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四十二章、武道合一,终
  • 第五百四十二章、武道合一,终

    作品:《无尽神域

        ——武道之心。零点看书

        根据传,当某一个人,长久使用某一种武器,将某一种武器融入血肉,融入灵魂,日夜相伴,就有可能产生——自己独特的武道之心。

        比如刀者,有刀客之心;剑者,有剑王之心;枪者,有枪神之心;棍者,亦有棍灵之心……

        武道之心一旦觉醒,一柄凡器在手中,亦能发挥出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任何一门普通武学,一旦施展出来,亦能拥有通天彻地一般的恐怖力量。

        不过,武道之心的觉醒十分困难,往往需要数年,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如一日的苦苦追求,机缘巧合,才能顿悟。

        而且这个过程,需要十分的专注。

        比如刀者,你就要日日面对刀,想起刀,中途不能看哪把宝剑厉害,就去学剑,再晚一看哪门棍术强大,又去学棍。

        如此便是捡起芝麻,丢了西瓜,最后只会一事无成。

        剑者,亦是如此,枪者,亦是如此,棍者,亦是如此。

        诚于剑,忠于枪,将生命,融入棍中,不离不弃。

        所以,专一,往往是觉醒武道之心的首要条件,很少有人听有修炼几样功法,兵器的人,能领悟武道之心。

        可是回顾这一路走来,厉寒所学的确颇为复杂,不成系统。

        剑法,有涅磐寂静剑;掌法,有破穴钢手;指法,有无影指;爪法,有赤洞蛇牙爪;精神秘法,有水满则溢术,观星映月法,震魂功法,等等等等……

        另外,厉寒还兼修幻术,十大基础幻术不提,现在已基本淘汰,但是,还有三大高阶幻技,如神火罗网,土神囚笼,以及水光切割球,等等,都是厉寒常用之技。

        如此一来,厉寒面对敌人之时,使用的功法与武器,往往千奇百怪,想到什么用什么。

        比如武器有时用幻器紫血铃,有时用烟幻红尘笛,有时用剑,有时用掌,有时用指……

        这样做,看起来是灵活了,可是恰恰因此,他失去了※◆※◆※◆※◆,m.∨.最佳的,进阶武道之心的途经。

        他所学,所会,太杂,太乱了,不成系统。

        学幻术,精剑道,擅于拳掌指爪,可是却无一能精,厉寒的武道之心,在哪里?

        百家学而百家用,最终只能一无所长,专精者,才能领悟武道之心,可偏偏,厉寒在此前,一直不觉,还懵然不知,看哪样强大就学哪样,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追求,如剑术或掌术。

        这样做,他离自己的武道之心,只会越来越远,越走越偏。

        “难道,我这样做,真的错了吗?”

        “追求兵器的力量,追求功法的力量,如幻境中的那些男女,无论善与恶,正或邪,也全都错了吗?”

        “我的心,在何方?”

        这一刻,厉寒不禁扪心自问,越想越是心惊。

        看似样样都会,但恰恰是样样都不会;任何一门功法,厉寒都没有深挖,只是流于粗浅,如此做,他如何能踏入大道?

        要知道,武道初期,固然简单,只是普通的吸收元气,壮大自身,突破境界。

        但越到后期,对武者的心境越是重要,比如气穴,比如法丹,更不要更后面的引雷,化芒等境……

        如果不能明确自己的武道之心,还一直如往常一样,以后,道路会越走越窄,越走越是艰难。

        “可是……”

        厉寒又不禁迟疑。

        “难道,要我弃弃其他,只学一样?”

        “剑术,有无垢心剑,有涅磐寂静剑,再加上我精神识海中蕴养的风影魂铁,以后未尝不是一条通天大道,可是,如此,我甘心吗?”

        “幻技,有师傅的指,有幻神典的引导,有三大高阶幻技在身的我,进入此道,无异比旁人更加容易,亦更能达到巅峰,可是,我甘心吗?”

