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四十七章、上古秘闻,上
  • 第五百四十七章、上古秘闻,上

    作品:《无尽神域

        其中,有一位明显是领头者的高瘦黑衣人,他脚下穿著一双金靴,金靴上画用红笔画著两条赤红怪蛇,显得十分诡异。零点看书

        而众人之中,也以他的气息最为庞大,不管是衣家那八位长老,还是另外三名和他一样打扮的黑衣人,都以他为首,神情十分恭敬。

        他轻轻踱步,来到衣轻欢身前站定,目光在四下一扫,已将四周的一切情况尽收眼底,虽然黑色头套下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但谁都看得出他十分不悦。

        “十三,你不是,这次取出神山盘碎片,一切尽在掌握,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吗,连三魔主都知晓了,就等著你的献敬。现在,你却搞成这样,该当何罪?”

        “是,十三知罪。”

        谁也没有料到,大名鼎鼎,传奇一时的五君七侯之一,江左之地,最大的世家之主,堂堂‘踏花侯’衣轻欢,面对这位金靴人的斥问,竟是不敢反驳,反而一脸恭敬,满面惭愧。

        “是十三谋事不周,办事不力,如果不能成功取出这块神山盘碎片,十三愿意到亲自去主上面前请罪。”

        “哼!”

        金靴人那嘶哑冷硬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淡淡一挥手:“也好,既然知错,本爵今日就暂且饶你,抓紧一切时间,取宝吧。如若再有意外,节外生枝,那你,就等著三魔主手下的万蛇之刑吧!”

        “是,十三一定尽力。”

        衣轻欢听到‘万蛇之刑’四个字,竟然不由得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不过他还是强撑著,站立在原地,猛然回过头来,一挥手:“启动风雨天罗剑阵,取宝!”

        “是。”

        八名衣家长老,不敢怠慢,立即走上前来,分位置坐好,布成一个八卦之形,然后各自从背后摸出一柄长剑,插在地上。

        瞬间,无形的剑网,在整个蓬山之巅亮起,而‘踏花侯’衣轻欢,更是一脸凝重,慢慢来到那已经倾斜欲倒的神仙石壁之前,伸出手去。︽︽︽︽,m.≤.c★om

        ……

        山风吹来,万籁俱寂。

        此时已是子夜,风摇林木,如万鬼夜哭。

        头一轮明月,静静高悬,散发出一层一层淡淡的光晕,洒落在地上,丛林中,亦如鬼影幢幢,层层魔踪。

        厉寒怀抱著周绮罗,一路急驰,自己也不辩方向,更不敢朝著无边城的方向返回,知道此刻,无边城内,可能到处都是衣家的探子,如果让衣轻欢查出是自己救走了他欲杀的对象,肯定不会轻易饶了自己。

        而目前,他并没有跟衣家大打出手,直接撕破脸的打算。

        一是实力不济,二,也是他此行的目标,还没有打探清楚,自然不能如此鲁莽。

        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之,尽捡丛山峻岭,偏僻道而走,足足过了一两个时辰,确定自己已经离蓬山数百里地,衣轻欢也绝难追索到这里之后,他这才找了一处下临溪,避风难寻的荒野山洞,暂且歇息下来。

        将周绮罗心翼翼地平放在地面一块尚算平整的石块之上,厉寒从储物道戒中,取出一些清水,为她擦拭过面上的血迹,然后为其把脉一探,顿时不由眉头一皱。

        “好重的伤势。”

