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六十三章、凤东凰,下
  • 第五百六十三章、凤东凰,下

    作品:《无尽神域

        今日,是厉寒与衣胜雪之间约定,巅峰一战的日子。零点看书

        还没到午时,整个无边城,便赫然沸腾起来,万人空巷,无数人潮,摩肩接踵,纷纷拥挤著,朝无边城中心,无边大擂所在地涌去。

        如果从高空往下俯瞰,就会发现,无边大擂周围,方圆五六里之地,已经被围得水泻不通,人满为患,满地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到渐近约定之时,衣胜雪已经一身白衣,站在擂台之上。

        今天,他背了一柄漆黑古剑,浑身白衣胜雪,一双眼睛,微微闭著,任清风吹过他的长发,显得无比的飘逸不群,只看一眼,便让人不由得倾注了所有的目光。

        擂台四周,虽然也不乏高手,但没有一人,能够望其项背。

        他就如同是天上的明月,所有人不过是明月周围的星星,纵使也能闪放一时之光芒,但永远无法与皓月相争辉。

        剑惊天下,江左游龙。

        古之武者,白衣胜雪。

        这一刻,便是一向自傲,甚至唯我独尊的‘冰雪邪王’蓝魔衣,‘文儒秀才’司安南,或者向来看不起天下高手的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眼睛也不由得微微刺痛了片刻,自惭形愧。

        申时将过,酉时渐至。

        “怎么还不来?”

        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等待著厉寒的到来。

        三天时间,足以把他与衣胜雪约战的消息,传遍江左五郡三十六县,赶来观战的人,不止是原无边城的居民,还有无数来自于四方八方的普通人。

        甚至一些本来没打算来此的世家子弟,长老,听闻这个消息,也纷纷星夜兼程,赶往无边城,就是为了见证这一战。

        不管如何,衣胜雪的名字,在江左就是不折不扣的一个传奇,丝毫不输给他的叔父衣南裘之下。

        甚至所有人已经能够预言,十数年后,甚至可能不需要十数年,只要几年,甚至一两年之内,衣胜雪之名,将会位列巅峰,能够排到和他叔父一个级~≠~≠~≠~≠,m.⊕.co♂m别。

        上一个年代的五君七侯,衣南裘是‘烈日侯’,排列在五君七侯中的七侯之首。

        这一个年代是什么,暂时还没人知道。但不妨碍有人猜测,这次五境青年修士擂,必定是江左崛起,衣胜雪一战天下群雄的时刻。

        人群中,陈胖子,唐白手等人也不由翘首以待,不住转头看了看天上的日光,又看看四周赶来此地的通道入口处,有些焦急。

        是啊,自从数个时辰之前,几人觉得时间差不多,欲要进入厉寒闭关的静室,前去唤醒厉寒,参加这一场不折不扣的巅峰对决,却发现,厉寒室内,空空如也,赫然一个人也没有。

        本来要在今天下午,与衣胜雪在此无边大擂上巅峰一战的厉寒,却突然失去了踪影。

        这让唐白手,陈胖子等人,如何能不焦急。原本还以为,厉寒可能是有事先走,到时间了肯定会过来,但是,左等右等不来,眼看时间渐逝,他们心中不由担心不已。

        既是担心厉寒误过了时辰,错过这一场巅峰对战,会让别人安一个‘畏战怯战’的罪名;更担心,厉寒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是否有危险。

        如果按正常情况来看,是他亲口答应了衣胜雪,不管什么理由,厉寒都绝对不会缺席,所以在天蓝海阁遍寻不著之后,几人无奈,才只有先赶来此地等待,看时辰到了他是不是会出现。

        但如果一旦时间真的到了,那就是他真的出事了,这由不得他们不焦急。

        只是先前在厉寒的静室之中,他们却没有察看到任何战斗或者强行破坏的奇怪痕迹,一切也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显然厉寒是自内离开,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那他这一天晚上,又去了哪里,为何迟迟未归;如今时辰将至,他又是否真的能及时赶到。如果赶不到,厉寒的名声,会不会一落千丈,瞬间到底,沦为无边城百万群众的笑柄。

        ……

        擂台下,随著时间的临近,所有人越来越焦急,越来越失望,渐渐的,有些脾气暴躁的人,已经开始忍不住对著厉寒破口大骂,纷纷骂他是失信人,畏惧怯战,定约而逃,各种难听的话都出口。

        只有擂台上的衣胜雪,亲口发下这场约战的衣胜雪本人,却依旧是一脸平静,静静的闭著眼睛,微仰著头,任清风吹乱自己的头发,似乎不是处在百万人口包围下噪杂的擂台,而是大江边上,万丈崖巅。

        耳听松籁,神色平静。

        任清风过耳,不留痕迹。

        所有人都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焦急失望的痕迹,其实也不必有,因为所有人明白,今天,是江左青年修士擂结束的最后一天,不管厉寒来不来,这一战是不是会如约举行,衣胜雪,都已经取得了足够的连胜,可以参加三个月后在南溟梵音寺举行的南境青年修士擂。

        因为他已经在上午的战斗中,连续取得了五十六连胜的逆天成绩,排列江左青年修士擂第一人,不管厉寒来不来,都不影响他的成绩。

        他之所以要与厉寒一战,不过是见猎心喜,看见了值得一战的对手,欲要以他,来磨练自己的武道而已。

        如果厉寒来了,他们公平一战,无论胜负,他还都会高看对方一眼。

        如果厉寒没来,那这样的一个人物,无论有什么境界,功法,都再不值得他头注分毫,从此以后,那也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陌路相逢,连一头,一顿足,都不会存在。

        所以,他心安静,不见滴纷扰。

        ……

        “到底是来,还是不来?”

        终于,申时即将彻底过去,酉时已经即将开始,人群中,骂声终于渐渐变大,即使唐白手,陈胖子等多方解释,要求大家安心暂等,厉寒一定会来,却没有人相信,反而骚动越来越大,最后甚至朝劝解的唐白手,陈胖子怒目相向,破口大骂。

        唐,陈耐住性子,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起冲突,但是,越到后面,人群情绪越强激昂,有些人已经忍不住了,眼见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人群中,蓝魔衣,司安南,独孤应龙,独孤应熊等几人,也不由得心中惊疑。

        “这个厉凡,到底怎么回事,既然定了约定,为何不来,难道是戏耍我等?”

        蓝魔衣,司安南眼神转动。

        “以这子的心性,理应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那么,难道他是出了什么意外?”

        虽然相见不过数次,真正认识更是没有蓬山武会那一次的浅浅之交,可是以两人的智慧,都相信厉寒不是言而无信之辈,那他的失约,就真的值得耐人寻味了。

        “只可惜,如果他不来,这一场大战,就白值得期待了。”

        之前,众人对于厉寒与衣胜雪这一战,关注空前,对于有人能逼出衣胜雪一真实实力,更是向往好奇不已。

        虽然三天前,蓝魔衣,司安南等,对于衣胜雪所的巅峰一战,最后一战有些不感冒,可是当今天到来,看到衣胜雪在擂台上轻松战胜对手,三招两招就把一名名挑战的对手刺于马下,获得五十六连胜的绝佳成绩,直到最后没人敢上场,才停止时,两人也不由动摇了,没有上场挑战,成为又两个败军之将。

        因为,他们没有任何把握,战胜衣胜雪,与其现在献丑,影响三个月后的南境青年修士擂心境,不如暂且寄下,等三个月后,南境青年修士擂,再一决雌雄,到时是胜是败,都无所谓,尽力一战就已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