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四十六章、救命之恩
  • 第五百四十六章、救命之恩

    作品:《无尽神域

        踏花侯踱著步,缓缓来到昏死在地的周绮罗面前,脸色难看,缓缓扬起了一只左手。零点看书

        无限金光,顿时在他左手之上环绕,对准著周绮罗的额头。

        “敢坏我大事者,死!”

        话声方落,他一掌重重拍下,势若千钧。

        地面上的沙石都受激,飞扬了起来,显然没有想要留手。

        也难怪,衣家为了这块神山盘碎片,不知花费了多少心力,空耗了几许多的岁月。

        一代一代衣家人,守著这个秘密,妄图有朝一日,神山盘在手,培养出一位法丹,甚至一位引雷期,君临天下,称霸整个真龙大陆。

        可惜,眼看就在最后即将成功的关头,却居然功亐一篑。

        周绮罗绝死反击,不但重伤了他,而且也让整座神仙石壁都因之移位,原本被月光“定住”的神山盘碎片,再次消声匿迹,不知所踪。

        虽然是他们设计了周绮罗,可是他们一不认为周绮罗有参与其中,更坏他们事的资格,所以,这一刻,他心中的恨,胸怀的怒,可以想见。

        就在这千均一发之瞬间,眼看周绮罗就要香消玉陨,在他的这一掌之下,化成一滩肉泥。

        就在此时,一个恐怖的水球,急剧旋转著,发出“呜呜,呜呜……”的风声,破开层层空气壁障,直冲‘踏花侯’衣轻欢的背心,速度越来越快。

        如果是以前,衣轻欢绝对不会如此轻易被人瞄准,甚至被人在背后发动攻击犹不自知。

        然而,此时的他,虽然外表看来依旧保存完整,但其实,被周绮罗自解法相,舍死一击,即使是他,此时也身负重伤,一身实力,十去其三。

        目前看来,还能保持六七成,就算不错。

        所以,当这急剧旋转的水球,攻达他的背心时,他纵使发觉,亦不由迟了一瞬。

        背心的衣衫,被急剧旋转的水球风刃所割破,他能感受到那一球的威力,绝对不逊色于周绮罗自解法相发出的那一击弱多少↓↓↓↓,m.⊙.c≤om……

        这一掌,是劈,还是不劈?

        如果劈下去,周绮罗固然肯定是当场身死,但是,他以重伤之身,亦难免要再添新痕。

        尤其是,身后还有一个不知姓名,不知来历的神秘窥视者在侧。如果再次身负重伤的他,对上心意莫测,来意不明的那神秘窥视者,他是否一定是对手,还犹未可知!

        所以,心念只是在万分之一个转瞬一转,他就做出了决定,手掌一转,掌劲不泄,却没有拍向周绮罗的额头,而是顺势攻向了身后朝他背心攻来的那个恐怖切割水球。

        很显然,对他来,周绮罗随时再杀,但自己的命,可是只有一条。

        哪怕为此只是付出一些轻伤,也不值得。

        毕竟,周绮罗已经自毁法相,她花上十年的时间,积蓄修炼出来的绮罗花相,已经再不可能重现,等于一身实力已尽付东流水。

        这样的一个废人,杀不杀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她也不可能威胁到衣家,只是,心中愤恨,不得不泄而已。但生死关头,他自然放弃杀周绮罗,转身准备全神应对突然冒出的这个诡异窥视者。

        然而,他却没有料到,对方的目的,根本不是对为了要对付他。

        当他的天元帝掌,和对方发出的那切割水球,在半空中轰然交击在一起,再次引发巨大的震荡波,烟尘四起时,他亦为此,不由自主后退一步,嘴角边溢出一丝新红……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以闪电般的速度,化为数十道残影,同一时间出现在那尘烟弥漫的中心。

        下一刻,那道人影,以肉眼难及的速度,俯身抱起地上的周绮罗娇躯,身躯一振,就朝崖下飞掠而去。

        “找死,围魏救赵!”

        这一刻,衣轻欢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被人耍了,对方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伤他,而是为了救周绮罗。

        向来自诩枭雄的他,如何能忍受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救走让自己深恶痛恨的周绮罗,虎口夺食。所以,一声大吼,他浑身上下,气息猛涨,竟然散发出一丝一丝的魔之气息。

        他一双眼睛,瞬间变为了紫绿色。

        “九幽魔斩!”

        轰!

        天地之间,瞬然开裂,一柄九幽长刀,如同从万里之外的虚空深处遥遥斩来,刀身之上,遍布赤红色的九幽鳞火,只让人看上一眼,便不由得心中发寒。

        巨大长刀所过之处,纵使距离地面还有数十丈距离,但地面的岩石,已经纷纷无法承受,向两边裂开,露出一条巨大的空缝。

        衣轻欢冷笑:“想要虎口夺食,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更重要的是……”

        他眼睛中,毫不掩饰的闪现著森冷之杀机:“今日之事,绝不能泄露,不然,神山盘碎片的秘密,就保不住了,所以,不管是你,还是周绮罗,都一并留下来吧!”

        巨大长刀,摧林毁岳,以惊人速度,斩向那个黑衣蒙面的神秘人背脊,眼看他就要被这一刀给斩成两片,和著自己怀中抱著的黑衣女子周绮罗一起,魂飞魄散。

        就在此时,他似乎感知到危机,同一时间,瞬间,他的身影,竟然再次一分为四,其中两条,分别抱著一位女子的身影,电闪而去。

        另外两条,却在同一瞬间,被从中间劈过的绿色长刀,一刀斩成了碎片。

        然而,余烟袅袅,风尘散尽,哪里还有那个黑衣人的身影,被他长刀斩成碎片的,不过是两具幻像虚影而已。

        “嗯,幻技?”

        踏花侯笃定的神情,瞬间变成了绝对的难以置信,那本来就因受伤变作潮红的脸上,一瞬间成为了猪肝色。

        “子,不管你是什么人,敢与我衣家作对,都绝对没有好下场。”

        “今日之后,只要被我查明你的真正身份,衣家与你,不死,不休!”

        他咬牙切齿,眼神愤恨,知道已经追之不及,还有一丝懊悔。

        望著黑衣人离开的地方,心中升起了刻骨的仇恨。

        良久,他终于平静了下来,看著山倾斜的神仙石壁,眼神闪烁了几次,终于不由得一变再变:“有人生还而走,今日之事,再也瞒不住了,不出几日,神山盘碎片的事情就将闹得满城风雨,不再成为一个秘密。”

        “我衣家想要独得此神山盘碎片,现下,也只有一个办法,强取了!”

        “可惜,时机不成熟,即使早已设想过万一之局,在此山周,布下了风雨天罗剑阵,但胜算,亦不超过四成。不过,为了神山盘碎片,眼下却顾不得这许多了。”

        “为免此地动静被人知晓,必须得马上令人封山,至于成与不成,就只在今夜了。”

        眼睛中露出复杂难明的神色,终于,他一犹豫,还是很快伸出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枚黑铁圆筒。

        一按机刮,瞬间,一道绿色的火柱,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爆炸而开,形成一个大号的‘衣’家,即使在数十里开外,亦能清晰看见。

        不片刻之后,就有大量衣家弟子,还有一些神秘的黑衣人,全身都包裹在厚厚的布套之中,从无边城中纷涌而出,来到蓬山脚下,将整个蓬山所有进入的路口,团团围住,不放过一个人进入。

        然后,四名全身笼罩在黑色头套之中的神秘人,和著衣家的八位长老,越过人群,走上山头,来到‘踏花侯’衣轻欢的面前,神色严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