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八十五章、名剑紫都,下
  • 第九百八十五章、名剑紫都,下

    作品:《无尽神域

        “杀!”

        这一刻,厉寒心中杀气狂涌,第一次对神魔国度中的成员有了深刻痛恨之感,手中的破气青芒剑一挥,就绽放出一道比之之前斩杀鹰钩鼻中年男子还更加强烈狂暴无匹的剑气,朝著对面的‘踏花侯’衣轻欢斩了过去。uuk.la

        “该死!”

        对面‘踏花侯’衣轻欢脸色大变,知道厉寒是法丹境界的高手,他如何有抵抗的心思?

        但是厉寒四周放出的气势粘稠如水,不但直接压死了一些修为境界低的神魔国度弟子,更禁锢住了所有想要逃离人的身躯。

        他一挣扎,那气势反而更盛,即便他身为中阶半步法丹强者,也难以抵抗。

        知道逃不了,他反而露出了枭雄本色,脸现狰狞一声冷笑:“就算你是法丹境界强者,估计也只是刚刚突破,我衣轻欢未必怕你,鱼死网破吧!”

        “天元帝掌!”

        只见他一掌飘出,势如煌煌大日,莫可抵挡,越涨越大,正是当初击伤周绮罗的那式天元帝掌,朝厉寒击来。

        而这种掌法,明显超出半地品,只怕达到了地品威力层次,根本不是衣家所能拥有,只怕就是神魔国度秘传下来的。

        正因如此,当初‘妖相绮罗’周绮罗叫破天元帝掌的名字,他才脸现冷色,欲杀周绮罗而后快,怕她泄密。

        不过现在,厉寒都能找到这里,身份自然早已被其识破,哪里还需要什么隐藏……

        而且生死关头,也没空,没心情隐藏,直接使出这招自己最大的杀手锏。

        然而,面对如此恐怖的一掌,厉寒却只是不屑淡淡一笑,手中的破气青芒剑剑速不改,只是中途颤抖了三次,变了三次方向。

        “嗤!”

        犹如遮天神山一般的天元帝掌,看似威势无穷,但到了厉寒这边,却直接被他一剑切割成两半。剑气余势不减,直接从‘踏花侯’衣轻欢的眉心劈落,下腹分开。

        “轰!”

        ‘踏花侯’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缓缓栽倒,眉心一条血线,直接分开,然后整个身体,顿时裂为了两半,死不瞑目。

        他分开的尸身中,两只眼睛,犹是满带震惊,不甘,恐慌等各种情绪,显然没有想到,厉寒的实力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他堂堂中阶半步法丹境界初期的强者,居然也不是厉寒一剑之敌。

        一剑,昔年名动修道界,五君七侯之一,‘踏花侯’衣轻欢,亡!

        恶事做尽,一身伪善,终究也逃不过天地的制裁。

        却不知,临死之时,他心中,对于昔年所做之事,可有一丝后悔?

        厉寒握著剑,站在原地,半晌无言。

        昔年,‘踏花侯’衣轻欢,是他们崇拜,尊敬的对象,是他们难以仰望的高峰……但现在,时移事易,对方竟然已不是自己一剑之敌,世事变更,天地轮替,莫过如是。

        ‘踏花侯’衣轻欢既亡,地下其他神魔国度分部的成员自然也逃不过被厉寒一剑枭首的下场。他们的实力,连‘踏花侯’衣轻欢都不如,自然更不是厉寒的对手。

        三下五除二,统统解决,这时,珊珊来迟的风无鞘才赶到地底,看到满地尸地,一片狼藉,眼中没有半点意外的表情。

        显然,这种事情,他早已见多了,早已习惯了。

        “收拾一下,我在外面等你。”

        厉寒的心情,忽然变得无比萧瑟,一点没有解决强敌,替白木仙等人报仇雪恨的快意,反而只有落寞。

        他面对‘踏花侯’衣轻欢时,是碾压,但到时候面对‘魔祖’应鬼雄,在他面前,自己岂不也是,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一山更有一山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永远,都不到自满的时候。

        厉寒满身萧瑟地走出地下赌坊,‘无影之风’风无鞘怔了一下,不明白为何他心情突然会这样低落。

        解决了一个神魔国度分部,不是应该一件挺高兴的事情吗?

