了上千年的东西,是老祖留下来的财宝,甚至也是精神象征,可是现在,却不得不拱手让人,随意践踏,随意毁灭,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而且让人心痛。

        有人叹息道:“是啊,但这也无可奈何,如果连我们都全军覆没,整个真龙修道界,就真的没有希望了。现在,我们不过是积蓄力量,等待反攻回真龙大陆的时机。”

        “不错!”

        闻言,有人眼神一凛,直接站起身开口道:“我们长仙宗,这次已经将宗内所有能带出的资源都全部带入这里,是时候开启洗气元池,灌顶培养出几位新的法丹了!”

        见状,天工山掌门‘百工百妙’唐元礼亦是点头:“本宗的所有资源亦已全部汇聚,只等元池开启之刻。”

        闻言,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时候了……以前法丹不亡,宗门不会进行传承大典,但现在,事急从权,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才再次开口道:“我伦音海阁积累千年的资源,以前用掉了一部份,剩下的还可以培养一位半的法丹,不知诸位如何?”

        “我长仙宗可以培养两位。”

        “我天工山也能培养两位。”

        闻言,其余两宗纷纷回答,话语中充满了自傲。

        而这般言语,也的确让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各宗底蕴,显露无疑。

        尤其是众宗之首的天工,长仙两宗,底蕴之深厚,显然就是伦音海阁这种陡然出现一门三法丹的妖孽,也是比不了的。

        长仙宗虽然现在没有了宗主,但是他们的资源却没有毁去,这次进入鸿蒙空间,自然也全部带来了,赫然能培养出两位新的法丹。

        而八宗之首的天工山,也是如此,不落于后。

        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满意一笑,随意扭头,看向已经宗门被灭的三宗传人,隐丹门首席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葬邪山首席弟子,‘飞天浪子’血无涯,名花楼唯一幸存核心弟子‘破世朱绫’李七七。

        见状,三人沉默了一下,还是由隐丹门首席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先一步走出,一伸手,掌心中就多出一口青色,光芒闪烁的储物道戒。

        “我隐丹虽灭,但宗主已经知道宗门将亡,所以除下留在宗门驻守的成员之外,隐丹门千年积蓄,全在这里了,至少可以培养出一位半的法丹!”

        “嘶!”

        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不可能在明知宗门将亡的时候,还将所有资源全部堆在宗内,任人收割,而是交由提前离开的隐丹门首席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全部带走。

        但所有人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大方,直接将其全部放在了身上。

        这是要一旦出事,或者失手被擒,那隐丹门千年积蓄,不是全都打了水漂么?

        还好最终都保存了下来,众人无言。

        不过随即,众人一想到,当初‘罗绮素手’万璇纱一行,一直是跟在厉寒的身后,而厉寒,可是一位法丹境的绝世强者,众人也不由释然。

        除非遇上‘魔祖’应鬼雄亲自出手,否则,只怕整个神魔国度,也没有人能轻易留下这两人吧,因此,或许这些资源,放在其身上,才是最安全的。

        隐世八宗,除去已经覆灭的梵音寺,已经确认叛变,全体加入神魔国度的神王陵,剩余六宗,天工山千年积蓄,能培养出两位新晋的法丹,长仙宗亦是如此,伦音海阁一个半,隐丹门一个半。

        这已经是七个法丹了。

        再加上当世正道尚存的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伦音海阁宗主‘创世伦音’舒雪蒲,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以及大战后就消失不见,但所有人都知道其尚存于世的‘妖尊’厉寒。

        正道这方面,一下子就拥有了十一位法丹,简直是旷古未有的盛世。

        当然,此事过后,四宗积蓄也彻底耗尽,就算某一代青黄不接,估计也无力再培养出新的继承人,但是,当前连生存都变成奢望,谁还能考虑以后呢?

        各宗都有一些秘典,记载了当初魔祖乱世的惨况,而且隐隐知道一些千星魔域的事情,所以他们比旁人更加急切,更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才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耗尽千年积累,也要培养出几位新的法丹出来。

        十一位法丹联手,与魔祖一战,或许正道还有一线希望。

        如果不培养出这七位新的法丹,正道才是彻底没希望,只能任人宰割了。

        毕竟这鸿蒙世界又不是真的世界,只是一个上古强者开辟的域外小空间,所有不可能一辈子生存在这里,而且外面还有他们的亲人朋友,亿万凡人生灵。

        他们不可能自己待在这鸿蒙空间中,眼看万千生灵尽遭屠戮,到时即使他们生存著,也会因为心中的歉疚,而一辈子受到遣责的。

        最重要的是,这空间就那么大,住个几万人到头,最多不超过十万。

        三宗弟子全部汇聚在此处,就足有近万人,如果只是短暂居住一下还好,他们携带的资源足够他们生存。但一旦想要这空间内长期繁衍生存下去,估计没过多久,整个空间就人满为患,保能自相残杀了。

