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四十八章、上古秘闻,下
  • 第五百四十八章、上古秘闻,下

    作品:《无尽神域

        “不错。零点看书”

        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厉寒直接头称是,承认了周绮罗的猜测。

        周绮罗的双眼亮起奇异的光芒,看了看厉寒蒙在面上的黑巾:“此地已只有我们两人,可否让我一看你的庐山真面目?”

        “嗯?”

        厉寒略微愣了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笑了笑,拉下了自己的蒙面巾。

        “是你?”

        周绮罗看清厉寒的真面目,显然想起了之前在蓬山武会之上的见面,认出了厉寒的身份,“没想到,居然是你帮了我。”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厉寒淡淡笑了笑,并不以为意。

        之前之所以戴上蒙面巾,自然是之前尚不愿意直接与踏花侯,乃至整个衣家对上,这对他来江左的目的不利。

        而且一旦真的暴露,在此没有宗门高手作为靠山的厉寒,唐白手,陈胖子等人,只怕都要被衣家驱遂出无边城,探查大计毁于一旦不,暗地里,甚至还会遇到某些未知的危险。

        所以,虽然他不愿看著周绮罗丧生在衣轻欢的魔掌之下,但救她之时,必备的伪装,暂时还是需要的。

        因此,之前即使踏花侯知道有人出手,救走了周绮罗,怒火中烧,却不知是谁,想要报复,也没有目标。

        而对于周绮罗,自然没有伪装的必要。

        一身黑衣的周绮罗,重伤之下,脸色因为过度苍白,那份清冷高慢之气消失不见,气质上反而多了一丝楚楚柔弱,一眼观之,若零落白花,更添美丽动人。

        她那一双漆黑的眼睛,定定地看了厉寒几眼,忽然笑道:“对于你,自然不算什么,对于我,可是救命大恩,此恩只要周绮罗在世一日,必没齿难忘,当图后报。”

        “呵呵,周姑娘言重了,厉某不敢当。”

        厉寒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挥了挥手,不过看著周绮罗那突然绽放笑容的脸上,却不由微微怔了一怔。

        当此之时,她一身修▲$▲$▲$▲$,m.∽.co︾m为尽废,苦心修炼的绮罗花相也随之毁去,本应凄风苦雨,楚楚可怜。

        可当这笑容上脸,居然一瞬间如明花初胎,晓日东升,给人一种极尽温暖与明艳之感。

        “这样一观,她倒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丽女子。”

        厉寒心中暗暗地道。

        不过他心性过人,见过的美女也不在少数,无论应雪情,牧颜秋雪,有琴诗霜,玲浮屠,唐飞仙,还是周紫鹃,尹青瞳等,都各有特色,各擅胜长……他早已免疫。

        所以,他也只是略微失神那么一瞬,随即就回过神来,笑了笑道:“姑娘重伤在身,还是暂时别多话了,我给你服用的转生金丹,也不过暂时吊住你一口气而已,对于你体内的伤势,并无多大的作用。姑娘还是先想想办法,治疗你体内的伤势才是。”

        谁知,闻听此言,周绮罗却只是淡淡一笑,摆了摆手,道:“事一桩,厉公子不必忧虑,我自有方法,可以恢复功体,不过还要劳厉公子在旁先为绮罗护持一二了。”

        “自当从命。”

        厉寒目露惊奇,如此重的伤势,他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这个出身散修的周绮罗,竟敢夸下如此海口,是真有方法,还是自知无救,所以自欺欺人而已?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这都是周绮罗自己的事情,如果能救,自然最好,如果不能,那也没有什么办法,听天由命而已,厉寒能从踏花侯手下救她一命,已经是冒了莫大的风险了。

        至于疗伤救人,不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

        周绮罗听完厉寒的回答之后,竟然也不防备,直接就依先前的姿式,微微收拢双膝,做出一个“五心向天”的姿式。

        然后,她伸手从左手无名指之上,一枚生有双翼,漆黑色的凤形玉戒之中,取出一颗有些奇特的圆球。

        这颗圆球,整体呈紫红之色,一鼓一鼓,里面如同孕育有生命的胎儿。

        球形外面,还有许多经络血管,密密麻麻,一根根呈现出绿的颜色,散发出强大的生命气息,如同是叶子的经脉。

        “这是?”

