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一千零三章、回光返照
  • 第一千零三章、回光返照

    作品:《无尽神域

        厉寒暂时并不知道魔祖发下第五道灭宗令的事情。零点看书.org

        他与伦音海阁众人分散,救助地悲来到这处溶洞,没有与外界接触,但知道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唯一庆幸,是隐丹门剩余弟子万璇纱,叶清仙,风无鞘等,在战局变化一开始,就被他严令先行退走了。

        不然,五人也将全部葬身梵音寺内,隐丹门将彻底断绝传承,现在总算还保留了一丝希望,没有让他辜负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的所托。

        溶洞内,依旧是黑暗无光,一片昏暗。

        忽然,厉寒感应到身后的地悲神僧身上,传出一阵阵晦暗不明的气息,时起时伏,如同风中烛火,似乎随时都要熄灭。

        “不好!”

        厉寒收回沉思,猛然一闪身,就到达了地悲神僧所躺的石台前,他伸出手去微微一探,便见地悲神僧的脸庞火热似炭,气息一阵剧促,看似强劲,但却是最后一口气息,转眼就变得气若游丝了。

        “地悲神僧不行了……”

        厉寒心下陡地一沉。

        如果是没有见到还好,见到了,人也救回来了,而且现在知道对方就是梵音寺内唯一幸存的神僧,厉寒如何肯让对方轻易死亡。

        “梵音寺满门英烈,决不能让地悲神僧就如此死亡。”

        想到此,厉寒眼神一凝,忽然决定了什么,一伸手,掌心中顿时出现一个玉质丹瓶。

        他从中倒出一粒通体银白,圆润无暇,似有神光散发的丹药,伸手捏住地悲神僧的鼻孔,等其嘴巴一张,便即将丹药送入了其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自动化为津液流入地悲神僧的腹内,过不多久,地悲神僧的脸庞竟然在迅速好转,气息也变得均匀了许多,背后的伤势,也因此生肌结痂,似乎彻底恢复了过来。

        然而,厉寒的眼神,却依旧无比悲哀,因为他明白,这并不是因为一粒丹药就能彻彻底底地让地悲神僧恢复好转,而是不过回光返照而已。

        他最多,也就拥有两个时辰的生命好活。

        因为,厉寒给他服用的,不是别物,正是他之前在玄京城真道拍卖会上,花重金竞拍下的一粒次传说级灵丹,回光返照丹。

        次传说级灵丹‘回光返照丹’,并没有其他作用,不是救命灵丹,却能将濒临死亡之人,吊上一口气。

        哪怕已经宣告死亡,只要不是死去超过半个时辰,仍能重生,回光返照,让其多拥有片刻的生机。

        这种丹药,有时鸡肋,有时却又能发挥重要作用,比如此刻。

        当初在真道拍卖会上,厉寒也不过一时兴起,拍下这枚丹药,并没有想到真有使用的时候。

        但此刻梵音寺一门俱亡,为了听听这位梵音寺最后一位神僧有什么遗言,对梵音寺有什么心愿未了,厉寒心甘情愿,将这粒重金竞拍而来的回光返照丹给其服下。

        回光返照丹不愧是次传说级灵丹,虽然不能治病救人,但却的确拥有奇效。

        地悲神僧服下此丹后,没过多久,其身躯微微一动,过了半晌,忽然双眼一睁,竟然睁开了眼睛来,一双澄澈慈悲的双眼,顿时落到站到石台前的厉寒身上。

        他也不觉奇怪,似乎昏迷之中,仍有知觉,厉寒救助他的事情,了如指掌,只是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能再睁眼的一刻。

        “老衲昏迷了有多久了?”

        他问道,同时挣扎著身子,似乎想坐起。

        厉寒急忙伸手扶住他,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靠石壁坐下,回头看了一眼石洞外,略摸估量了下,这才回答道:“已经大概四个时辰了。”

        “四个时辰么?”

        地悲神僧喃喃地道了一声,目光偏过厉寒的面孔,转向溶洞口的方向,望著洞外最后的一缕余光,没入大地,天地变作一片黑暗。

        厉寒一伸手,拿出一枚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散发柔和光晕,照亮了石洞,方便地悲观物。

        若是寻常,凭地悲神僧的修为,自然不需要。但现在他只有最后一口气息在胸,气散则亡,为了照顾他的身体,厉寒自然想得周到一些。

        “小友倒是有心了。”

        地悲感激地朝厉寒点了点头。

        他如今的身体状态,不容他进行任何稍大一些的动作,否则极容易将胸口最后的一口气都散掉,所以只能以点头表示感激。

        随即,沉默了一下,他这才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梵音寺,如何了?”

