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七十章、宁为玉碎
  • 第九百七十章、宁为玉碎

    作品:《无尽神域

        三名年轻弟子,皆没有想到,这个深居刀峡,初见之时容颜不整犹如野人一样的中年男子,竟然是昔年五境青年修士擂排名前五的尖天骄,三尊之一的‘妖尊’厉寒!

        一时,众人心中,皆升起膜拜,孺慕,仰望等等诸多情绪。01xs

        对于他的驰援隐丹举动,虽觉不妥,却也尊敬,纷纷头答应。

        唯独李七七,眼眶微红,满是不舍。

        对于她来,家庭早破,宗门又毁,连她最敬爱的师傅也已经逝在了除魔卫道的任务中,可以,她是硕果仅存为数不多的名花楼弟子,自身命运也是风中烛火,随时熄灭。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故旧,能当作依靠之人,对方却又要立即离去。

        只是,虽然不舍,但这么多年,她早已长大,不是当初那个昆墟之中,面临绝境折辱,就毅然而然想要咬舌自尽,非黑即白的性子。

        她身上,已经有了自己的责任,坚持。

        名花楼传承断绝,她需要想办法延续这一脉,风陵李氏仅存她一人,只要有机会,她都要重振李氏声威。更何况如今魔祸当道,天下正道正处绝逆之境,她如何还能再软弱?

        之前若非真是没有办法,万不得已,她也不会选择跳下废刀墟。

        没错,这名蓝衣少女,正是当初,厉寒在昆墟之中,救下的风陵李家少女,李七七。

        随后,其被名花楼真传弟子风追寒收为弟子,因天赋惊人,又肯吃苦耐劳,实力增长飞快。在风追寒因故牺牲之后,她展露出过人的天赋,被名花楼上层所欣赏,没多久,就晋升为新一任的真传弟子,隐隐为名花楼诸弟子之,如今也已是气穴中期修为了。

        “厉大哥,保重!”

        因此,虽然不舍,但她还是强忍不舍,满面担忧地朝厉寒道。

        “好,放心吧!”

        厉寒了头,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就欲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突然响起,道:“且慢!”

        “嗯?”

        厉寒疑惑抬头看去,便见声之人,一身青色丹鼎长袍,勾勒出曼妙修长的身躯,雪白如瓷的肌肤,吹弹可破,赫然正是那名隐丹门的丹榜弟子,祈秋雨。

        对于这个名字,厉寒并不熟悉,但对于丹榜弟子四字,厉寒却绝不陌生。

        他所熟知的几人,如万璇纱,风无鞘,甚至已经在仙妖战场上牺牲的司徒尚季,都是隐丹门丹榜弟子,可以,这是隐丹门诸多弟子中,算是最为拔尖,出色的一群人。

        所以,虽然没听过祈秋雨这个名字,但想也知道,她在名花楼中,也应是极为出色,不然不会被派遣出来联络各派,获取救援。

        只是看她的表情,这求援之路,并不顺遂,而再看各宗的情况,答案一目了然。

        果然!

        只见她咬了咬嘴唇,忽然毅然决然地道:“厉大哥,我陪你去!”

        见另外三人投过来的诧异目光,她神色坚毅,开口道:“这次秋雨奉命联络各派,请求六派派人救援隐丹,但六大宗派俱以无法对抗魔祖,自顾不暇为借口,不愿派出一兵一卒,秋雨这趟任务,已是失败。”

        “距离魔祖驾临本门,已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秋雨想再寻援兵,已是不可能之事。就算真能寻到,也的确如六大派所,杯水车薪,徒作牺牲。”

        “但秋雨生在隐丹,长在隐丹,是隐丹门培养秋雨长大,成长到这一步,秋雨不能知恩不报,更不愿作亡宗之人。是故,我决定回去,与宗门共存亡。”

        “哪怕是死,秋雨也一心与隐丹同在,所以求厉大哥,带我回去!”

        “何必呢?”

        厉寒看著她,忍不住一叹,已看出她,目光中有了死志。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就算他去了,又能改变什么,隐丹门覆灭的命运,已不可避免,谁也改变不了,祈秋雨这次回去,除了送死,没有任何用处。

        但偏偏,看著对方那如水一般,虽然柔弱却坚韧的目光,他话到嘴边,却硬是无法开口拒绝,最后只能化声悠悠地一声叹息:“何必?”

        然而,祈秋雨的回答,却是斩钉截铁,不留余地。

        “生有鸿毛,死有泰山。同心同命,决不偷生。”

        “好!”

        最终,厉寒终究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知道凭她的实力,绝无法在半月之内赶回隐丹,真等她赶到,整个隐丹门也就成为一片废墟了。

        所以他也不犹豫,在对方许可的目光下,伸手一托,揽起对方的腰身,随即身形一纵,直接踩著大阵节,飘上了废刀墟,然后朝著西北隐丹门的方向,疾驰而去。

        触手之处,温香软玉,怀中佳人在侧,隐有幽香,但厉寒此刻,却全然顾不到这一切。

        他知道时间紧急,即便凭自己的度,半个月之内赶到隐丹也只能算是有些勉强,更何况现在又强自带上了一个人,如果不爆极,只怕最后看到的也是一场空。

        是故他强提道气,动用水火共源功,水火共转,一起来催动无影身法的施展,顿时身如虚影,整个人在地面上一掠就是数十上百丈,片刻间就离开几里路程,一天下来,几千里甚至上万里不成问题。

        如此一来,厉寒度自然大增,虽然消耗大了不少,但所幸他如今已经是中阶半步法丹后期境界,实力大增,再加上使用一些回气丹药,倒能保持这个度不减。

        是故,短短十二日,厉寒就日夜奔驰,飞掠了不下数十万里的距离,终于望见了隐丹门的身影。

        想到还有三天时间,只要自己能动隐丹门高层,足够隐丹门所有弟子撤离宗门,暂避安全之处,保住这一脉,厉寒也不仅心中激动,更是足步不停,毫不犹豫,直闯地焰神山。

        然而,没有想到,他刚飞身进入地焰神山的地界,整个地焰神山似乎陡然动了起来,一股庞大无匹的威压,横空而来,随即,一位位身穿青衣,身背长剑的弟子,连翩而出,将其包围在中心。

        “什么人,敢妄想地焰神山?”

        “嗯!”

        见状,厉寒不由诧然,不过随即一想,又不禁明白过来,哑然失笑。

        显然看来,隐丹门也知这几日必定大敌来临,是故早做准备,不但开启了护宗大阵,更是派遣门下弟子,日夜守护在上山要道之上,一有变故,立即出现阻敌。

        他望著那群青衣长剑的隐丹门弟子,不欲冲突,朗声开口道:“吾乃伦音海阁峰弟子厉寒,特来驰援隐丹,求见贵宗掌门,还请诸位师兄让路!”

        然而,没有想到,对面一位脸有疤痕的年轻青衣男子,却长剑一指,冷笑道:“谁不知近日魔祖就会登山,六大派俱不派人来援,谁肯这时候上我隐丹门,居然还妄想求见宗主,肯定是魔族奸细装扮,来呀,还不给我拿下!”

        顿时,剑光纷乱,数十位隐丹门弟子,一时俱是脸现仇恨之色,同仇敌忾,纷纷手持长剑,摆成一个圆型阵势,将厉寒困在其中。

        见状,厉寒不由哑然。

        他心急火燎,不远数十万里赶来驰援,万万没有想到,到了山脚,还没能上山,没见到魔祖的面,反被这群隐丹门的护山弟子给阻挡在了山脚下。

        这还真是一桩千古奇闻。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向怀中的青衣少女祈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