        厉寒看著周绮罗取出此物,然后毫不犹豫,一张嘴直接就吞服了下去,然后瞬间,她浑身上下,就汹涌澎湃出一股股仙灵,上古一样的气息。

        “嗯?”

        厉寒睁大眼睛看著,就看到,仿佛是肉眼可见,周绮罗浑身断裂的经脉,一根根,在这股绿色的气息下,迅速恢复,重新接续在一起。

        而且,这些恢复过来,重新接续的经脉,比原来长得更加粗壮,更为坚韧。

        而且一根根,亦如之前那颗紫红色圆球一般,表面不断在一鼓一鼓,如同多了许多生命的活力,有些像是树木的根筋。

        天地元气,如同滚滚洪流,被其吸收进去,成为滋补,进化周绮罗修为的养份。

        周绮罗的修为,就在这些天地元气的补充下,不断以恐怖的速度,飞速恢复著。

        ……

        时间一分一分逝去,转眼,又过去三两个时辰。

        周绮罗最终的修为,恢复到气穴初期左右,才终于结束了打坐,睁开眼来,看著厉寒依旧固守诺言,紧紧守在一旁,不言不动,不由得再次微微一笑。

        她双手略微一张,各一撑地,竟然就那么直接站了起来,缓缓跨步来到了厉寒的面前。

        刚才那么重的伤势,只不过过了区区四五个时辰,她竟然就已恢复如初了,而且除了身上的气息比原来弱上三四成,其他的,竟然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这让亲眼看著她从一个重伤垂死之人,恢复成如此生龙活虎的模样,厉寒不由大惊,深深的感觉到不可思议。

        周绮罗虽然人前冷漠,但对厉寒,显然与常人不同。

        她天资聪颖,冰雪聪明,只看厉寒的神色,便明白他在疑惑什么,因此不由微微一笑道:“公子是不是在好奇,我是用什么办法,迅速恢复了修为,并且治疗好了伤势?”

        厉寒摆手道:“这是姑娘的秘密,我就不多问了。”

        谁知,周绮罗淡淡一笑,挥了挥手道:“无妨,反正告诉你也没有什么用,因为举天之下,此物已经只剩最后一枚,无论你我,谁都无法再复原一遍今日的过程。”

        厉寒闻言,不由微惊道:“也就是,周姑娘也只有如此一次复原的机会,下次受伤,亦会如常人一般,除非另寻他途,否则,亦难以治愈了?”

        “不错。”

        周绮罗头道:“公子是绮罗的救命恩人,此许事,自然不必瞒你,此物名为‘绮罗花种’,原是一雌一雄一对,而雌花之种,早在十数年前,我初入花神洞府之时,已经服下,那便是外界传闻,我得到奇遇,与灵花种子合而为一,成为妖相绮罗大名的原因。”

        “原来如此。”

        听闻此言,厉寒心头微动:“也就是,刚才姑娘服用的,便是剩下那粒雄花种子了。没想到,世间传闻,绮罗花种只有一颗,你竟得到天大奇遇,一举得到两颗,雌雄一对,还剩下一颗,恰好用在此时救命。”

        “不错。”

        周绮罗头,表示承认了他的猜测:“世人不知,绮罗之花,向来是雌雄共株,雌株之旁,必有雄植;雄植之侧,则定有雌母。它们生则同生,死则同生,一同吸取天地养份而长大,这才是它能称之为上古十大名花之一的原因。”

        “我在那处花神洞府之中,巧得此雌雄双花之种,更发现一篇《神花炼体术》,遂先服下了雌花之种,修炼出绮罗异相。”

        “原本是准备达到气穴巅峰,冲击半步法丹之时,再服雄花之种,一举冲击半步法丹,看有没有机会,突破法丹之境。”

        “没想到,却在今夜,中了衣轻欢的暗算,身受重伤,只能再服这雄花之种来救命。”

        “绮罗花种是木系神物,拥有极强的疗复暗伤,治疗疾患之能,我服下这一粒雄花之种,自然能够保命,不过如此一来,我冲击半步法丹之途,将会比原来缓慢,也艰难许多。”

        见厉寒面露异色,周绮罗微微一笑,却又道:“不过也有好处,那便是雌雄双花提前合一,我再度修炼出来的绮罗花相,将会比原来更强,更有灵性,威力却也自然远较之前为大。”

        她自信一笑,目闪寒芒:“如果再遇上衣轻欢,纵使依旧不是他的对手,自爆绮罗花相,拖他送掉半条命,却也不难。”

        “嗯?”