        这就是,他们不得不寻找办法,自救图存的原因,目前暂时躲在此处,也不过以退为进之策而已。

        等到新的法丹一成,他们自然还要再杀出去,寻‘魔祖’决一死战。

        想到此,所有人不由用期待的目光望向葬邪山的首席弟子,‘飞天浪子’血无涯,以及名花楼的核心弟子,‘破世朱绫’李七七。

        然而,两人看到各大宗门宗主的目光望过来,目光却都不由赧然。

        踟蹰片刻,还是‘飞天浪子’血无涯率先走出,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众人道:“抱歉,各位,当初无涯离开宗门时,是响应伦音海阁厉寒前辈的号召,组成鱼群小队前往各处击杀神魔国度分部,根本没想到宗门那么快就覆亡,出来之时并未携带任何资源,教各位失望了!”

        见状,名花楼核心弟子‘破世朱绫’李七七亦亦摇头低声道:“名花楼覆亡,所有资源全部被魔祖夺走,李七七不过一三代弟子,当时并无资格取走宗门财富,所以,现在这些财富,已经全部落在魔祖手中了。”

        “哎!”

        虽然知道两人情况特殊,但真听到他们所说,众人还是不由一阵失望。

        毕竟值此非常之时,每多一份资源,就可能多培养出一位新的法丹,每多一位新的法丹,正道修行界的胜算就增大一分,希望更增多一分。

        但是,所有人却也知道怪不了两人,名花楼当初是作为真龙修道界第一个被灭的宗门,是在魔祖破封当夜就被灭宗了,宗内资源根本来不及转移。

        李七七一个小小的三代弟子,刚好在外,才恰巧躲过这一劫,所以,自然没有办法带走名花楼的那些修行资源。

        而‘飞天浪子’血无涯更幸运得多,他是因为响应厉寒号召,才决下走下葬邪山,参加剿灭神魔国度分部的任务。

        临走之前,葬邪山还好好在那,自然不会带什么资源离开,也没有想到葬邪山会那么快覆灭,都没反应过来。

        而若非厉寒号召,组成鱼群小队,他也不会响应;若他没有响应,当即离宗,加入到厉寒的鱼群小队中来,现在,他应该也和葬邪山上的那些宗门高层一样,全部被杀,一个不剩了。

        因此,两人都是幸运儿,都是各自宗门最后的火种,但宗内资源,却并不在他们手中,目前皆已落到‘魔祖’应鬼雄的手中,成为他构建神魔通道的材料一部份。

        叹息之后,众人就不由面面相觑。

        目前在这鸿蒙世界内的六宗,天工,长仙,伦音三宗,共拿出五份半的资源,决定谁成为法丹,毫无疑问是最强大,也是最有话语权的。

        宗内财富完好保存的隐丹门,也拿出了一份半的资源,自然也有一定的权力和话语权,至少,隐丹门是肯定必有一人需要晋升的。

        这也是隐丹门未来崛起的希望之所在。

        但是,剩下两宗,葬邪山和名花楼,各自只剩几个三代弟子,本身实力也并不出众,既无靠山,也拿不出任何修行资源。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安排他们,才是最麻烦的。

        如果将资源分配给他们,天工长仙等四宗,自身利益就受损,毕竟,这些资源都是他们宗内千年积蓄的财富,平常时候,宗内自身都舍不得动用,如何肯给一个外人?

        但是,值此存亡危难之时,如果将他们完全抛弃,又有失大宗风度,更加没有照顾各宗血脉的义气。

        日后传出去,只怕要被人戮脊梁骨的,对于他们自身的名誉,对整个正道修行界目前亟需的团结,也不是一件好事。

        站在场中的血无涯,李七七,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不由皆是一阵尴尬和失落。

        他们明白,在这鸿蒙空间,虽然他们也生存了下来,但是,却没有了半点地位和权力,在各宗分配晋升法丹名额时,更全看各宗自己的心情,却不可出声争取半点。

        因为,那些资源,的确是各宗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换个环境,他们也未必舍得将宗内好不容易积蓄的庞大资源供给其他宗门晋升法丹之用。

        但是,自身的宗门已经到了覆灭的边缘,两人就是各自宗内最后的火种,如果能晋升法丹,也许有一天,两宗还能在真龙大陆重建。

        如果这辈子无法修行至法丹之境,葬邪,名花就是彻底没落,就算他们还能生存下去,两宗也不复往日强盛,最多成为一个小宗门小势力,传承不了几代,就要断绝。

        对此,他们自然不甘,只能用恳求的眼神,望向各宗宗主,希望他们能一时心软,考虑一下他们的处境。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