        周绮罗体内的经脉,基本全毁,没有一处完整,丹田里面,气穴也已经黯淡崩散,距离彻底解体不过一步之遥,想要再重修回来,难上加难。

        甚至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未可知。

        而最严重的,却还不是这些,而是之前,她为了拉衣轻欢一起陪葬,发动了绮罗花相中的神花七解之术。

        神花七解,和仙道的兵解**,魔道的天魔解体之术有些类似,都是极为恐怖,强大的爆发技能。

        这种技能,固然能短时间内,迅速的增加自身的潜力,战力,可惜,后遣症也实在严重,一般人不到生死关头,绝不轻用。

        显而易见,此术一出,周绮罗修炼了上十年的绮罗花相,也就灰飞烟灭,再也无法重聚,一生修为,尽付流水。

        甚至,能不能救回性命,也是未知。

        不过也幸亐她最后发动了这神花七解之术,不然,就凭周绮罗,哪怕厉寒也跳出来与她联手,两人也未必能是踏花侯一人的对手。

        更何况,厉寒还隐隐感觉,蓬山四周,不止踏花侯一名气穴巅峰,还有一些隐秘的黑衣人隐在暗中,伺机如动,不知知友。

        在这种情况下,厉寒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直到周绮罗发动神花七解之术,与踏花侯拼了个两败俱伤。

        周绮罗固然是重伤晕迷,但踏花侯也不好过,厉寒这才敢出手,先用水光切割球偷袭踏花侯背心,再以幻像之术,以及清虚四重影身法,迷惑踏花侯,最终救周绮罗脱离危难。

        不过,他也不好过,最后关头,踏花侯愤怒出手,竟然用出了一门从未在外人面前显露过的奇招,召唤出了一柄巨绿魔刀。

        那一刀,虽然没有直接斩中厉寒的真身,但是,余波亦是进入了他的身体,让他受到了一些影响,血脉都隐隐有冻结的现象,受了些轻伤。

        不过,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暂时还是救周绮罗脱离生命危险要紧。

        所以,即使厉寒对治疗伤势不太擅长,更不可能替周绮罗接续好体内的一切经脉,恢复她的修为,但是,想要暂时保住她的性命,还是不难的。

        毕竟,修道界,什么都缺少,但是,疗伤救命的丹药,一定不在少数。

        厉寒此前,无论在伦音海阁离开,出发去仙妖战场时,亦或者从仙妖战场返回,离开伦音海阁来此江左之地之前,都花费了一定的贡献或仙功,购买了一部份,以妨不时之需。

        如此一来,虽然可能不是对症下药,但是,就和病急乱投医,生死关头,会用人参来吊命一样。

        此时,厉寒也只有先用他从伦音海阁买来的一颗‘转生金丹’,来吊住她的性命。至于剩下的,就要等她清醒过来,再图自治了。

        厉寒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剩下的,也实在帮不了什么忙了。

        从储物道戒中取出一枚金色药瓶,厉寒伸手,从中倒出一粒拇指头大的金色丹药,伸手将其捏碎,然后用手指撬开周绮罗紧闭的嘴巴,将药粉全部倾洒入她的喉咙之中。

        然后,为免她无法吸收,厉寒还给她再喂了一些清水,再将其扶起,背对自己而坐,自己则盘膝坐她后面,双掌拍上她肩井穴,运输一些道气进入她的身躯。

        为她炼化药力,流转全身。

        如此,足足数个时辰之后,终于,周绮罗身躯一颤,长长的睫毛眨了两眨,终于缓缓苏醒了过来,睁开一对无神的眼睛,朝前面望了望。

        不过眼睛睁开的那一瞬间,她就猛然张口,“哇”的一声,再次喷出了一大口的污血,然后,整个人又眼睛一闭,再次晕倒了过去。

        “这……”

        厉寒一挥手,散去了面前散发著刺鼻血腥味的腥臭之气,然后抱起周绮罗,朝洞内深入了一些,来到一个形似石凳的胖大石墩之前,将周绮罗扶著背壁而靠,他则坐在那里,静静等她醒来。

        果然没多久,吐出一口污血,药力再次散发一些的周绮罗,幽幽醒了过来。

        看见厉寒的第一眼,她就是问:“是你救了我?”

        语气虽然虚弱,声调却是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