        厉寒面色微变,知道昨日之仇,周绮罗绝对没有那么容易忘,看来,她还是想伤势复原之后,回去找对方的麻烦了。

        不过这是对方的私事,他也无法劝阻,所以只得道:“踏花侯是老牌强者,实力高强,而且似乎练有魔功,神秘莫测,周姑娘伤势初愈,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最好不要此时动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自然明白。”

        周绮罗了头,道:“原本,我从花神洞府之中,知道了神山盘的秘密,查到蓬山,所以才一试绮罗花相,果然可以引出神山盘碎片,所以昨天夜晚,才深夜前去,欲要将其取出。”

        见厉寒听得认真,她继续道:“只是没想到,衣家居然也早已窥伺在侧,而且设计了四百多年,他们开办此蓬山武会,就是为了吸引能引动神山盘碎片的人出现,我一时大意,中了暗算,此仇不共戴天。”

        “嗯,原来如此。”

        厉寒了头,这才明白。

        他知道神仙石壁的异常,是因为他本身储物道戒之中,就有一块神山盘碎片,互相吸引。

        而周绮罗,却是从上古花神洞府之中,知道的秘密,查探而来。

        而衣家,却是早有准备,把那块隐藏于神仙石壁之中的神山盘碎片看成了自已已有之物,不容他人分毫染指。

        现在,厉寒,周绮罗都已离开,也不知道衣家,现在把那块神山盘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取出,如果取出,运送到了哪里,还是收藏了起来?

        此为旷世奇宝,厉寒,周绮罗,可都没那么容易放弃。

        现在,厉寒也想明白了,恐怕不只衣家,周绮罗,那位数百年前,刻意在远离无边城的蓬山之巅,建立一座武侯亭的强者,只怕也隐约知道一些神山盘碎片的秘密。

        只是最后也无功而返,蹉跎百年,所以空留一座武侯亭,供后人凭吊,还成为了一处江左胜景。

        交谈完毕,厉寒看周绮罗已经无恙,但准备离去,准备明日的挑战青年修士擂事谊,同时,亦想查探一下蓬山之巅现在的具体情况,所以提出告辞。

        周绮罗知道他的心思,所以也没有挽留。

        她看著厉寒,认真地道:“救命大恩,没齿难忘,绮罗一时难以回报,只能等待日后,还忘公子勿要见怪。”

        “绮罗伤势虽愈,修为未复,所以打算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在此闭关,恢复修为,并尽快融合花相,提高自己的战力。”

        “如此,短时间内,我恐怕没法出山,所以,接下来的江左青年修士擂,只怕就参加不了了,公子如果有事,可以来此与我相商。”

        “好。”

        厉寒了头,亦表示理解。

        原本,蓬山武会召开的时间,就只在江左青年修士擂开始三天之前,如今,第一天,用在了测试身手,感悟天道宝图之上。

        第二天夜晚,就爆发了周绮罗与踏花侯的这惊天一战,引出了神山盘碎片。

        如今,已是第三天白天,离傍晚不远。

        明天,就是江左青年修士擂正式召开的时侯,所以,周绮罗到现在,虽然恢复了伤势,但也只达到气穴初期的修为,上场纯粹是自找其辱。

        最重要是,虽然以她的实力,如果真要上场,一开始肯定还能胜几场,但是,此时的衣家,肯定正在全城大索,搜索她和救她之人的踪影,厉寒黑衣蒙面,再出现在无边城,别人也认不出来,但她名声已现,如果此时出现在无边城,无异于自投罗网。

        所以,她还是暂时隐匿,等待机会为好,唯一可惜,就是因此错过了江左青年修士擂。

        不过,周绮罗原本就对擂台争斗不怎么感兴趣,她来参加这江左青年修士擂,纯粹是有个理由来参加这蓬山武会,查探神山盘碎片的秘密,所以纵使与之失之交臂,亦不会感到太过失望。

        而再加上她知道自己的实力,在江左青年修士擂上,取得个前五,还有希望,但到了南境,恐怕亦难列前十,所以,除了多得一些宝物,并无多大意义,自然犯不著冒生命危险。

        所以,目前还是治伤紧要,不考虑其他。

        见状,厉寒也没有多留,身形一动,出了石洞,然后辩明方向,朝无边城返回而来。

        ……

        ps: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