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七十四章、望你不惜生,望你不畏死
  • 第九百七十四章、望你不惜生,望你不畏死

    作品:《无尽神域

        “给,这便是用你那三株主药炼制而与的下品宝丹,天人造化丹。零点看书.org”

        知道厉寒的来意,‘千世丹仙’白妙女也没有藏著掖著,虚与委蛇,而是直接一甩手,扔出一只玉色丹瓶,落到厉寒的面前。

        “天人造化丹?”

        厉寒心中一震,急忙伸手接过,将其打开,发现里面果然只有一枚颜色玉白,里面似乎藏著星辰运转,天道奥秘的神奇丹药。

        尚未服用,一股奇异的幽香,便直袭鼻端,让人心醉。

        “这真是天人造化丹?”

        厉寒拿著那枚玉色丹药,仍是满脸地不可思议,仔细打量,随即又望向坐于上首金座之上的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

        ‘千世丹仙’白妙女见状,对他的表情一点也觉怪异,因为任是谁人,在没有突破法丹之前,突然得到手一粒如此丹药,都会是他这番模样的。

        既感惊喜,却又怀疑,患得患失,莫过如此。

        “自然是真的。”

        她微笑道:“花费一年时光,经历无数准备,消耗难以计量的顶级药材不断试手,终究成功,总算是幸不辱命。”

        说到此处,她看著厉寒,目光烁烁:“说真的,厉寒,如此宝丹,便是本宗身为法丹强者,也不由心动,这枚丹药,对于任何一个宗门,好处都是难以想像的,其价值和意义,你可明白?”

        厉寒闻言,顿时不由心中一凛,手中抓著那枚玉色丹药,抬头郑重道:“厉寒明白。”

        他自然不担心‘千世丹仙’白妙女出尔反尔,既然给了他,就不会重抢回去,不然直接告诉他炼丹失败,或者拒不履行承诺,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让他去跟一位法丹境强者较真,即使真去较,怎么较,又怎么较得赢?

        如果对方不想给他这粒丹药,甚至他根本到不了这里,见不到对方的面,但现在对方直接面见了自己,更亲自将丹药交到自己手中,那一切假设,怀疑,自然没有任何用处。

        只是,他也明白,这样一粒丹药,到底有何等价值……

        不说个人,拥有一粒此天人造化丹,便有七八成的几率,直接突破法丹,达到真龙世界,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至高境界,一跃成为天下有数的顶尖高手之一,其地位,权利,几乎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谁不羡慕,动心?

        而对于任何一个宗门,势力,尤其是这种大劫之世的宗门,势力来说,价值更为重要。

        一枚天人造化丹,极有可能造就出一位新的法丹。

        而一位新的法丹,就是一个宗门长存永续的根本,是一个宗门强大不衰的根本保障,哪怕现存在的宗主因战失利,至少还保存有一位新的法丹,可以带领宗门从头再来。

        隐丹门不会就此覆灭。

        但是,最终,隐丹门主还是决定履行承诺,将这粒无论对于厉寒,还是对于她们宗门,都有无比价值意义的丹药,给了厉寒,可以想见,她的决断和魄力。

        “嘿嘿……”

        ‘千世丹仙’白妙女看著他这般坦荡的态度,反而略带上了一丝赞赏之色。

        她淡淡开口说道:“说真的,厉寒,有的时候,本宗真想将这粒丹药昧下,赐给璇纱,或赐给宗门内几位达到顶阶半步法丹的长老,司主,都极有可能,让我隐丹门再添一位法丹。”

        厉寒心中一个咯噔,不过随即变成苦笑,他知道,千世丹仙肯定还有话没有说完。

        果然。

        ‘千世丹仙’白妙女顿了一下,看著厉寒的紧张表情,反而笑道:“不过本宗最终还是决定,依照约定,将此丹药还你,你当不负本宗所望,成功突破法丹,为我正道,添一栋梁。”

        厉寒闻言,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自己是杞人忧天,但毕竟事关重大,还是不免有些忐忑担忧。

        “厉某自不负白宗主所望,一定成功突破法丹,大恩大德,莫齿难忘,日后隐丹门但有所命,只要厉寒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咯咯……”

        闻听此言,隐丹门主白妙主忽然轻轻笑了。

        笑毕,她神色轻松,望向厉寒道:“何必等日后,现在,本宗有两个要求,希望你能办到。”

        “是!”