        不过他也没有啰嗦,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每次跟随在厉寒身后进来,都是这个下场,反正已经习惯,也就不存在所谓反不反抗,乐不乐意了。

        这时,他才有空,打量一下被厉寒解决的众神魔国度高手。

        一眼,他就看到地面正中,那具被一剑分为两半,死状惨不忍赌的‘踏花侯’衣轻欢,知晓其昔年名头,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下。

        ……

        厉寒没有等很久。

        在外面守护的万璇纱,叶清仙,养乐欣,祈秋雨四人,其实什么事也没做,因为根本没有人,能从厉寒,以及风无鞘两人的进攻下活下命来。

        百无聊懒地等了片刻,就看到厉寒已经出来,四人顿时围了上来。

        不用问,只看厉寒的表情,就知道一切已经解决,接下来,就是等待收获物资的时刻。

        片刻后,依旧难掩脸上一脸震惊的风无鞘,才终于将地下神魔国度各处秘室,以及被厉寒击杀的那些神魔国度高手身上的财富全部收集了起来,拿到厉寒等五人面前,随手朝地下一倒。

        “哗啦啦……”

        金光紫气,七彩珠光冲霄。

        好多珍宝。

        厉寒,万璇纱等人,都不由看得一愣。

        不过愣毕,随之释然。

        这里毕竟不是他们之前解决的那些小分部小联络点,这里,可是神魔国度设立在西南一地的总部,收集有如此多物资,情理之中。

        甚至如果不是隔一段时间运走一批,这里只会更多。

        随即,几人就开始查检物品,看有哪些,是有主之物,日后归还,以及那些无主之物中,有哪些,可以供他们使用,增加实力,以便更好的为除魔大业尽力。

        检查半晌之后,一直负手而立,没有插手其中的厉寒,忽然目光一动,伸手从无尽珍宝中,抽出一柄黑鞘长剑。

        他伸手一按机簧,“咔”,一柄紫色,中间带著无数暗绿色符纹的奇异长剑顿时出现在他面前,剑身之上,雕刻著‘紫都’两个细小的篆字,如凤凰飞天。

        “极品名器?”

        厉寒一怔,他如今实力达到法丹之境,其实早就想要找一把更好的宝剑了,他手中那柄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已经难以完全地发挥他的真正实力。

        只是极品名器终究没那么好找,再加上一直以来他也没有遇上真正的高手,这件事也就一直耽搁下来。

        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神魔国度西南总部的地下藏宝中,获得一柄极品名器。

        这一刻,厉寒终究多出一丝兴奋起来,知道此必是神魔国度从各处搜罗,准备进贡给‘魔祖’应鬼雄的,忍不住持剑,随手一挥。

        “唰……”

        一道恐怖的紫色剑气,闪烁过切割天地的锋芒,一剑出,正前方金色赌坊前的青石街道,顿时犁出一道仿佛天堑鸿沟,地震一般的巨大裂缝。

        一剑出,山河断,天翻地覆。

        厉寒收剑,满意一笑,感觉到其比之破气青芒剑强大的地方,这柄剑,至少能略增他一两成的战力。

        到了他如今这个境界,一两成看似不多,其实已经无比可怕了。

        毕竟法丹境再往上,每想提升一个小境界,都困难无比,秘宝,武器,异术,才是真正提升战力的工具。

        “这柄剑我要了,其他东西,你们分了吧,有主之物,继续按原来的方式,礼送回家。”

        “是。”

        其余几人答应了一声,同样看出紫都剑的强大,但却没有一个眼有贪婪之色,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随即又默默整理其他东西起来。

        “咦!”

        将近尾声时,几人忽然一声轻咦,拔出一物,递到厉寒面前。

        这是一件黄玉蟾蜍,蟾蜍嘴里,叨有一枚金钱,外圆内方,背面是一个王字,正面,则是大写的‘十三’二字。

        风无鞘解释道:“这是从‘踏花侯’衣轻欢身上搜到的,好像是什么信物。”

        他并没有见过这东西,只能略作猜测,但厉寒见状,却是目光微微一沉。

        想到什么,他一翻手,收起了紫都剑,却又伸手,从储物道戒中取出另一物。

        那一物,同样是一件黄玉蟾蜍,蟾蜍嘴里叨一枚金钱,背面为‘王’字,正面却是一个大写的‘九’字。

        两者除了数字不同,一模一样,显然是同一系列的物品。

        厉寒忽然轻轻笑了起来。

        “九王爵,十三王爵,算起来,加上‘踏花侯’衣轻欢,这已经是神魔国度,死在我手上的第二位王爵级存在了。”

        别人不认识此为何物,他自然不会陌生,不是别物,正是神魔国度,十三王爵各自的信物。

        而此物一出,‘踏花侯’衣轻欢的身份,自然再不是秘密,大白于天下。其赫然是神魔国度,十三王爵之一,只是排名最末,居然垫底,却是跌尽了江左衣家的颜面。

        但这,自然跟厉寒没有丝毫关系。

        因为他明白,江左衣家,真正的灵魂人物,不是‘踏花侯’衣轻欢,而是比他这位族弟,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哥哥,‘烈日侯’衣南裘。

        神魔国度,八大魔主之一,而且赫然位列第三,已经进入法丹境的无上存在!

        这才是真正恐怖的人物,‘踏花侯’衣轻欢,不过一个跳梁小丑尔,随即著死去,也一切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