        他问出这句话时,十分吃力,似乎早知结果,却又不得不问。

        厉寒沉默了一下,最终,虽然不忍心,但还是不得不据实相告:“仅剩神僧一人,其余,尽归虚空。”

        地悲神僧闻言,身躯明显剧烈的晃了一下,但他最终,还是强忍住了。

        他神色一时间似乎黯淡了许多,这一次沉默足足有一盏茶时分,才终于一声叹息,轻轻道:“果然如此么,师傅,弟子不孝,没有好好照顾梵音寺,致使我梵音一脉,就此断绝了……”

        “地正,地德,星渡……”

        他轻轻念了几个名字,一时似在回忆之中,神情悲哀,似伤似叹。

        厉寒一时不知如何劝慰,只得道:“梵音寺僧众义感动天,精神永存,只要真龙大陆一日不灭,梵音寺万世不绝!”

        “呵呵,借小友吉言了。”

        听到厉寒这话,虽然明知是宽慰之言,但地悲神僧还是朝厉寒露出一个感激的眼神,再次沉默一会,他低声朝厉寒道:“感谢厉道友的救命之恩,虽然明知时日无多,但是老衲还是想再听一听山上后来发生的事情,厉道友能跟我详细说说么?”

        说完,用期待的眼神望向厉寒,哪怕明知结果,也仍想要再听一遍厉寒的重述。

        见状,厉寒自然无不应允,不会拒绝,只得点头说了一个“好”字。

        随即,他就坐于地悲神僧所在的石台旁,轻轻低沉声音地将地悲神僧受‘孔雀蝶翎刀’林元思一刀刺杀,昏迷之后梵音寺山峰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一一讲来。

        地正,地德两位神僧施展如来灭世经自爆,与要冲出三佛无极阵包围的梵音寺叛徒地圣,地善,以及最大的仇敌枯骨魔君,同归于尽。

        梵音寺首席弟子,‘玉佛王’星渡一番苦战,与神魔国度十三王爵‘千眼公子’唐天仇双双陨命。

        ‘魔祖’应鬼雄破阵而出,长仙宗主为阻其追杀正道各宗成员,发动了长仙绝学,仙剑合一,天人至道之术,与‘魔祖’应鬼雄发出的恐怖攻击在虚空相撞。

        长仙宗宗主‘九梦玄女’玉仙姿当场身陨,梵音寺与山上大量正道,神魔国度残余弟子,全部被炸成白地,仅有少量神魔国度高层,在‘魔祖’应鬼雄的庇护下生还。

        各宗顺利撤退,大量正道高层以及神魔国度高层的灭亡,天下震动。

        时间虽短,语言虽少,却仍将梵音寺一战的后续情况朝地悲神僧做了一个简短汇报,当听到地正,地德两位神僧自爆,与三位大敌同归于尽,地悲神僧脸上既有悲伤,又有骄傲。

        而听到正道各宗全部成功撤离,目前天工山,伦音海阁仍然保持较为完整的实力,正道尚存,他又不禁大声叫了两句“好”,表情中充满欣慰。

        只是,这一叫好,瞬间牵动伤势,他神色一阵波动,身上的气息在快速消散,厉寒大惊,急忙上前帮他渡入一口气在背心,他这才缓和过来,收拾心神,保住了神色不动。

        “咳咳……”

        连续咳嗽了几声,他这才不由向厉寒问道:“小友刚才给老衲服下的,是何等丹药?老衲还有多少时间好活?”

        他问这个,似乎不是对生命的留恋,而是另有要事想告诉厉寒,怕时间不够,所以先问清楚时间,以便长话短说。

        厉寒低声道:“神僧大概,还有一个时辰,是厉寒无能,不能救得神僧性命,厉寒惭愧。”

        “是回光返照丹吧?”

        地悲神僧听到厉寒所说的话,不但不怪罪,反而轻笑了一声,脸上愁苦的神色竟也消去大半。

        他看向厉寒,神情柔和地道:“如此珍贵的丹药,也给老衲一个将死之人服下,浪费了。不过也幸亏你这丹药,老衲还有一些事情,想向你托付。”

        说到这里,他又一阵剧烈的咳嗽:“老衲这伤,是治不好啦。人皆有命穷之时,老衲这一生,也足够了,不怨谁,也不恨谁,能跟几位师兄走在一起,此生足以。”

        他脸上露出奇异的光芒,似乎感知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临近,恍惚半晌,方才笑叹道:“可叹老僧这一生,教育弟子无数,最后能陪在我身边的,却是厉道友这样一个外人。”

        “不过厉道友能突破法丹,实在是我正道之幸,此事交给你,老衲也才放心。”

        “神僧请说……”

        厉寒心中一阵奇怪,不知道地悲神僧还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但他知道这是地悲最后的遗愿,不能不仔细听,因此正襟危坐,一脸恭敬地朝地悲神僧道。

        地悲神僧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悯怀的表情,沉吟半晌,这才朝厉寒缓缓地道:“关于魔祖的传说,想必你也听过一些,我不复赘述。但关于魔祖的来历,厉道友又能知道多少呢?”

        厉寒闻言,一阵摇头,随即,地悲神僧就向厉寒,缓缓叙述来一桩滔天大秘。

        ps: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