        “拳掌指爪,无论是破穴钢手,引流归元,还是无影指,赤洞蛇牙爪,虽然强大,终究会被淘汰,可是我也毕竟修习了这么久,早已融入灵魂,成为我身体的一部份,全部放弃,我舍得吗?我甘心吗?”

        厉寒一遍一遍,扪心自问。

        他知道,这天道宝图,今日替自己打开了一扇金光大门,让他看到了自己之前忽略,或者明明知道,却视而不见,不愿正视的问题。

        可是,这条金光大道,能不能走,愿不愿意走,还得看他自己。

        脑海回想,思考前人,心绪千转,一瞬千年……

        就在厉寒都要动摇,觉得那金色虚影得对,要考虑放弃什么,只专精一样的时候,蓦然,赤红铜片流转过一片璀璨之光,瞬间将厉寒惊醒。

        他这才不由惊觉,自己差中了心魔。

        自己心中,竟然对自己的过往,产生了怀疑,产生了疑虑,产生了犹豫,产生了放弃……对于自己以往所学的一切,都产生了不信任。

        这,恰恰是武道之心崩溃的迹像。

        “不,不对!”

        蓦然,厉寒猛我在站起,一双眼睛,寒光烁烁,紧盯著对面的那金光虚影:“不,人生千古,谁能保证一定一直有某一项兵器在身边?”

        “剑会失落,刀会毁去,拳掌亦可能陌生生疏,断掌断臂都有可能,那么,什么是我的武道之心?”

        “我的武道之心,不为外物,便是我这一颗不断往上,向道的心。”

        “心便是武道,心便是灵魂,心之所在,万物可用,心之所向,不拘一物。只要能杀敌的,就是兵器,只要能不断提升自己的,就是神功。”

        “兵器无常形,功法无常理。心无常在,刀枪剑戟,无所拘束。因此,纵百家齐放,无一专精,但是,这,却是我的路……”

        “一条与常人,不一样的路!”

        “轰!”

        在厉寒喊出这个回答的瞬间,空旷空间,开始慢慢崩毁,那金色巨大虚影周围的雾气散尽,露出一个人影,面目竟然就是厉寒自己,眼耳鼻舌一一清晰,栩栩如生。

        那人双手合十,面露微笑,喃喃念了一句:“恭喜施主,初悟道心,纵使你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路,也是比常人艰难百倍的路,不过,却毕竟是一条路。”

        最后,他对著厉寒,念出了一句偈语。

        “心空道亦空,风静林还静。卷尽浮云月自明,中有山河影。”

        “供养及修行,旧话成重省。豆爆生莲火里时,痛拨寒灰冷。”

        一话完,这个金色巨大身影,顿时慢慢崩解,一寸一寸,化为了飞灰。

        厉寒身形一震,惊醒过来,这才发觉,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出现在外界,头上空,那卷通红的古卷,正在逐渐暗去,最终,上面的所有线条同时一虚,而后消失不见。

        整个古卷,只剩一个背景,还有一些古朴沧桑的味道,已经成了一卷再普通不过的卷轴。

        “恭喜厉兄,感悟宝图成功,蓬山武会,到此为止,大家散了吧!”

        所有人一哄而散,有些人眼神复杂地看了厉寒一眼,其中包含著惊异,羡慕,厉寒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时,一脸欣喜的唐白手,陈胖子,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四人,挤开人群,朝他围了过来,一脸是笑。

        “发生什么事了?”

        厉寒有些疑惑,知晓在他感悟天道宝图的这段时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不然,不会出现如此多怪异羡慕的目光。

        “厉兄感悟天道宝图时,身后出现过数重佛光,一层一层,最后凝成了一个巨大的身影,难道,厉兄不知道吗?”

        “佛光,身影?”

        厉寒浑身一震,瞬间想到了那空旷空间中的巨大金色虚影,只是,为什么是佛光,而且,那是在自己的意念之中显现的景象,难道外界众人,也都看见了吗?

        其他八人,感悟此图时,都可是一无动静,全都在自己意念之中进行的,就自己与蓝魔衣有些不同,为什么自己两人,会有些特别?