        厉寒闻言,神色一肃,虽然不知道她具体有什么要求,但知道这必是帮他炼制天人造化丹的代价,不管‘千世丹仙’白妙女提出的要求是什么,有多为难,只要能做,只要能做到,他就一定为去为她办到。

        “第一!”

        当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准备提出自己的要求时,她的脸上,也罕见地带上了一抹严肃之色。

        “厉寒,真龙世界大劫已至,两大王朝成为神魔国度的走狗,而真龙皇朝更是彻底覆灭。现在八宗也去其一,接下来,就轮到我隐丹门了!”

        说到这里,她脸上终究也不由带上了一丝淡淡的悲伤之色。

        “隐丹门传承至今,已二十七代,其间不管经历多少变故,终究屹立不摇,但今次,估计是真的难以幸免,所以本宗有三个要求,你要听真切了!”

        “其一,本宗基业,非自我而始,自然更不能自我而终,所以,我要你离开之时,带走几个人,而这几个人,便是本宗的未来,本宗未来中兴的希望之所在,只要你不死,他们就不能有任何事情,你可敢承诺?”

        “是。”

        厉寒闻言,神色一凛,不知为何,竟然隐隐听出,隐丹门主有点像是托孤的意味。

        拿了她们帮自己炼制的天人造化丹,为她们保几个后辈弟子,本是应有之义,尤其是,自己此次,本来就是想带一些隐丹门故友离开的,多几个少几个影响不大。

        如果能劝说隐丹门整体搬迁,先求图存,再图恢复,自然更好。

        只是,没想到他话还没出口,隐丹门主就说到这个份上,他不由抬头,望向坐于金座上首的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疑惑地开口说道:“莫非宗主不打算带领门下弟子,和厉寒一起离开,暂避一时?”

        “暂避?呵呵呵呵呵……”

        陡然,端坐于上首金座之上的‘千世丹仙’白妙女仰天吃吃地笑了起来,笑声毕,声音中又不由带上了一丝悲怆。

        “暂避,天下虽大,但其实在真正的强者眼中,也不过咫尺距离,如果对方真想覆灭谁,就一定能找到,藏到哪里去都一样。”

        “更何况……”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声音低沉下来,才再次开口说道:“谁都可以离开,但本宗身为隐丹门宗主,自然当与隐丹门共存亡。如果连基业都不存在了,本宗还有何存在的意义?”

        厉寒闻言,心中的不详预感越发真切,他急道:“宗主不打算离开?”

        隐丹门主望著厉寒,忽然笑了,之前的悲凄之情一扫而光,反而充满了阳光。

        “离开,如果本宗离开了,你觉得,你带走的那几位后辈门徒,有一人,能够生还吗?”

        闻言,厉寒沉默了。

        先是难受,随即,又是震撼。

        他终于明白,为何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甘愿留在山门,与那‘魔祖’应鬼雄决不死战,不是她不贪恋生命,不是她不知长生可贵。

        但她明白,如果她不死,隐丹门上下,最终必将全军覆没,‘魔祖’应鬼雄盛怒之下,必会全面追杀,不会容许一个隐丹门弟子留在世上。

        隐丹门的基业,也将彻底覆灭。

        但如果她留在隐丹门,死战不退,最终,她战死了,大量隐丹门高层战死了,‘魔祖’应鬼雄反而不会大动干戈,去寻找几个提前离开的漏网之鱼,最多下令手下门徒查找一番,查到到就战斗一番,查找不到,估计也就草草了事。

        他的目光,会重新放在下一个目标身上。

        可是如此一来,最终,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却成为不得不留在此地,与魔祖玉石俱焚的牺牲者,厉寒已经听出,她话语中,那种必死的决心。

        正是这种决心,由一位法丹境界的强者口中说出来,才无由得让他震撼,既而又产生无比难受的痛苦的感觉。

        因为正是他这样的修道之人,才越明白,修为境界越高,越到后期,其实越惜生,越惧死,越敬畏生命。

        但到了连她们都得牺牲,自愿放弃生命的时候,为的,只是保隐丹门有一丝存续的希望,这般死亡,又岂是勇敢二字可言?

        隐丹门主看著厉寒,一字一顿,缓缓道:“第二个要求,也是最后一个要求。”

        “若你成为法丹,将来魔祖有望覆灭,望你不惜性命,投入战斗,保我真龙大陆一个太平!也给隐丹门尚存的那些弟子,一个重建宗门的希望!”

        “好。”

        厉寒闻言,沉默稍许,随后开口,一诺千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